*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目前餘本的通販直接開蝦皮賣場供取貨付款,約下標後一周發貨

賣場金額為原售價+$5包裝費,謝謝大家!~

上架中:千夜一夜、煙與鏡、咫尺

蝦皮賣場:https://shopee.tw/product/9294369/1191640656/

同人誌刊物中心頁面:https://www.doujin.com.tw/authors/info/lzumicurris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人誌中心頁面

近況:

2018-CWT50已報名

2019預計參場-CWT51、群星ONLY

======
*只參CWT、ICE和如果有的only場。

*有餘本:《千夜一夜》、《咫尺》、《煙與鏡》
*完售:
《黑暗之中》
《記得》
《平凡愛情故事》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CWT48的無料大修

●下有休利愛愛(喔

 

 

1.

雖然記憶模糊,但至少阿斯利安能夠確定無論他們做出什麼樣的事情,都是出自於本身的意願。

 

一想到這一點,身為一個被某人一起被下了藥滾到一張床上的阿斯利安覺得非常無辜。他甚至心裡難得有些幼稚的遷怒──被暗算成功的黑袍,乾脆退還袍級算了。

即便他知道那種能夠輕易放倒黑袍的不明藥物顯然不能用常理來判斷,實際上也沒有造成難以應付的後果,但套上某學弟所說的話,黑袍不就是該無所不能嗎?

 

那一夜的瘋狂暫且不提,他至今沒調查清楚是誰幹的好事。那天早晨當他早一步在休狄身邊醒來,阿斯利安當機立斷選擇消滅一切證據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地離開,連戴洛都不知道弟弟莫名就和友人滾上了一張床。為避免後續兩個黑袍的決鬥毀掉些學校,阿斯利安認為他的決定非常明智。

以對對方的了解和逃避,他刻意的將那一晚布置成休狄的夢境。但那一天早晨不打招呼便獨自離開之後,阿斯利安不只立刻接下了短期任務,還回了狩人領一趟,一出門就是一個月,杜絕有可能與對方碰面的任何可能。

文章標籤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1-4.

 

如果只是一隻普通的小孩或普通的幼豹,他或許能夠更單純的愛護對方,而不是對小傢伙的來歷煩惱不已。

 

因為小傢伙持續維持著獸型狀態拒絕與他交流的緣故,褚冥漾也是從一臉微妙的國中部老師那得知了對方的班級後才知道小豹子是國中部國一的學生。

但這樣的情報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每當褚冥漾試圖帶著他靠近國中部,或是留露出試圖將他送往其他人手上照顧的意圖時,本來慵懶的小豹子一不留神就會從他懷裡滑溜地逃脫,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若是時間不太晚,只要離開那個區域,過一陣子他還會重新出現在褚冥漾面前。

 

當持續一個禮拜都從不知名的角落接住冒出來跳進他的懷裡的雪白小豹子,他無奈又是寵溺的嘆了口氣。

「你為什麼想跟著我?」褚冥漾煩惱的點著小豹的腦袋,「你家裡的人不會擔心嗎?」

文章標籤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3e416efbf1d327_m.jpg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3.

 

最可怕的不是必須在經歷一次高中時光,而是必須重讀一次高一的同時,發現自己的基礎常識比小學生還不如。

他深深嘆了一口氣。

 

或許是「穿越」到了與他擁有相似容貌和相同姓名身體上的緣故,他幾乎失去了以往對碎片的感知,過去幾個世界採取的方法如今一點用都沒有,這個發現使他有些焦躁不安──他已經在不同的世界流浪的好一段時間,誰也不知道在這段時間裡守世界是什麼樣的狀況。

有預感他花費在這個世界的時間比以往要漫長許多。

他已經在這結結實實念了一個月的書,正事反而毫無頭緒。

唯一慶幸的是這副身體的主人並不是什麼都沒留給他,讓他一片空白的去上這個學。

文章標籤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

 

『所有人都有兩種型態。』

『出生時呈現的動物型態,以及在星際中行走的類人形態。』

網路上的基礎健康教育教材如是說。

大約是太過基礎,沒有再更多情報了──這導致於,穿過來好些日子了,褚冥漾對於這個身體的動物型態仍然完全沒有概念。

難道就像遊戲裡累積了經驗值升等任務也隨之越變越難是一樣的道理?線現在開始要直接變成困難難度了嗎?

他沒有任何能夠商量的對象,只能硬著頭皮安慰自己船到橋頭自然直。

 

雖然腳邊那個物體只是小小一團,衝撞的力道卻使他一個踉蹌,差點面朝下埋進雪堆中。

文章標籤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WT49前約放3~4小節當試閱

*TAG:快穿(但只有兩個世界)、傻白甜

*想到再補充,完稿前內容都還會再修正

 

 

1-1.

 

他抵達這個世界時正值隆冬。極目盡是銀白一片,接連下了好幾天的雪,好不容易才迎來晴天。

這些日子他藉口出門旅遊切斷了所有聯繫,獨自跑到沒人認識他的地方像個普通的觀光客走了一遍旅遊行程,冷靜冷靜腦袋。

 

這一天他選擇沿著一處人煙稀少的結冰湖畔行走,湖邊的林木蔓延到遠處的山上,再往上望去,是微妙的融入在景色中的浮空列車,因為是周遭的小鎮是觀光勝地,漆上了特殊漆料而呈現半透明的車道與車站設計成蜘蛛網狀的模樣,和四周的景色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特殊的景象。

褚冥漾抬起頭,仍然會有一種身處夢中的茫然感受。

文章標籤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前一篇的留言就不一一回覆了,感謝閱讀。

抱歉過了那麼久才把最後放上來,這些日子狀況不佳,對這幾年寫的東西抱持懷疑,對自己所有文的都是一種「當初我在寫啥小」的感覺,完全自我逃避。

看完之後仍然想要收書的我之後會放蝦皮連結,原諒我現在只能選擇店到店的方式。

這一本或許沒有那麼符合你我的期待,還希望你們看的開心。

或許今年能夠將這本原本想寫的初衷補完(小夥伴強烈要求),感謝所有觀看的大家。

以及痞克的版面已經難用到超越我的忍耐程度了(到底為何文章編輯拖不到下面),之後考慮換在同人板論壇放文,有任何問題噗浪都找的到我,以上。

 

 

 

 

 

(五)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他進入這個造訪過無數次的房間,最熟悉的那個人跨坐在窗台邊,毫無反應,似乎昏昏欲睡。

褚冥漾知道他清醒的很。

他在見到冰炎時似乎恢復了對身體的掌控能力,不由得下意識摸了摸手上的抑制器,確認他還在原來的位置。

就如越見所說,二次覺醒後他的能力有了大幅的提升,適宜的抑制器還未申請下來,暫時只能戴著從醫療班借來的,這導致了他的能力有些不受控制,手還戴在手上都能凝聚出精神屏障和觸絲。

這個時候他剛能凝聚一點點的精神觸絲稍微碰到了一點冰炎的情緒,褚冥漾見對方忽然轉頭嚇了一跳。

「……學長。」

即使在這個時候,他依然俊美如昔,眼中有著抵擋不住的鋒芒。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那個夜晚他從睡夢中驚醒。

外頭天色灰藍,尚未破曉。那一日是周末,沒有課程,也沒有需要早起的任務,他卻是從未有過的清明。

 

他困惑的碰了碰胸口,即便所謂的精神世界並不是能夠伸手碰觸的、位在於胸口的位置,許多人還是覺得精神世界存在於「心」中。

 

他已經做了數不清的夢,彷彿在深不見底的長廊不斷踏步,不斷前進;他確實知道自己必須前往一個目的地,但過了許久,仍然一片空白的景色。

他原本並沒辦法具現化出自己的精神體。

在一些孤獨而安靜的夜晚,他甚至懷疑它是否存在。

在不同種族血統混合的現代,沒有精神嚮導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丟臉的事情,在此之前褚冥漾也不例外。但從那一天之後,他第一次覺得「它」應該是存在的。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一天之中第三次在醫療班醒來,褚冥漾已經麻木到完全不想說些什麼了。

越見抓著一個抑制器就往他的手上扣,「這個你先頂著用,你等等去做一下測試,到時候再去登記申請合適的等級。」

抑制器顧名思義是一種能夠幫助建立精神屏障,關閉一切對外精神感知的隨身儀器,它的存在能削減哨兵過於敏感的五感、並且讓嚮導成為普通人,是一般低階哨兵與嚮導從不離身的東西。

以褚冥漾為例,他只有在洗澡時才會脫下抑制器。他之前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是失效的抑制器被取了下來。

 

褚冥漾抬眼望了一圈四周。除了學長,其他人都還在。

「夏碎學長?」

「褚。」夏碎微微一笑,朝他點點頭。「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

「……學長呢?我怎麼了?」

「事情有點複雜,我還是從頭講起吧。」夏碎嘆了一口氣。

怎麼感覺是個很長的故事。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wt46宣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8) 人氣()

*二設哨嚮,設定為劇情服務。

*半架空。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什麼樣的種族,都分為三種人。」

這是有些遙遠的、他進入這個世界第一天就被告知的事情。不算非常鄭重,但據說是這個世界小孩都知道的常識。

……但顯然因為太過基礎,講解給他聽的人解釋的相當隨便。

「哨兵、嚮導、和普通人。在青春期之前,一些孩子會發展出超乎常人的能力,有些覺醒為哨兵,有些覺醒為嚮導。哨兵和嚮導各自有不同擅長的領域,相對而言強化五感的哨兵比嚮導強悍許多,但是哨兵會給予你肉體上的痛苦,嚮導卻能讓你精神上生不如死。」

……聽起來很恐怖,這個意思是寧可得罪哨兵也不要得罪嚮導嗎?

對方顯得對講解這些事情興致缺缺。

「──這些隨便聽聽就好,不用太放在心上,現在哨兵嚮導本能的影響已經能靠抑制劑和抑制器降到最低了,覺不覺醒不是很重要,就算是遇到相容性高的對象也不用太在意,現在已經不是包辦婚姻的時代了。」

當時他相信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6.



他終於在相隔數十年後,再一次見到昔日的友人。
「那個時候是我的錯。如果我能夠對凡斯好好解釋就好了。」
他醒來時人已經在冰牙城的客房了,凡斯不願意思考安地爾是怎麼將他帶回來,又是怎麼和其他人解釋的。
反正人都到這裡來了,一醒來他就去見了亞那。
他的內心比他想像中來的平靜,或許前一晚安地爾莫名其妙的做法的確有效果,至少面對亞那時心中的忐忑和緊張消失了大半。
亞那的身體看起來還有些虛弱,但總體而言算是恢復了元氣,看來他多年來持續寄回冰牙的藥劑的確是有效果的,凡斯很是欣慰。但其實可以不用那麼有元氣。
面對一坐下來就開始絮絮叨叨數十年前的事情的友人,凡斯覺得自己頭痛了起來。看來還是該再回床上好好睡上十幾個小時──如果可以打斷安地爾的腿,他或許會恢復得更好。
那傢伙的確是蠱惑人心的高手,他只不過是一時心軟,結果被翻來覆去折騰了很久,久到他現在想起那張臉,心中就湧現出殺意。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