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是沒有辦法。
不知道是不是和聰明的人在一起太久了,現在真的能夠輕易的明白那些人膚淺的想法。
我真的沒有辦法,把一個隨時都可能背叛自己的人當作朋友。
討厭就老實說,開玩笑是放膽子的開,我在乎的他們,一直都是用真心對待著我。
比起虛假的笑容與言語,我更喜歡他們肆無忌憚的想法舉止。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