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目前日期文章:201203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沒有小學弟好玩的時間裡醫療班窮極無聊,淺淺的睡了幾個小時第二天還是不見人影,颯彌亞窮極無聊的考慮出院。他不是厭倦被小學弟當成易碎物品呵護對待,但多餘的閒雜人等實在每一天都在進一步消磨他的耐心。
因為有了褚冥漾這個非正職人員包辦了全醫療班最頭痛的病患,颯彌亞所在的特殊樓層除非治療時間都是生人勿近的狀態,這一點帶給颯彌亞非常多的方便,至少在非經藍袍許可擅自溜出病房時沒有第一時間被遣送回房並且在病房本身遮風避雨的基礎上加裝多餘的防護措施──主要對於內部破壞,雖然以過去幾年的賠償紀錄看來類似此種防禦措施對他毫無用處。

颯彌亞光明正大出溜出病房時已過中午,大約是醫療班一天之中最忙碌的時刻,他一路上撞見的藍袍皆是來去匆匆腳不沾地驅趕不願等待治療的袍級,在各色袍級的抱怨中時不時嚎一嗓子威嚇嚇唬。
一直到總部大門的那一層樓颯彌亞都沒有遇見到有閒暇理會他的藍袍,順利的「越獄」到了第一層的快速治療區域。
筆直的走道排滿單調潔白的治療室門板,此處的袍級比其他樓層更加密集,陪伴傷患或等待治療各種顏色的袍服在走廊上晃來晃去彰顯自身的存在感。
幾個人在颯彌亞經過時點頭致意,更多的人在他還沒走到身邊便自動自發讓出道路,摩西分紅海似的闢出一條乾淨的行走地。

夏碎一眼就看見了他。
颯彌亞在分開的「海」之中發現自家搭檔在一扇門前面和背對他的金髮女孩對話,女孩很快的推門進入治療室,夏碎才抬眼和他打招呼。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查這首歌詞的時候我就決定開場白要趕羚羊ry
我到底為什麼要在凌晨一點不小心跳到步步驚心把自己虐的心碎神傷咧(兔美
感覺已經是蠻後面的地方,其實這部我是完全沒打算看的,當初翻書的時候watch到結局的時候我就ryyyyy

......趕羚羊打這行的時候我發現我看到的是倒數第二集(痛擊
我一般而言不看BE的穿越和重生,我一直認為既然都穿了還BE我ryyyyyyyyyyyyyyyyyyyyy
三吋天堂之前在噗上已經被海浪捲過一次了,再聽一遍還是滿滿悲傷的感覺。
我現在超痛orzz



※《三吋日光》典故來自《一米陽光》。(來源 整理成比較好看的版面)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想寫這篇文的評很久了,不知道為什麼沒有看到過針對這篇文的評論。
有點久之前看的故事了,但是有一些畫面我能夠想像得出來並且還記得,從酒色貪杯開始我就一直很喜歡千舞,感覺上他是對奇幻文比較擅長的作者。
從吳沉水的重生之掃墓開始個人興趣的看了不少重生文,有些好的看完了,看的只是故事,很少有一些寫得好的重生又能夠讓我享受他的描述。(其實有些不是不夠好,就是以重生文來說不對勁......)

主角發生了車禍,重生到了同樣發生車禍的貧窮家孩子顧小夕身上,這個孩子長得漂亮,只有阿姨一個人養著他,小夕最後也放棄上高中,只是讓撞了他人給他一個調酒師的工作。
魏笑語就是那個撞了他的人,地下世界呼風喚雨的魏家二少,他用死纏爛打的輕佻接近顧小夕,一開始可能只是被小夕的外表(美色?)吸引,但是隨著相處時間過去他真的被這個人吸引,他是那麼渴望這個身上一團謎的少年,害怕他離去到能夠忽視他身上迷霧的地步。
我非常喜歡,兩個人在一起平靜生活的片段,雖然這篇可以說是一篇黑道文,但是文中的氛圍是我在其他文中截然不同的安穩溫馨,偶爾有些甜,小夕雖然年紀小一開始又是魏笑語的僱員,但是他的氣質一點都不輸給魏小攻。

我特別喜歡有流氓背景但是又走優雅帥氣路線的小攻XD魏笑語這個角色很微妙的戳中我的點......雖然相比較起來,我更喜歡笑謙哥哥XDDD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作為一名史無前例被復活的精靈,颯彌亞失去片段記憶的這件事情似乎不會是醫療班和公會成員所關注的事實。事實上,這一部分的紀錄到目前為止仍然只登錄在醫療班文件之上,而不是被歸類在需要釐清的公會情報單之上。
有鑑於事主手腳健全卻被限制行動在醫療班總部內(已經沒有什麼人奢望他能溫馴地待在一間病房內),缺失的記憶仍然缺失似乎不是什麼令人焦躁的新聞。
他們曾經討論過這個話題,和其餘他熟識的袍級們。但幾乎沒有什麼人能提供他想要的情報,每一個能回答的答案都指向支付復活的代價。
為什麼只有他一個人不這麼想?
或許。他看著褚冥漾因緊張泛紅的耳側時突然發現,他只是想要實現這個孩子的願望,得到正確答案,或是回到從前。
雖然有時候他已經開始焦躁的徬徨懷疑起他能感受到的一切。

早晨之後送走落荒而逃的某學弟,颯彌亞難得平靜忍受提爾的騷擾和夏碎探究的目光,和褚冥漾的交談讓他心情大好。他不想讓其他東西破壞這種好心情。
回想起那烏黑雙眼茫然惶恐盯著自己怯懦柔和的模樣,颯彌亞也彷彿受到回憶感染似的微微勾起嘴角。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