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第一次見到那孩子的日子,剛好就是去年的七夕。

  並不是他特別在意這個對同齡間的少男少女而言具有特殊意義的節日,而是過去十八年來對他來說諸如七夕或是情人節之類粉紅色的日子就像是麻煩集中日,如果可以的話他真心想把這個麻煩透頂的日子從傳統節日的行列徹底剔除掉,理所當然很可惜地他沒有決定的權力、隨著他的成長每一年以等比級數增加的雌性生物仍然如狼似虎埋伏在他上學必經之路企圖往他或他好友懷中塞滿各式各樣的禮物與巧克力。
  久而久之,他學會在類似這種該死的日子做上記號,以備不時之需。

  年復一年同樣煩躁與無奈的日子在三百六十五天前宣告終結。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當好友同時用他那招牌笑容問候他的時候,冰炎只想讓他把手上的麥克風吃下去。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