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之中第三次在醫療班醒來,褚冥漾已經麻木到完全不想說些什麼了。

越見抓著一個抑制器就往他的手上扣,「這個你先頂著用,你等等去做一下測試,到時候再去登記申請合適的等級。」

抑制器顧名思義是一種能夠幫助建立精神屏障,關閉一切對外精神感知的隨身儀器,它的存在能削減哨兵過於敏感的五感、並且讓嚮導成為普通人,是一般低階哨兵與嚮導從不離身的東西。

以褚冥漾為例,他只有在洗澡時才會脫下抑制器。他之前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是失效的抑制器被取了下來。

 

褚冥漾抬眼望了一圈四周。除了學長,其他人都還在。

「夏碎學長?」

「褚。」夏碎微微一笑,朝他點點頭。「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

「……學長呢?我怎麼了?」

「事情有點複雜,我還是從頭講起吧。」夏碎嘆了一口氣。

怎麼感覺是個很長的故事。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