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目前分類:【特傳】遺忘的故事(冰漾) (6)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褚冥漾花了好幾個禮拜的時間才在冰炎的協助下讀完那本磚頭書,成功將裡頭的術法背得滾瓜爛熟。他幾乎感動得想哭出來,實在是太有成就感了。

雖然失去了記憶,但褚冥漾並沒有失去對文字的理解能力,所以由此可見他原先通用語的程度似乎就不太好,這也是他當初會對書中的內容一知半解的原因,冰炎發現這一點後便天天逼他看那些(對他而言)文字艱澀的教科書,望著少年哭喪著的小臉冰炎忍不住唇邊忍不住勾出了一點弧度。

他今天總感覺有些心神不寧,一直有些坐立難安,看褚冥漾乖乖盯著書本不動,臉色有些蒼白,冰炎就想著去拿件毛衣給他套上,西之丘不像學院四季都有溫度的調節結界,入冬之後他總擔心少年感冒。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他沒有和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即使是夏碎也不。理智告訴他應該將信件的來源調查清楚,除此之外,單獨一個人前往西之丘也是相當不智的行為。
事實是他終究沒有在任何人面前提起過西之丘,連帶手上的調查都得暫時擱置,西之丘鬼王塚已經完全不是他出事時的那個模樣,他一時也不知從何下手,索性將這煩心事暫時擱置在一邊,多出來的閒暇時間使他與少年的相處時間越來越長。

少年的名字叫作褚冥漾。
冰炎立即就將這個名字與公會中聲名遠播的惡魔巡司褚冥玥連結在一起,那是個手段與個性強勢到令人心驚的女人,和眼前這個小動物般的少年簡直沒有半點的相似之處。
這個名字倒是變相證明了少年的妖師身分,紫袍記錄上寫得很清楚褚冥玥與妖師首領白陵然有血緣關係,他也明白了西之丘的佈置全然是妖師首領為了自家弟弟給折騰出來的。
雖然保護的層次有些過了,他卻很能理解,畢竟身邊就有彼此互相寵溺的兄弟檔夏碎和千冬歲;但和褚冥漾相處一陣子後,他深深體會到那種為什麼人操碎了心的感受,有時候並不是對方刻意製造麻煩,而是運氣是一種很神秘的東西。
走在同一條路上只有褚冥漾會掉進坑裡、或是打開窗戶時正好一隻鳥迎面撞進屋裡都已經是家常便飯,冰炎實在很想知道這人是怎麼自己一個人待在西之丘還能活到現在的,偏偏又無法因為太倒楣對他生氣。
冰炎從來沒想到自己會有放不下一個人的感覺,他甚至覺得若不是少年無法離開這個地方,他一定恨不得天天把褚冥漾綁在身邊,一刻不離。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這下子換冰炎直勾勾地盯住了他,少年似乎還有些害怕他的瞪視,視線開始滿屋子亂轉。冰炎有些混亂,他實在無法把對妖師的認知和眼前的少年劃上等號,想反駁的言語也無法出口,因為事實擺在眼前:西之丘已是妖師領地,而這個地方就只看見他一個人。
冰炎又接著向少年詢問了一些關於西之丘的事情,少年卻一問三不知,臉上的情緒比他還要困惑,那封沒有署名的信件也與他沒有關係,糊里糊塗的模樣令冰炎一陣氣悶。
「你到底知道什麼?」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那人就是冰炎。當陣法結束傳送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喚出烽云凋戈,冷靜地打量起身處的位置。
抬頭一望無際的森林令他有些驚訝,卻也沒有放鬆戒備,他放出一些探查的術法將附近檢查了一圈才暫且放下心,開始慢慢往森林的邊緣前進。他心裡還是有些驚奇,最近幾十年已經越來越難看到氣息如此乾淨純粹的林子,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但探查的結果已經足夠令他詫異,這片森林由好幾種不同種類的樹木構成,範圍不大,但無論哪一種無不是對淨化空氣有極大幫助;除了高大的樹木,林道間生長的花花草草有大半都是藥材,是極好的療養地點。
更重要的是這個陌生的地點離學院並不遠,不管是他記憶中還是公會的紀錄中都沒有記載,明顯是私人領地。他究竟是跑到這兒來的?

他仔細地將信紙上的法陣研究一番,看來看去都覺得只是普通的雙向移送符,他用好幾種法術測試都沒任何效果。在這樹林中他嘗試了其他的移送陣通通都沒有發生效用,顯然手上的紙張就是離開這裡的唯一辦法。
冰炎猶豫了一會兒,將信紙塞進了口袋裡頭。
究竟是誰將他送到這個地方來,又有什麼目的?
他覺得如果能走出這片森林或許就能找到答案。
他走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看到任何人煙,直到一頭三角幼鹿不知為何叼著一本書橫衝直撞地冒了出來,隨即少年出現在眼前。
這是他走了好幾十分鐘所見到的第一個人。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他是不是睡了很久,睡到很多事情都在他不知道的時候悄悄發生了變化。心底空空落落的,總覺得有什麼很重要很重要的事情被他給丟下了。
他說不上來為什麼會有這種感覺,但只要單獨待著那種感覺就愈發強烈,像是他身體四處流竄的血液試圖隨時隨地提醒著他這件事情。

「你不應該記得的,」琳婗西娜雅說,「你應該不會有忘記的感覺,在你心裡不該有任何印象,這是不正常的,失去了就是失去了,本來就沒有的東西當然不可能想起來。就算想起來了,那也不是你原來想知道的事實了。」

「忘了它吧,這對你沒有任何好處。」最後她說。

他嘗試去忽略、去遺忘,執拗去裝作沒感受到任何不安。他的本能讓他去忽視所有疑點,太多的破綻毫無掩飾的展現在眼前,他卻只能依循著定律裝作自己毫不在意。即使他明知這是根本辦不到的事情。
很多時候無謂的固執並沒有辦法改變任何既定的事實。
因為那是代價,關於這一點,不會再有人比他更明白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寒假場新刊裡兩篇故事的其中一篇,依舊冰漾一直線,另一篇叫《無盡透明的思念》。
這篇之前發過前面,修過之後再放一遍~把開頭改的不那麼夏冰(本來就沒有
有點久的故事了重新修過之後才發現BUG真不少,重新整理了一下故事,然後,

HE。
HE。
HE。 (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小清新溫馨向,完完全全的HE,你們一定要相信我...................................
雖然叫做這種BE感滿滿的名字,那也只是陳述事實而已QQQ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