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同人誌中心頁面

近況:

2017下半年參場:10月柯南only(寄攤)、10月特傳only、12月CWT47

2017/10/7 特傳only:預計販售物:既刊《模擬戀愛》、《煙與鏡》

12月CWT47已有攤

======
*只參CWT、ICE和如果有的only場。

*有餘本部分:《模擬戀愛》、《咫尺》、《煙與鏡》
*完售:
《黑暗之中》
《記得》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那個夜晚他從睡夢中驚醒。

外頭天色灰藍,尚未破曉。那一日是周末,沒有課程,也沒有需要早起的任務,他卻是從未有過的清明。

 

他困惑的碰了碰胸口,即便所謂的精神世界並不是能夠伸手碰觸的、位在於胸口的位置,許多人還是覺得精神世界存在於「心」中。

 

他已經做了數不清的夢,彷彿在深不見底的長廊不斷踏步,不斷前進;他確實知道自己必須前往一個目的地,但過了許久,仍然一片空白的景色。

他原本並沒辦法具現化出自己的精神體。

在一些孤獨而安靜的夜晚,他甚至懷疑它是否存在。

在不同種族血統混合的現代,沒有精神嚮導已經不是什麼稀奇丟臉的事情,在此之前褚冥漾也不例外。但從那一天之後,他第一次覺得「它」應該是存在的。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一天之中第三次在醫療班醒來,褚冥漾已經麻木到完全不想說些什麼了。

越見抓著一個抑制器就往他的手上扣,「這個你先頂著用,你等等去做一下測試,到時候再去登記申請合適的等級。」

抑制器顧名思義是一種能夠幫助建立精神屏障,關閉一切對外精神感知的隨身儀器,它的存在能削減哨兵過於敏感的五感、並且讓嚮導成為普通人,是一般低階哨兵與嚮導從不離身的東西。

以褚冥漾為例,他只有在洗澡時才會脫下抑制器。他之前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是失效的抑制器被取了下來。

 

褚冥漾抬眼望了一圈四周。除了學長,其他人都還在。

「夏碎學長?」

「褚。」夏碎微微一笑,朝他點點頭。「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

「……學長呢?我怎麼了?」

「事情有點複雜,我還是從頭講起吧。」夏碎嘆了一口氣。

怎麼感覺是個很長的故事。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cwt46宣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二設哨嚮,設定為劇情服務。

*半架空。 

 

 

「在這個世界上,無論是什麼樣的種族,都分為三種人。」

這是有些遙遠的、他進入這個世界第一天就被告知的事情。不算非常鄭重,但據說是這個世界小孩都知道的常識。

……但顯然因為太過基礎,講解給他聽的人解釋的相當隨便。

「哨兵、嚮導、和普通人。在青春期之前,一些孩子會發展出超乎常人的能力,有些覺醒為哨兵,有些覺醒為嚮導。哨兵和嚮導各自有不同擅長的領域,相對而言強化五感的哨兵比嚮導強悍許多,但是哨兵會給予你肉體上的痛苦,嚮導卻能讓你精神上生不如死。」

……聽起來很恐怖,這個意思是寧可得罪哨兵也不要得罪嚮導嗎?

對方顯得對講解這些事情興致缺缺。

「──這些隨便聽聽就好,不用太放在心上,現在哨兵嚮導本能的影響已經能靠抑制劑和抑制器降到最低了,覺不覺醒不是很重要,就算是遇到相容性高的對象也不用太在意,現在已經不是包辦婚姻的時代了。」

當時他相信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6.



他終於在相隔數十年後,再一次見到昔日的友人。
「那個時候是我的錯。如果我能夠對凡斯好好解釋就好了。」
他醒來時人已經在冰牙城的客房了,凡斯不願意思考安地爾是怎麼將他帶回來,又是怎麼和其他人解釋的。
反正人都到這裡來了,一醒來他就去見了亞那。
他的內心比他想像中來的平靜,或許前一晚安地爾莫名其妙的做法的確有效果,至少面對亞那時心中的忐忑和緊張消失了大半。
亞那的身體看起來還有些虛弱,但總體而言算是恢復了元氣,看來他多年來持續寄回冰牙的藥劑的確是有效果的,凡斯很是欣慰。但其實可以不用那麼有元氣。
面對一坐下來就開始絮絮叨叨數十年前的事情的友人,凡斯覺得自己頭痛了起來。看來還是該再回床上好好睡上十幾個小時──如果可以打斷安地爾的腿,他或許會恢復得更好。
那傢伙的確是蠱惑人心的高手,他只不過是一時心軟,結果被翻來覆去折騰了很久,久到他現在想起那張臉,心中就湧現出殺意。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5.



凡斯最終還是在盛怒之下把安地爾從身上踢走,隔日早晨還必須在兩個小輩面前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
只不過這一次他徹底隔絕了男人和褚冥漾的接觸,他賭不起,即便安地爾的所作所為和所說的話並不相符,前一晚那些話更像想激怒他,而不是威脅。
冰炎沒對此表達任何意見。他的確從另外兩人的態度上察覺了什麼,但並沒有提出任何疑問。
如同當初一眼識破了凡斯的身分,卻能夠忍住不提就是好幾年。
他低下頭,正好瞧見褚冥漾軟呼呼的朝他露出笑容,他不禁神色柔和下來。

「再過半天就能看到冰牙城了,你們要直接回城裡見亞那,還是待我取回藥材一起回去?」
凡斯在冰炎開口前便打斷他,「不用想和我一起過去,不只是冥漾需要人照顧,實力不夠也只是拖我後腿罷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4.


當幾人踏出傳送陣,便迎面感受到與另一端截然不同的溫度。
他們沒有第一時間踏出公會,而是等到冰炎幫小孩穿上厚厚外套與手套後才人給抱了起來。
「走吧。」
黑髮的孩子相當乖巧,冰炎一絲不苟的面龐露出一抹難得的溫柔笑意,可惜他懷中的孩子此時並不懂得欣賞,也不知道當他恢復原來的模樣想起這一切時會有什麼樣的反應?
褚冥漾不僅外表變成三、四歲的年紀,連心智也退化成幼童,還好當年冰炎撿到對方時褚冥漾就是一個孩子,如今只不過還要更小一些,照顧起來還算得心應手,再不濟也有另外兩人能夠幫忙,不至於在旅途中手忙腳亂。
小孩揉了揉眼睛,有些困倦的將腦袋靠在冰炎肩上。
「褚需要休息一下嗎?傳送陣對魔力和體力的消耗對小孩子而言有些太吃力了,先找個地方休息一下?」
夏碎望向凡斯,後者沉默的點了點頭,他便主動上前詢問公會袍級附近的休息地點。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忘了放.........補完肉與修改,無料已於CWT45發送完畢





.狩獵與被狩獵(安凡)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3.



安地爾的出現沒有讓凡斯的生活帶來什麼改變。
對方並沒有做出太出格的行為,凡斯和冰炎也不能拿他如何,只能任由他時不時突然從哪裡冒出來在面前晃來晃去,等到凡斯發現的時候安地爾已經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了學院的講師。
凡斯對此無言以對。

直到有一天褚冥漾在某個課堂上出了一點意外。
「你們告訴我這是『一點小意外』?」
沐浴在凡斯充滿殺氣的冰冷目光中,闖禍的學生們邊發抖邊求饒。
凡斯在學院內教授的是較為清閒的理論課程,但由於他其中一個身分是藥劑師,有時會被學院其他教授找去幫忙一些相關事務,他這次被被叫來保健室幫忙處理課堂意外,沒想到出事的竟然是褚冥漾。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2.



凡斯對冰炎是有些怨氣的。
「如果你不能好好照顧漾漾,我很樂意接手。」
「不,這只是意外。」
精靈王子殿下的聲音帶著壓抑,那顆高貴的銀色的頭顱在他面前低了下來。
這是凡斯看著兩人這幾年來頭一回見到這種情緒出現在冰炎身上,他們父子倆似乎天生與這種情緒絕緣。他仔細端詳冰炎的表情,為他難得的挫敗和不甘感到無比新奇。
「算了,無論如何,都等到冥漾狀況穩定下來再說。」
焰火般的雙眸定定注視著他的教授,冰炎最後只吐出四個字。
「我明白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安凡
*能順利送印就是CWT45新刊






他不是什麼好人,也沒想過能得到善終。
他和亞那初識於陽光明媚的南方大陸,時至今日,凡斯都還能想起那片藍天下的光景。
他偽造身分進入普通種族的學院就讀,遇見了來自北方大陸的交換生──那是一個和人們印象相去甚遠的精靈少年,一個一度讓凡斯對於整個精靈種族產生懷疑的傢伙。
認識安地爾,則是更之後的事情。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痞客會縮,連回噗浪頁面→
然後我改變主意了,因為字數也不多,這本不會放上痞克,賣完我就想忘了他.......
有劍三本寄售。

201643宣傳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CWT43首販
*不會公開全文
*不會加印
*放棄劇情的肉本



【試閱】


他不信命中注定,也不信一見鍾情。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出鞘:那些人那些事其中一篇。

 

【同心】

 

他曾經以為自己永遠不會原諒那個男人,在那一瞬間。

 

明知那是交惡門派挑撥離間的手段,千冬歲面無表情按捺著震驚將對方揍個半死送回去,帶著一絲僥倖去見了夏碎。

「千冬歲?你怎麼會……」

他莽撞地闖進夏碎住宿的地方。氣喘吁吁、衣著凌亂,在外行走時掩飾身分的面具也沒來得及戴上,他緊捏著手中的弓,夏碎訝異的表情映入眼中。

對方雖然驚訝,見到自己那一刻眼中的驚喜卻不似作偽。千冬歲強忍著口中的質問,緊抿著唇,一瞬不瞬注視著夏碎,他眼中的情緒令夏碎消了聲,任由他一步一步靠向身邊。

他伸出手,手指一寸一寸的,慢慢摩娑著青年再熟悉不過的面容。

他應是早有懷疑,只不過不願意面對罷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