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這回的夏碎壞掉了.......


【特傳】特殊的聖誕節

副標:漾漾的女裝初體驗



(冰漾)





14.
地點:舞會會場 時間:晚上九點五十六分

我在被夏碎牽著手踏進舞池後三秒立刻後悔剛才的決定。

我錯估夏碎受歡迎的程度了。

「那個女孩子是誰?」我是男的。
「她憑什麼跟夏碎大人跳舞?」憑著……我也不知道,我也很想知道。
「幹掉她!」…………

……樂曲還沒進行到四分之一,竊竊私語的聲音已經大到我無法忽視的地步了。
女孩子們怨毒的視線彷彿針刺般抵在我背上。我們隨著旋律優雅的踏著舞步,很該死的吸引了周圍所有人的注意力,夏碎一隻手牽著我,一隻手放在我腰上,而我第三次踩上他的腳。
「抱歉。」我咕噥一聲,感覺到臉頰發熱。不只是因為遠處刺耳的訕笑聲。
「不要緊。」不用抬頭也能想像到夏碎的微笑。溫熱的鼻息在我耳邊吸吐,嚇的我差點沒往後跌倒,夏碎及時穩住我順勢帶著我轉了一圈,「不用理會她們。」
舞池外的女孩不滿的咒罵。

夏碎學長很受歡迎,我是知道的。但我不知道會受歡迎到這種地步……迎面而來的殺氣彷彿要將我生吞活剝般,怎麼只是跳個舞我就變成女性公敵啦!
我是男的!
……就算我會因為另一個男的而臉紅,我還是個男的!
總覺得經過今晚過後我的生命安全堪憂。要知道女性的忌妒心可是比自以為正義使者的普通學生來的危險百倍!



「夏碎學長……可以了吧?」
舞性盎然的夏碎意猶未盡的拉著我接著跳了兩曲,精神緊繃的狀況下我完全無法放鬆下來享受,更何況有一媲美狼群的夏碎後援會目不轉睛的監視,我都幾乎要誤會我是她們眼中的獵物了。
剛剛到底是誰說沒有興致想跳舞的?誰說的!
「你累了?抱歉,我沒有顧慮到你的體力。」
「呃……」事實上消耗我體力的是你狂熱的支持者們……

夏碎領著我來到不太顯眼的小角落,我看見好幾個經過的學生都在偷瞄我們這裡。
不知道學長現在在做什麼?還有千冬歲跟喵喵,剛才沒有在舞池附近看見他們的身影。
我有點好奇萊恩看見千冬歲那身打扮的反應……
「褚?」回過神發現夏碎的俊臉離我很近的貼在眼前。
…………
「抱、抱歉,我恍神。」說著我默默的後退一步。
……靠太近了啦老大!你不怕被學長看見後我會被OOXX嗎?
……我幹嘛胡思亂想自己自殘啊。

像是發現我的小動作,夏碎莞爾一笑,刻意的拉起我的手又靠了過來。
……媽媽,今天大家都怪怪的…………
「褚,今天晚上謝謝你,沒有給你添麻煩吧?」
「呃、不會……」基本上添麻煩的不是你啦……但又不是完全沒關係。
「那,其實我還有一件事情想拜託你。」
「什麼事情?」
「你先閉上眼睛。」
閉上眼睛?
盯著夏碎看了幾秒判斷應該是沒有問題,我忐忑不安的閉上眼睛,想不出來夏碎有什麼事需要拜託我?

首先感覺到的是溫熱的氣息靠近,下意識後退後有隻手直接扣住我的下顎,暖熱的物體抵上我的唇。
我‧的‧唇。
腦袋瞬間短路斷線幾秒後我猛然睜大眼睛,夏碎的臉放大在我眼前……啊啊啊啊啊啊──!
夏碎摟住我,熟練的扣住我雙手讓我無法掙扎……有沒有這麼熟練啊!你很擅長做這種事嗎!
夏碎學長你是不是吃錯藥了還是傷口復發變成鬼族了啊現在這個根本不是你吧吧吧吧────!
「夏碎學……唔!」
我開口的同時有個濕軟的物體趁機竄進我口中。

……夏碎學長,快住口啊!



在我缺氧脫力倒在地上之前,夏碎終於大發慈悲的放開我。
這時候已經空白好一會兒的腦袋才終於重新開機,我震驚的瞪大眼睛瞪著夏碎,臉上一陣青一陣白。
……這是我的初吻欸!
「當作是跳舞的謝禮。」
看見夏碎若無其事的笑,我感到一陣暈眩。
是我被佔便宜吧!怎麼會是謝禮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不記得之後夏碎又跟我說了些什麼才離開,但等到我回過神來的時候,我發現我正盯著兩道熟悉的身影。
明顯陰著一張臉的學長拽住夏碎不發一語的把人推進一個隔間,接著學長突然往我的方向惡狠狠瞪了一眼後隨後踏進房,用力甩上門。

學長和夏碎學長……

撫了撫胸口和服的皺折,我突然覺得有種窒息般的痛楚。


_(視角切換)_


磅!

冰炎暴力的甩上門,順手加了幾個結界,接著他勉強壓抑幾乎要爆走的怒氣,狠狠瞪向被他丟進單人沙發的夏碎。
他快瘋了,快被氣瘋了。
多想把那些帶著不軌眼光接近褚的人渣全部挖掉眼睛,痛打一頓後再把人丟進獄界裡自生自滅。
他一直遠遠看著,用力記下所有猥褻的面孔,準備在之後來個秋後算帳。

但他的搭檔是怎麼一回事?
他總覺得讓夏碎看著他不是什麼好主意,因為他就是那個讓自己失控的傢伙。
瞪著吻了褚的那雙唇,他突然有種惡作劇的衝動。

跨大步靠近對方,冰炎俯下身驀然擄住他的唇,粗暴而不帶感情的掠奪氧氣。夏碎微微張大眼睛,卻沒有試圖抵抗掙扎,甚至毫不在意般的動也不動,雙眼挑釁似的噙著笑意。

這傢伙……

瞇起眼,用力在他唇上上咬了一口,冰炎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眼中仍燃著熊熊怒火。
看著悠哉斜臥在沙發上的人,他努力壓下殺人棄屍的衝動,「你想怎樣?」
夏碎舔了舔唇,「什麼怎樣?」
「你明明知道!幹麻故意做這種事情?好玩?還是說其實你在吃醋?」
「吃醋?」
夏碎明亮的淺紫色眼睛睜大,接著不可思議的笑了出來。
「吃誰的醋?褚的?還是你的?」
「那你做什麼吻他!」......而且還是他的初吻!
冰炎第一次覺得和這個人搭檔是多麼該死的一件事情,礙於公會規定,他沒辦法當場幹掉夏碎洩恨消氣。

轟的一聲,兩人頭頂上的幾根蠟燭變成一團火球,消失在空氣當中連點灰也沒剩下。

「褚很可愛啊。」夏碎支著下巴,微笑看著自家搭檔難得一見的失控。
「夏碎!」
站起身和對方齊平視線,夏碎搭了下冰炎的肩走到房門口。
「你好像不應該在這裡跟我浪費時間吧?我只想說,你再不出手的話,褚就會被別人追走了喔?」
瞥了他一眼,「譬如說你嗎?」冰炎的聲音僵硬的可怕。

夏碎漂亮的笑了。
「是的,譬如說我。」


【待續】

◎......我已經不知道要對這回的夏碎說些什麼了,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為什麼不照我捏的長啊!(夏:......)

◎於是夏碎大人吻了漾之後又被學長大人奪走了,這就是傳說中的間接接吻~= =
啊喔?不不不沒有夏漾,我不是說夏碎是戀愛顧問了嗎?

◎終於寫到這裡代表進入倒數了,大概只剩下兩三回,下禮拜畢旅前會寫完......吧。

◎寫到一半會莫名被勾去寫其他的坑= =早點完成我就可以心無旁鶩的填我小電裡六個坑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