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特殊的聖誕節

副標:漾漾的女裝初體驗



(冰漾)





15.
地點:舞會會場 時間:晚上十點四十一分

用力捏緊手中的玻璃杯,我半自暴自棄的灌下淡金色的氣泡飲料。
不知道這是什麼果汁,有水果甜甜的味道還有一種苦苦的感覺,我從一旁的侍者(帶著紅色聖誕帽,只有我半身高的小精靈詫異的瞪著我,好像看見什麼稀奇的動物)托盤中拿過第六杯,賭氣似的一飲而盡。

眼前不斷滑過學長碰一聲關上門的畫面。

明明不需要在意……明明,說好在他面前絕不能露出破綻。
能繼續維持學長與學弟的關係,我就應該滿足了,不是嗎?
沒有任何人能夠替代夏碎的位置,對學長而言,夏碎是最接近也是最信賴的對象。
就算我再努力個一百年,也還是沒有資格站在學長身邊。
即使如此……還是不願意放棄的我,實在傻的很。

可惡……視線有點模糊了…………


「心情不好嗎?」
一看清楚那張笑瞇瞇湊近的面孔,我當場立刻閃到好幾公尺的後方去。
怎麼又是這個傢伙!
「誰惹妳傷心了?哪個不長眼不懂得珍惜的白痴放妳一個人在這裡啊?」刻意討好的溫柔聲音聽了讓人起雞皮疙瘩。
不長眼的人應該是你吧──!
揉揉發疼的太陽穴,我一邊和那個紫袍的變態保持安全距離一邊瞪他。
「我是男的。」
在那個傢伙頓了好大一下的時候,我還以為這下子終於能擺脫他了……但不過是短暫鬆了口氣,他竟然趁我沒有防備一把握住我的手!
「沒有關係,我喜歡美麗的東西,性別完全不是問題。」
這傢伙……或許會和色馬相當合得來也說不定。
都是同種類的變態!
「對我來說是很大的問題,麻煩你放開我。」呃啊啊啊,這傢伙力氣好大。
「咦,那可不行,我可是好不容易才等到夏碎大人離開的。」
被捉住的手已經抽不回來了。名叫夏爾的紫袍微笑了起來,琥珀色的眼眸顏色變的淡了一點。
就像被蛇盯住的青蛙。我動彈不得,也無法移開視線,腦袋一片空白。

「看著我。」


_(視角切換)_


「誰有看到褚?」
他看見自家學弟熟識的幾位黑袍及友人用一種恐怖的方式快速消耗著食物台上的食物,緊繃的心情一下子有些無力。
敢情你們是來野餐的不成?

「喔,你把漾漾弄丟了!」黎沚的娃娃臉上堆滿刻意的笑,舉起了手還想說些什麼的時候被洛安按住了嘴。
「剛才夏碎不是跟他在一起?」單純的戴洛完全沒發現自己踩到地雷。
「喔──不知道被誰拐走了被誰拐走了,我們什麼也沒看到什麼也沒聽到。」慵懶的聲音啊哈哈的笑,挑釁的充滿刻意,立即就成功的讓冰炎的怒火暴增三倍。
這個奴勒麗!
冰炎寒著一張臉,銳利的目光朝千冬歲與喵喵掃了過去。
兩個人默默的對看一眼,在看看雙眼放光的奴勒麗,轉回頭來有志一同的用力搖了搖頭。

繃起臉才剛想發作,在一旁善良的天使已經看不下去的開口。
「那個,如果要找漾漾的話,剛才他和一個紫袍走出去了。在那邊的陽台,要找人應該還來得及。」

「謝了,安因!」語畢,人已經飛快的從眾人面前消失。
晚點再和你們算帳!

聽見想要的消息,他懸在心中的大石頭卻沒有放下來。
這個笨蛋!連不能跟陌生人走的基本常識都沒有嗎?到底是他身邊的人把他保護的太好,還是自己心上人的腦袋太笨,才會犯這種小孩子的錯誤!

「褚!」


【待續】

◎拯救美人行動現正熱映中(笑)。最近的更新真的很偷懶,可是靈感大神總是送一些不該來的來,我有什麼辦法啊──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