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傳】特殊的聖誕節

副標:漾漾的女裝初體驗



(冰漾)




16.
地點:? 時間:?

好熱……
我不耐的扭動身子,試圖抽離頸項邊搔癢般的不適,濕熱的觸感帶著些微的刺痛貼在鎖骨上,逐漸遊移而下。
我喘息著、嗚噎著、掙扎著,卻有一隻手緊緊扣住腰際,力道強大的令我無法動彈。
一個柔軟的物體滑過唇瓣,然後男人充滿欲望的低啞嗓音在耳邊響起。
「乖一點。」




感覺在向下沉淪。







「褚!」

我想我之所以會對這個聲音產生反應,不是因為喊的是我的名,也不是因為這聲音中令人訝異的憤怒與驚慌──就算是面對的是我,那個人也很少如此失控過──而是因為,那是學長的聲音。

那是學長的聲音。

雖然清醒了,我卻一下子沒辦法睜開眼睛。
感覺有夠詭異的……胸前涼颼颼的感覺讓我身上寒毛全部豎起,意識清醒卻無法動彈的情況稍早我也經歷過一次,不過那是喵喵的傑作,那現在是怎樣?
我是怎麼了?夢遊?鬼打牆?還是被下了蠱?

我胡思亂想的同時離我很近的地方傳來略帶不滿的抱怨。
我小小的嚇到了一下。那還不是普通的靠近,簡直是貼在耳邊的那種。噢我知道了,我其實是被綁架了對吧?
「冰炎殿下,您知不知道這樣打擾真的是很失禮……」
我當下直接的想法是,這個人一定是不要命了才敢這樣跟學長說話……
「靠!」果然是學長暴怒的聲音。

而當我張開眼睛的時候,正好看見人被踹飛的精采一瞬間。
那個看起來有點眼熟的紫袍從我面前飛過去重重撞在牆壁上,似乎還嫌不過癮似的,那個人才剛爬起身又被學長暴力的按進牆壁,狠狠敲下一大塊灰色牆面。
……天啊學長,你是怎麼了?你該不會是因為剛才夏碎的事情遷怒在別人身上吧?

「褚,你沒事吧?」痛毆人的同時還分心跟我說話……火星人好可怕。

我向聲音方向看過去,然後一秒喬正自己的頭。
…………好可怕好可怕好可怕──學長好可怕──!
「…………」
旁邊打人的聲音停了一下,學長深吸了一口氣,又做出了某種意義上非常驚悚的動作。
他大概是舉高了手──我不太敢盯著學長看──接著把手中的紫袍向著陽台欄杆外面……丟出去。
謀殺!這是謀殺啊!
我的學長在我眼前上演謀殺案!慘了我會不會被滅口啊啊啊!
「褚,你在這裡站著不准動,我回來的時候沒看見你你就死定了。」
我點頭如搗蒜。開玩笑現在學長根本是暴走狀態,要是惹到他大概明年的今天就是我的忌日吧。

學長面無表情的點了點頭,躍起身在欄杆上一蹬在我面前上演「跳樓」的舉動。
……我的心臟不好,可不可以不要這樣。
樓下傳來驚天動地的巨響與慘叫,我一點也不敢去想像是啥製造出那種聲音來的。



學長的效率很好,我才感覺不過幾分鐘他人就像鬼一樣突然出現在我旁邊,又被狠狠嚇一下。
「…………」
「學長?」
他也不出聲音,只是抓著我手臂扶好,非常粗魯的整理我的衣領,然後臉又一黑。
又怎麼了啦?
學長深吸一口氣,紅色眼睛瞪著自己緊握成拳頭的手,慢慢一根一根手指頭放開,再握緊。
慢著,老大你該不會是手癢想打人吧?

看著他重覆了幾次動作,我沒膽打斷他就怕拳頭就揮過來。老實說我覺得今天學長有點怪怪的,說不上是哪裡怪,但我總覺得心理有點不安。
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哪裡受傷了嗎?
……
話自己問在心裡也沒用嘛,學長現在已經聽不見我想的事情了。

「我沒事。」
或許是發現我擔憂的目光,學長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視線輕聲對我說。他想了一下,臉色又開始險惡起來。
怎麼翻臉比翻書還快?
「你知道你差點被吃掉嗎?」
「啊?」
吃掉?什麼跟什麼……難不成剛才的紫袍是食人族之類的種族嗎!
「那個混帳……那個紫袍,是大學部的鱗王族,你是被他的眼睛拐到外面來的。」
「鱗王族?」那是什麼肉食性動物嗎?
「就是蛇或蜥蜴之類的爬蟲類,他的眼睛有點像是庚的蛇眼,只是能力弱一點……那種人不用別人說應該也知道要離遠一點,連個舞會也要人顧著,你是三歲小孩嗎!」
嗚啊!怎麼講一講到最後都在罵人!

學長用力扣住我的下顎,硬逼我抬起頭來。溫熱的氣息呼在敏感的肌膚上,我狠狠一抖。
「閉上眼睛,我幫你消毒。」
消、消毒?那個傢伙是毒蛇嗎?他的頭怎麼看都不是三角形的啊!
「廢話少說,快給我閉眼!」

我仰著腦袋,連忙緊緊閉上雙眼。


【待續】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