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驚)怎麼時間過那麼快已經一個禮拜被我睡過去了!我竟然三月都還沒更新......(死)
現在要開始卯起來寫文(劃圈圈)......



【特傳】特殊的聖誕節

副標:漾漾的女裝初體驗



(冰漾)




17.
地點:舞會會場 時間:晚上十一點四十二分(學長提供)

我其實不太明白,學長現在這個舉動是不是在玩我。
「學、學長……!」
被緊緊扣住的雙腕壓制在身體兩側,即使閉上眼睛也能感受到細小的搔癢感,學長的頭埋在我頸邊,吮吻的濕熱在光滑的皮膚上遊走。
一股從身體深處傳來的酥麻感讓我出口的抗議全變成軟弱無力的呻吟。
「啊……嗯、嗯啊……」
聲音出口的那一瞬間,我恨不得把頭埋進地底。
……這不是我的聲音這不是我的聲音......靠這聲音太媚我真想掐死自己!
「……啊!」
我被咬了!我的鎖骨一定腫起來了啦!
總覺得我真像砧板上任人宰割的豬肉,接下來就是等著被吃乾抹淨了吧?
在我思緒逐漸往亂七八糟地方思考的時候,原本手已經摸到我胸部的學長突然自己就停下了動作。



今天每個人都怪怪的。
學長額頭靠在我肩膀上,因為他把體重壓在我身上的原故,所以現在我是完全動彈不得的整個人緊貼在牆上的狀態。
到底是想怎樣啦。我有點自暴自氣的想,學長這麼奇怪的樣子,就算他靠我是這樣的近我也不會高興的啦。
我有點擔心的推了推他,「……學長?」
學長停了好久,久到我都以為他是不是睡著了才聽見他的回答。
「幹嘛?」
冷冷的聲音聽起來有點疲憊,是不是身體不舒服啊?
想到這裡我有點緊張,大概是學長的聲音真的不太對勁還是我腦子一下子當機,我竟然伸手直接捧起學長的臉頰和我四目相對。
……么壽喔。
「?」雖然緊皺著眉,但是漂亮的臉上其實沒有什麼特別不高興表情的學長很近的看著我,這樣讓我有點困難繼續把話講下去欸。
「那個那個……」我吞了吞口水,感覺在學長的注視下臉有點發熱,「學長,你有沒有身體哪裡不舒服啊?你好像怪怪的......」
學長的目光只在我臉上逗留了一下就很快垂下眼簾,捉住我的手卻不把它們從兩頰移開,學長冷冷的體溫從我們兩人接觸的地方傳過來,伴隨著我有些失控的心跳。他輕輕搖了搖頭。
「只是有點累。」
那也不太好啊!
「那、那學長,你要不要回黑館休息一下?我可以送你回去。」我老早就想離開這個鬼地方了,這下子就有充足的理由溜走了。
啊,學長的房間鑰匙還在我這裡,等等要先回房間拿才行。
回過神來,學長還握著我的手腕,若有所思。
「你有沒有身體哪裡不舒服?」
呃?「沒有啊。」只是頭有點暈暈的,大概是站著吹風吹太久。
「你的體溫好高。是不是發燒?」學長捏了捏我的手,放開後大掌直接覆上額頭,冰冰涼涼的感覺還挺舒服。然後他又皺起了眉。
「你喝了酒。」
有嗎……?我自己怎麼一點印象都沒有?看來我想的事情是完全寫在臉上面了,因為學長馬上就一副拿我沒辦法的模樣,還順手敲了我一記。
「痛!」
「痛死你最好,連酒的味道都喝不出來,太誇張!哪天被人下藥了也不知道!」
我捂著頭很可憐兮兮看著學長。誰知道那是酒啊!又沒喝過!那種飲料都馬甜甜的誰知道它還摻酒啊!
「煩死了,過來。」
見我呆愣在原地,學長索性抓過我的手一把往他的方向扯過去,而只見光芒一閃,四周景色變成舞會入口處的花園,離剛才的陽台有一點距離,這個位置還聽得見室內熱鬧的樂聲與喧譁聲。
學長硬拉著我在噴水池旁邊坐下,「我去跟夏碎交代行蹤,你就坐在這裡不准給我亂跑,聽見了沒?我很快回來。」
我大概是笑了出來。學長,我又不是小孩子,不需要這樣提醒吧?
我不記得我有沒有應聲,學長看起來不太放心的瞪了我一眼,轉眼就消失在眼前。



學長好慢。
身上沒有錶也不知道有沒有過很久,但是應該也過十幾分鐘有了,學長明明說馬上回來的啊。
我無聊的拍打水池中亮亮的池水,總覺得視線有些模糊,該不會真的是喝醉了吧?
學長好像沒有生氣的樣子。夏碎學長吻了我啊,為什麼他不生氣?因為我太沒用不可能把夏碎搶走所以他不把我放在眼裡?
頭好昏,頭好痛,好想睡……學長什麼時後回來?
「喂,妳!給我站起來!」
他不會把我丟在這裡不管了吧?
「聽到沒有!本小姐叫妳站起來!」
好吵,誰的聲音?
「吵死了……」
我抬起頭,很不高興的瞪著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在我面前的幾個女孩子。
「妳是誰?叫什麼名字?幾年級的?妳憑什麼跟夏碎大人跳舞!」
「不要以為夏爾大人對妳好一點就可以這麼囂張!」
「妳是用什麼方法勾引冰炎殿下的!」
……
我才剛起身想避開她們,就被人用很不客氣的力道推了一下。
或者是酒精的效用發作,或者我真的就只有這種這種程度,我竟然腳下一滑,直接一頭栽進水池裡去了。
當冷冽的池水灌進口鼻的瞬間,我還聽得到那些人嘲笑的嘻鬧聲。



【待續】

◎啊啊啊啊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下子一週就過去了啦!我明明想盡快把文更完的啊!!(孟克式吶喊)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