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就算那群我行我素的親友團再怎麼堅持不懈參與他的療養生活中並且卯盡全力撮合兩人(颯彌亞完全不懂為什麼),也不會有人愚蠢到天剛濛濛亮的清晨時分跑進來給沒睡飽的冰炎殿下當沙包練拳。

颯彌亞的心情今日格外的好。
少年纖細的背影在病房內左來右去,不同於平日的寧靜似乎讓少年有些侷促不安,飄忽的目光不時瞄向病床上半闔著眼沉默的人。清晨的病房內靜得嚇人。平時總有褚身邊的朋友跟著一齊過來探望,人多口雜鬧到最後總會有藍袍來趕人,兩人單獨相處的時間可以說少的可憐。颯彌亞心情很好,雖然對方像小動物一樣偷偷摸摸的舉動彷彿他一動就會嚇得跳起來。
他幾乎是在少年第一腳踏進房內時就已經醒了。
醫療班的療養和褚無微不至的照顧使他身體狀況像火箭一樣飛速恢復到平時的狀態,如果他願意的話他甚至能嘗試去出一些不那麼困難的B級任務並且從巡司得到不低於A的評價──前提是他願意。
就像夏碎挑明的,他現在還是屬於「失憶」的情況,因此他有足夠理由滯留在醫療班繼續他的康復之路。

颯彌亞望著手忙腳亂在處理一株據月見所說對恢復具有良好功效藥草的褚,沉靜的紅眸有些出神。
他知道自己不該沉淪,卻還是無法控制自己。若是從前的他也許會對如此患得患失的颯彌亞斥之以鼻,這種類似於裝病以獲得心上人關注的蠢事讓他一直覺得丟臉。這太不像他了。矛盾在他與褚冥漾相處的每一刻抓撓他的靈魂,像是在腦中拔河的兩個相對。

他的視線尾隨對方進進出出一舉一動不必承受夏碎調侃……近乎貪婪。颯彌亞能猜測到褚今天有個無法推拖的團隊任務,所以先來醫療班處理那些從藍袍手中搶過來的雜事,補充營養劑或是整理環境什麼的。
聽說他最近在準備紫袍考試,颯彌亞總感覺他瘦了一點。妖師血統只帶來仇視與忌恨,公會公開支持妖師一族,並不代表底下的人都這麼想。他知道褚在學院裡也沒少被找麻煩,那些尚年幼的年輕孩子以錯誤的刻板印象敵視什麼錯都沒有的小妖師。
看他抿著唇似乎有些緊張的在床邊移動四處飄動在房內的藥水泡泡,颯彌亞覺得自己的目光專注的讓褚冥漾不自在的扭了扭,那孩子似乎拼命的想當作自己不存在。
他只想更靠近他一點。雖然到現在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

『褚喜歡你。』

在遇上褚之前,他早有一輩子不愛上任何人的心理準備。不僅是自己冷情的性格,複雜的身份也是個問題,一想到行事作風有夠獨斷獨行的兩位王者他就頭大。

「學長……」

他不懂愛,更不懂情。他覺得自己喜歡褚,但有時望見褚冥漾認真的眼神他覺得迷惘。

「……」

如果立場相反過來,他能夠像褚面對他一樣,無微不至全心全意?

「學長……」
聽到那種委屈的幾乎要帶上哭腔的聲音才讓颯彌亞回過神來,然後發現小學弟僵在床邊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感覺好像一隻被拋棄的小狗。
「幹嘛?」
真難得褚會主動向他開口,讓他稍微有些感動。

「……可不可以……不要一直盯著我看……」他很委屈。
這樣看著我,好像被蛇之類的東西盯著。真的很毛、很毛欸!
颯彌亞彷彿能聽到他心聲似的哧了一下……好不容易對他開口的第一句話居然是這個,實在讓他很無奈。
他有那麼可怕嗎?
……好像在褚心目中,他就是這種形象吧,惡鬼什麼的。

「過來。」
颯彌亞勾起唇角,招小狗似的勾了勾手指。
無論他們過去是什麼模樣,或許只有維持過去的相處方式,才能讓褚不那麼難過。

「什麼、麼?」颯彌亞瞇起紅眼。
……這傢伙居然給我後退了。

「我說,過來。」

「……是……是說我嗎?」
連一臉驚恐的模樣看起來也是那麼可愛。他大概是病了。
啊不然這裡是有別人喔?

颯彌亞懶懶的靠向身後鬆軟的枕,漾出一個頗具威脅性的笑容。
認識他的人都明白這是他瀕臨怒氣爆發前的倒數計時,而顯然不會有比褚冥漾更明白的人了。

「你已經讓我說第三次了,過‧來。」
最後兩個字他是咬著牙齒說的……接著就看見褚冥漾的臉就從驚恐唰一聲慘白,接著又變成一副聽天由命的悲壯表情戰戰兢兢的走向床邊。

看著他無辜可憐的小臉,颯彌亞笑開了。
至少他們有一個不錯的開始。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