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member 01.



從來沒有見過他那樣子的眼神,就連初次見面,他都沒有那樣看過我。
我原本以為只要學長醒來,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都能平息,現在想想那時候的我實在是太天真了,按照過去的公式通常在鬆一口氣的時候沒有例外有有更衰,顯然這次我放心的太早了。

我原本的期望和盼望,都在一瞬間粉碎。

「冷靜下來了嗎?」
我呆呆坐在空診療室的床上,有個人走進來把溫熱的濕毛巾啪地貼上我的眼睛。
我喃喃的向他道謝,乖乖的接過毛巾擦起自己狼狽不堪的臉,覆蓋上紅腫的雙眼,閉了閉眼眼眶還是在一次無法抑止的灼熱。

我真的沒有想過,會從學長口中聽見那三個字。
俊麗的白皙面孔冷傲如昔,那雙紅寶石的眼睛卻只看得見陌生銳利的探尋目光。他不認得我。我等了他一年,但是現在,他問我「你是誰」。

為什麼?

擦了擦黏答答的臉頰,我抬起頭把毛巾遞回去,「謝謝……」然後我僵住。

「不客氣。」戴眼睛黑色仙人掌陰側側地笑了笑,四周的空氣突然降下好幾度,驚悚片裡連續殺人魔出現時的陰森氣氛差點沒把我再嚇哭。我忍不住確認了下逃生出口:一般而言醫療班的診勞室沒有窗戶,門是關上的而且在他後面。
……我不想不明不白死在這裡啊。
下意識的往後方縮了縮,但是黑色仙人掌似乎沒有要離開這裡的意思。
由於感覺繼續讓他盯下去我身體的器官大概會有分家的危險,我戰戰兢兢的望著他講話:
「那個……學長他怎麼樣了?」

剛才一瞬間的失控後就被夏碎學長拉走了,甚至沒有來的及讓藍袍檢查,擱在身體兩側的手指縮緊。我想見他。
腦子很亂,明明之前跟著藍袍身邊聽他們設想過任何狀況,我以為我對能發生的事情都有心理準備了,但當那一雙熟悉到夢中都見到過紅眼注視著我,很簡單就能讓我崩潰。
「喔,靈魂的接合狀況穩定,已經又睡過去了。」
九瀾大哥異常正常的回答完我的問題就不再說話,感覺很奇怪,雖然還是一樣陰森森,但今天他和平常不太一樣,就像現在他在這裡,好像只是單純在這裡而沒有打算偷什麼人的器官。

一時之間我有點忘記我在哪裡,閉上眼睛就看見學長的臉和他的眼睛,太陽穴的位置一抽一抽的疼。我把拳頭握緊,然後慢慢放開。
沒有事的。我告訴自己。

「九瀾大哥,學長為什麼會失憶?」眼睛看著地板,我竭力忍住自己的顫抖問道。
像失憶這種狗血到極點的劇情不是只會在八點檔偶像劇或是言情小說出現嗎?以前還覺得扯到極點,當這種事情真實發生真的一點都不好笑。
尤其,是發生在他身上。

「褚小朋友,你似乎有點誤會了喔,冰炎殿下他並不是失憶,」九瀾大哥說,「他只忘了你。」

「……什麼?」我完全不敢置信猛然抬頭,九瀾的眼睛透過鏡片從烏漆嗎黑的長髮下看過來,看不出什麼情緒,
「如你所見,他不是完全失憶,而是喪失了一部分的記憶。醫療班從未有過成功復活精靈的紀錄,所以我們無法斷定這是否屬於正常現象,也不知道有沒有恢復的可能,也許只是暫時性失憶,但也可能一輩子都想不起來。」

我睜大眼睛看著他,一時之間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笑話。我想起賽塔說過:「我想他們並不懂其中不同的地方。」精靈和其他種族是不一樣的,所以學長能夠用有別於慣例的方式復活,但是卻忘了我?
……就算是如此,為什麼會是我!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