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被威脅到這種地步,但並不代表我會乖乖聽話。
我想,這大概是我進學校以來除了向學長頂嘴外最勇敢的行為吧,雖說比不上學長但被激怒的千冬歲老實說還是蠻恐怖的。
在保健室意思意思睡了幾個小時,起床時已經是凌晨時分。保健室不像醫療班,有時候晚上過去的時候還鬧哄哄的像白天,這個時間靜得嚇人。

「漾漾小朋友,去哪裡啊?」
我甚至還沒離開門板一公尺輔長的聲音便幽幽飄來,獅子頭突然出現在我身邊,早就有心理準備但是還是嚇到的我只是整個人貼到門板上,一臉無辜的,「我只是去上廁所。」
尿遁永遠都是最好的藉口,不管怎麼樣不可能不讓人上廁所吧?

輔長考慮的時間久到我以為他真的那麼打算,一臉沉思的表情放在輔長臉上很是怪異,看來千冬歲給他的心理創傷(?)不小,而且很明白輕易放我離去的後果……也有可能千冬歲提點過輔長,要他不准我踏出房間一步。
就在我真的以為大概得學習被困在醫療班的眾多前輩們敲牆逃走時,輔長卻突然開口了。
「天亮前記得回來啊,不然會被千冬歲殺掉喔。」

……是我會被殺掉,還是輔長會被殺掉呢……我愣了下,跟輔長道了謝乾脆直接掏出移動符抓緊時間落跑。
其實輔長不是笨蛋,只是蠢事做太多,常常會忘記他好歹也是醫療班首領的左右手,只是外表真的看不太出來。

不過我想他是很清楚我想做什麼,才會那麼輕易放我離開。
我想去的地方,從來只有那個人身邊,比起讓他護在身後保護,我更想要與他並肩而行,即使到現在這種地步,我還抱持著,總有一天能夠正大光明站在他身邊的期望。
只有待在他身邊,有才有那麼一點,我的妄想能夠實現的錯覺。

輔長朝我揮揮手,目送我消失在法陣中。



清晨三點半,醫療班。

說實在我沒有在這種時間來探望過學長,所以也不知道有沒有什麼探病時間的規定,但為了避免還沒達到目的就被拖回學院,我直接將移動地點設在學長病房門外。

安置特殊情況的重症病患病房,事實上據說學長一個佔據這整整一層樓,因為身分特殊要是真出了什麼事藍袍們切腹也不能跟冰牙族交代,病房看起來簡單但防禦機制是做了十足十,雖然不知道是不是錯覺似乎大多陣法是為了防止學長逃跑用的。
我還是覺得會把學長擺在這種地方估計是因為人煙稀少,避免一天到晚有藍袍假借名義跑來看學長惹得大魔王不爽,到時候病房被掀掉不一定能夠獲得賠償,我想真該在門口貼個「內有惡犬」免得有人誤闖最後逃脫不能。

一邊進行正常的腦袋運動,我輕手輕腳的推開門。其實我可以再晚一點來的,甚至在任務結束後也可以,不用特別選這種時間。但是心裡想見他的念頭一起來,無論如何沒有辦法壓抑下這種心情。
如果不需要面對清醒的學長,我的心理壓力會少一點。先把該做的紀錄和藥劑換一換,接著被千冬歲摧殘吧……昨天的任務已經被千冬歲KO掉了,不知道冥玥那裡知道了是什麼情況,今天多努力一點的話,能夠戴罪立功嗎?

但當我看清楚房內的景象,我反射動作是直接甩上門,驚覺自己做了什麼後又把門再打開來。
……我幹嘛又把門打開,裝做什麼事也沒有走開不就好了嗎(泣)!

病房裡,靠坐在床上的人一臉莫名奇妙的看著我,眉頭緊皺著手裡捧著一本磚塊書,顯然是該死的清醒著。
為什麼會醒著!
清晨三點半!老大!
學長你什麼時候變成夜貓子了我怎麼不知道!
我張大眼睛手足無措的呆在門口,這時候學長的眼神強烈的散發出「我就是睡不著你有意見嗎要是敢找人來你就……」的威嚇訊息,於是我只能可憐兮兮的關緊門,緊張的接受學長的瞪視。

學長看著我,我看著學長。
敵不動我不動……

他紅色的眸微微瞇起,「有事?」他在等了一會兒發現我沒動作也沒聲音,放棄了眼神交流淡淡的問道,改用一種無法形容的目光注視一時間根本忘記自己跑來幹什麼的我,手中不知名語言的書本翻過一頁。

「就……」我保持著手足無措,「來看看……」
現在感覺像被蛇盯上的青蛙。我悲哀的想道,斷斷續續說到這裡就說不下去了,一襲熱氣湧上頸脖,笨蛋啊!我暗暗的暗罵自己,學長根本不會在意自己來不來,就算沒有我也會有其他人處裡學長的事情,我其實是這裡多餘的存在……
只是自己私心的想要看看他,想要待在他身邊。

匆忙轉身開始例行的工作,我尷尬的用行動掩飾暗黯淡下來的心情,避開學長此時無比灼熱的視線……他一定覺得我很奇怪。
抓起最近的一顆飄浮泡泡依照月見寫下的指示調整劑量,放置在板子上手指有些顫抖,我捏了捏自己穩住筆跡,死死瞪著幽藍色藥劑試圖忽視旁邊人的目光。
空曠的病房立刻安靜下來,空間裡似乎連冰冷的空氣都沉默了起來,只剩書頁翻動的沙沙聲提醒我他還醒著,一舉一動都被他看在眼裡,明明什麼事都沒有我還是動不動被一些細微的聲音驚到跳起來。

手忙腳亂和新被擺在病房中據說對恢復有良好效果的植物搏鬥,身後那一片安靜的空氣和自己僵硬的姿態都無時無刻提醒著我自己,學長竊聽不到我心裡的聲音了,他不可能會知道我在想什麼。
但就連背對著他我都能感覺到他注視我的目光,讓我緊張的手心出汗,隨便移動四處飄動在房內的藥水泡泡,雖然已經尷尬的不知道該做什麼才好了,我還是想盡量待久一點,一點都沒有離開的意願。
學長在這裡,好好的,雖然不記得我了。
他忘記了,但是我記得。

我想待在這裡,他的身邊,不行嗎?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