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漸在心口中膨脹、幾乎溢滿而出的情感,因為從未經歷而惶恐不安。
最後颯彌亞選擇了逃避,堆砌起美麗的願景和滿口道理的理由欺騙自己欺騙別人。

收緊了手指,手中的玻璃杯喀喀喀的發出悲鳴,他忍不住惡作劇般驀然側頭抬眸迎上褚冥漾的視線。
看見黑髮孩子慌慌張張嗖地轉過頭,耳根微微泛紅,颯彌亞若有似無的扯扯嘴角,心情似乎沒有方才那麼緊繃。
原本連一丁點的關心都是奢望,但得到了想要的,卻又再貪求更多。兩人的關係才緩和了一點點,他就想要在靠近他,在和他說一點話。
人果然是貪婪的生物嗎?
如此避之唯恐不及。想要讓他成為自己的,果然還是太過分的要求嗎?

和褚冥漾所處的西瑞雷多吵鬧到幾乎暴動的白園另一端,安因、夏碎、戴洛和賽塔等人所在的這邊反而和平的像是另一個世界。
等到颯彌亞終於回神注意起這一端對話的情況,發現這一端進行和平閒聊的年長組們不知何時停下了對話,目光聚集到從頭到尾沒專心在話題上的王子殿下。
只差沒翹起嘴角偷笑了……颯彌亞紅眸一瞪,氣勢壓過了眾人心照不宣與欲言又止。
「幹啥?」
隱約的怒意挾著冰冷的語氣砸下,不想被冰塊砲轟的眾人又是咳嗽又是飄忽開視線三言兩語的裝做什麼事也沒發生,但夏碎眼中若有似無的笑意很有效的激怒了他。
這些傢伙,說好聽是打著關心的旗子,其實是等著看好戲吧啊啊?

白園的另一端吵鬧的就像另一個世界,西瑞和雷多的吵鬧讓雅多忍無可忍的起身,颯彌亞無動於衷,安因和阿斯利安沒看見背後一團混亂似的打開了新的話題。
似乎無論過多久,某些人還是像小孩子一樣,吵鬧起來完全沒有顧忌,雖然颯彌亞這幾年很少參與他們各式各樣節日理由辦起的聚會,但有時候會從像賽塔或是安因等人的口中知道聚會的情況,像是特地說給他聽一樣。
反正友人之間對他的心思心知肚明,颯彌亞索性調整了坐姿正大光明面朝著小學弟的方向,要不是怕對方落荒而條颯彌亞甚至考慮過做到他的身邊。
就像他遺失的過去一般,以保護者的姿態待在他的身邊。

由於兩方小團體有些距離,所以等到颯彌亞接個電話回過頭發現褚冥漾的臉色紅到不對勁的時候已經完全來不及了。
「是誰把酒帶進來的?」

隨著壓抑怒意的低吼,颯彌亞臉也差不多黑了。
他只不過轉移一會兒注意力就看見小學弟醉倒在獨角獸懷中的模樣。小小的臉蛋被薰得通紅,緊閉著眼睛直往式青懷裡縮去,手裡還捉著對方袖口,看得颯彌亞是一肚子的火。
一腳把同樣醉死的獨角獸踢走,直接橫抱起細瘦身體還不忘往人形的猥瑣獨角獸再踩上兩腳,他忍他忍很久了!
而當他踩完踹完,感受到手臂間的重量與溫度時,颯彌亞忽然有點傻了。

他在幹什麼?
「冰炎,」另一旁傳來夏碎的聲音,他的搭檔微笑,嘴角比平時多了好幾度的弧度,一邊俐落地將同樣中招醉昏過去的千冬歲攔腰公主抱起,揚起的唇角包含大多數的好心情,「你送褚回去吧。」
颯彌亞讓一瞬間的心慌分了神,猶豫間夏碎已經打開移送陣從原處消失。他茫然的發愣,軟軟靠在鎖骨旁的溫暖呼吸令他異常緊張,手心裡的重量讓他一方面捨不得放手,一方面想落荒而逃。

「亞殿下,」身旁傳來輕輕的聲音,是賽塔,「漾漾就拜託您了,我送安因回房。」他略帶歉意意有所指地望向倒在一邊的天使,細細的綠眸微微瞇起。
颯彌亞冷靜的面具下只覺一陣僵硬,手下有些不穩的勉強維持了表面的鎮定,「……我知道了。」
想來剩下那些圍觀的朋友們完全不用指望了,他都不知道袍級的日常生活貧瘠到必須要八卦同僚的感情世界來當作娛樂,真想戳瞎那些空氣中興致勃勃到有些熾熱的目光。

他用眼角朝翹著嘴角說著像個男人吧冰炎!的蘭德爾投去凶惡的一眼,張手打開移送陣。
懷裡的孩子安穩的緊閉著眼睛。他其實也是,不想讓其他人如此碰觸他的吧。



以年齡看來,他好像輕了點、瘦了點,清秀的臉蛋與他那擔任巡司的胞姊愈發相像,但除了輪廓之外,氣質上沒有一點相似之處。

想起褚冥玥不留情面的冷凝面孔,颯彌亞皺起眉,驅散心中想起她而湧上的不悅,她到底是褚冥漾的親姊姊。
不湊巧的想起了前幾天在校園偶遇她的情景。兩人沒有對話甚至沒有朝對方走近一步,但相隔著一段距離交互的眼神已經說明了很多事情。
他還是不喜歡這個女人。
颯彌亞小心翼翼護著懷中熟睡的孩子不上黑館長長的階梯。天曉得他不是沒抱過人,有時在任務中也會幫忙運送傷患之類的,從來沒有哪一次像現在這樣戰戰兢兢害怕對方受到一丁點兒的碰撞驚醒,颯彌亞就覺得這輩子沒這麼小心過。
他感受到四周若有似無的視線,不過那不在他的關心範圍之中。

三四年一眨眼便溜過去了,褚冥玥當年的冷言冷語始終環繞在心頭揮之不去,如今如此靠近的看見褚冥漾安詳的睡臉,颯彌亞只覺得胸口一陣緊縮的疼痛,緊閉的雙眸遮去那對黑曜石般的美麗眼睛,他不會不知道那雙眼睛裡埋藏了多少苦楚與壓抑。
他在這個世界生存,承受著很大的壓力。眼看他的笑容勉強,颯彌亞也像是在心上壓了塊石頭,不時為他的壓抑而疼痛。
他有時也懷疑,難道真的像冥玥所說,讓他離開這裏做個普通人才是真正對他好?
那只是很小的機率在颯彌亞腦中一閃而逝的想法。
褚冥漾也許不像他,不像他姊姊也不像他的好友們,光芒耀眼強大而充滿存在感,褚是未經琢磨尚未雕琢成形的寶石,或許一開始不太起眼,但經年累月沉澱的美到最後是能夠超越那些有著更好出身與地位的袍級。
當初在醫療班關心則亂,再加上褚冥玥的確有那個資格去質疑自己對褚的影響,那時候的颯彌亞沒有反駁她。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