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到褚冥漾重新回過神來時他已經被送回黑館,未開燈的房內幽暗而寂靜,窗外的天空是一種深邃的紫黑色。
  褚冥漾坐在沙發上看著自己的手。方才那人要離去時他情不自禁伸手抓住對方的黑袍衣襬,一想到當時學長臉上的表情他整個人羞愧得頭頂都要冒起煙來。
  掩著面倒進沙發中,他腦袋仍然有些混亂。下午在公會的事情發生得有點莫名其妙,但又不至於不真實到讓他覺得是一場夢。
  抬起手蓋住雙眼,眼前熟悉的黑暗讓他的心臟稍微平靜了下來。
  褚冥漾一直認為自己算是世界上少數了解颯彌亞‧伊沐洛‧巴瑟蘭的人,過去是如此學長失憶後也不曾改變,而兩人形同陌路後則是以每年五個百分點的比例下降──這是千冬歲提供的數據。
  總而言之,褚冥漾有信心他至少能對學長的行為處事掌握七成以上,這是他引以為傲的,藏在心裡的小秘密,即便兩人的交集曾經稀少到幾乎沒有的地步,但總有那麼一點讓他覺得自己是特別的、他比其餘的人,更加了解這個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
  但不知為何今天下午的學長令他感到特別怪異,從颯彌亞推開那間房門開始他幾乎每幾分鐘就要推翻一次對方在自己心中的認知,整整一個下午接連遭受打擊之外是小小的失落與深深的疑惑,情緒起伏五味雜陳得甚至沒有辦法讓他因為與對方的親近而開心。
  學長壞掉了嗎?自從被半拖半拉離開公會(圍觀袍級若干)後褚冥漾無時無刻都在思索這個已經許久不曾出現在腦中的問題,以至於完全對外界失去了抵抗能力。
  他們一起在吃了午餐(氣氛詭異),一起逛了左商店街(目的不明),甚至順手解決了任務(目標完全殲滅),直到褚冥漾渾渾噩噩地被送回黑館房間,門板闔上的瞬間才使他終於從這一整個莫名其妙的下午約會中重新找回自己的理智。
  連他這個曾經與颯彌亞朝夕相處的人都不敢相信他表現出來的耐心,雖然在自己被打擊到發呆時瞪過來的紅眼依舊熟悉得令他心驚膽戰。
  即使到了現在褚冥漾仍然感覺不太真實──學長竟然什麼都沒問,什麼都沒說,甚至沒有一點隱忍的怒氣,全然顛覆自己的對他的認知──這種事情發生在學長身上簡直讓他到了驚悚的地步。
  好幾個小時只是看著他的背影便不自覺地跟著他前進,兩人之間根本沒什麼對話。雖然在對待他被裁決隊調查的這件事情上平靜得不可思議,但總體而言的行為舉止仍然是那個人,褚冥漾不需要思考也直覺得出對方下一步的動作。
  兩個人沒什麼對話,因為不需要對話。
  殘留下來的不只是眷戀的心情,還有近乎於本能的默契。

  從出公會到回黑館所有行程的一路上他都走在颯彌亞身後,他幾乎是著迷地將目光黏在那個人身上完全沒有辦法離開,本就高大的背影似乎比記憶中更挺拔帥氣。跟在對方身後恍惚的有一種回到過去的錯覺,雖然那時候的回憶只有自己才記得了。
  這已經是多久沒有過的事情了?
  近在咫尺一伸手就能觸碰到的距離,抬起頭就能親吻的距離。
  是不是只有他還在踟躕不前,只有他被禁錮在回憶中無可自拔。
  現在重新開始的話,那些過去的只有他記得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只有他一個人在乎了?
  褚冥漾覺得自己根本是被虐狂,放著溫柔的學長不要偏要那個愛巴他頭暴躁又暴力的恐怖黑袍。
  幽靜的房中只聽得見自己呼吸的聲音。
  心不在焉在沙發上滾來滾去,澄澈的黑眸覆上一層迷網,瞳孔茫茫然的沒有焦距。
  他不相信學長沒有看見那段影像,連他本人都百口莫辯,單純喝咖啡誰相信?而天知道那麼神祕萬能完全沒有被安地爾發現的錄影系統怎麼會沒錄到聲音。即使那段影像在他看來牽強到莫名其妙,在有心人手中還是個方便利用的道具、從他那麼輕易地被帶去裁決隊就能看來原本他應該不可能那麼容易地離開。
  既然人都已經找來了想必已經瞭解了前因後果,那是為什麼、什麼都不問……?
  覺得心情有點焦躁,對方臨走前觸碰過的頭頂髮梢似乎還留著溫度的錯覺使他從心底湧上一股渴望,想要立刻到他的身邊,想要讓他那雙溫度不高但讓人安心的手擁抱,撫平所有的不安。
  抱著自己的腿,側著頭黑髮掃過他的眼睛。褚冥漾閉上眼睛。
  有很多事情,錯過了就再也沒有挽回的機會。
  儘管這幾個禮拜來堅持不懈地施行著類似於跟屁蟲和跟蹤狂一樣的行徑,卻沒有糾纏不休到令人抓狂的地步,即使是這樣子不符合他個性的行為,學長依然天賦異稟地有著野獸般的直覺,無論如何都不曾做出讓自己無法忍受的事情。
  為什麼當初那麼冷酷地拒絕,如今才討好一般地做出彌補一樣的事呢。
  好幾個為什麼,褚冥漾得不到答案,也沒有勇氣去問任何人。
  為什麼要忘記我呢。
  他覺得自己面前有一道牆,除了自己,誰也不知道,即使心裡在怎麼喃喃說著「喜歡」,他還是沒有辦法把過去從心裡面趕出去。
  胸口空蕩蕩的感覺越來越鮮明,褚冥漾慢慢蹭上床蜷起身子,感覺有點冷。
  睫羽顫了顫,眼眶中的水光最後還是沒有落下。是誰說過哭泣的時候沒有人在身邊就沒有意義,何況他早已經過了能夠任性哭泣的年齡。
  有些他該背負的使他再也沒有任性的權利。
  ……褚冥漾最後閉上雙眼之前,對著只隔著一道牆的人輕輕地說晚安。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