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炎殿下最近心情不佳,是全公會的人都知道的事實。
  冰炎殿下在追求妖師一族的褚冥漾,也已經從亂七八糟的猜測升級到幾乎證實,從負責褚冥漾的小巡司哭哭啼啼哭訴被惡魔巡司及冰炎殿下先後恐嚇的血淚歷程可見一般。
  而颯彌亞本人不知道從哪一天他開始很難掌握褚冥漾的行蹤,甚至一部分得到的情報都是一些假消息,恐嚇無辜路人未果後最可恨的是問到一些熟識的黑袍對方還會幸災樂禍給你看,讓他近來跟褚相處下來平穩不少的脾氣又比等比級數上升。
  暴躁之餘他認真地想過是不是有必要去找褚冥玥打上一架,除了她和她背後的妖師本家,颯彌亞想不到有誰無聊到這種地步,有這種膽子的人也不多。
  對褚的事情他真的是被氣到沒脾氣了,乾脆趁這段時間處理煩他很久燄之谷的爛攤子,三天兩頭跑到學院來找麻煩,颯彌亞深深覺得燄之谷的教育大概出了問題。
  但是今天他從早晨就有些心緒不穩,打給千冬歲也只知道褚今天出了任務,但是不確定內容和地點,他有些煩燥,卻拿夏碎這個寶貝弟弟沒辦法。
  「冰炎!」
  當他走進黑館大廳還沒決定該殺去妖師本家還是去公會找巡司麻煩,黑館門口猛然打開走進了幾個人,是早晨去公會回報任務的夏碎和安因。
  「發生什麼事了?」
  颯彌亞莫名地看著幾人,除了在任務中很少看見自家搭檔嚴肅的表情,他突然有點心慌,情不自禁地想起褚。
  「誰需要這傢伙的幫忙。」一個不屬於他們的聲音突然說道。
  夏碎看似不悅地朝後看了一眼,難得的嚴厲,「現在不是任性的時候,先把褚帶回來才是要緊的。」
  黑髮的女子撇嘴,颯彌亞才看見那個抱著手落在最後頭的人竟然是褚冥玥,心裡面的不安高過了其餘的情緒,他皺著眉驀然站起快步走到門口,「褚怎麼了?」

  同一時間,處地不明的褚冥漾嘆了一口氣。苦悶地第五次放下手中的幻武兵器,環顧著四周陰森的氣氛,默默詛咒著害他跑到這種地方來的安地爾。
  本來只是很簡單的團體探查任務,但當他們幾個白袍進入任務範圍的洞窟後那個男人突然出現把他傳送到伸手不見五指的內部區域,害他現在膽戰心驚得不知該擔心自己還是該擔心那些無辜的袍級,繞了好一會兒四周都是一模一樣的景象,要不是還有老頭公和米納斯他覺得自己都快要幽閉恐懼症了。
  天知道那個藍髮變態想做什麼!
  整個區域內唯一的光線是他用符咒召出的發光小鳥在身周亂飛,褚冥漾幽幽瞪著光圈外看不見盡頭的黑暗,心裡默默詛咒安地爾喝水噎到出門踩狗屎。
  「米納斯,真的找不到出路嗎?」
  『主人,這一塊地區被鬼王貴族下了高級封印,破解還需要一點時間。雖然有點麻煩但是不會對生命安全造成危害。』
  「好吧……」
  按照正常程序任務中的袍級和巡司失聯一定時間以上就會上報公會,有閒暇或是路過的其他袍級就會進行搜索,算一算時間也差不多了,但他還是隱隱有些不安。
  褚冥漾明白安地爾那個傢伙除了他感興趣的人之外不曾手下留情,他一直在想那些白袍是被丟在路口還是一起傳送進來了,隨著時間流逝別說其他人連那個變態鬼族的影子都沒見到一個,心裡開始越來越急迫。
  就在他焦躁地考慮是不是以暴力手段直線突破石壁逃出去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一聲輕笑。
  他立刻向旁一躍往發聲處打了一槍,真正看見那個人影卻是在另一個方向。
  「找我嗎?」藍髮的男人輕笑一聲,語氣輕鬆得像是在路上偶然碰見。
  ──神經病!要不是你把我傳到這鬼地方誰要找你啊!
  見褚冥漾一臉見鬼的表情,安地爾仍然是一臉興味,無視褚冥漾手中瞄準著他的幻武兵器,輕快地走到他面前身手撥弄那柔軟的黑髮,望著小孩一臉的警惕玩味地湊到他耳邊,像是要說悄悄話一般。
  「你──」
  一句話的第一個字還只是一個氣音,褚冥漾突然感覺後領被重重一扯,一時間天旋地轉再回過神來時才驚覺自己跌進了某人懷抱之中,一隻手像是想將他嵌進自己身體一般鐵錮似地保護性圈在腰間。
  褚冥漾不可思議地仰頭望向那個銀髮紅眼的人。那個人另一手的長槍直指躍到另一頭的鬼王貴族,看上去怒火衝天,氣勢洶湧。
  「──給我離他遠一點!」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