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暑假肉本新刊,嗯是有劇情的肉本................
(架空校園、肉本風格(?)、HE←還有什麼TAG之後再補
副CP:夏千、休利
(悶騷禽獸學長x天然呆好拐學弟你追我跑的故事。





楔子



他知道在很多很多年後,他還會記得這一個曾經深深掩埋在心底深處的畫面。

那是在他升大二的開學前夕,夏碎的直屬學弟因為沒抽到宿舍而可憐兮兮的投靠自家學長。不湊巧的是夏碎老家正好出了事情非得回去一趟,接著冰炎都沒搞清楚是怎麼一回事安置小學弟的任務就落到了他身上。

憑著他是藥師寺夏碎獨一無二的好友──放屁!
想到一臉「交給你我就放心了」的欣慰笑容邊拍著他的肩膀揚長而去的夏碎,冰炎就有一種破壞些什麼的衝動──就算如此冰炎還是得在開學前替這素未謀面的麻煩學弟找房子。

他討厭小鬼。
這就是為什麼他拒絕代導大一新生的原因,無論是糾纏著他不放的母蒼蠅還是看見他就用目光攻擊的男性他完全沒有一丁點照顧的意願,校內傳言他有多難搞多刻薄高傲都無妨,反正那些人從來都不曾在他關注範圍之內。
只是這麼說來夏碎似乎接手了他拒絕的那個學弟──一個無論從外表學歷過往皆無絲毫特殊之處的黑髮少年,名叫褚冥漾。註冊資料上的微笑照片像是某種怯怯的小動物,當初沒有飼養什麼東西的意願所以用關係乾脆地推掉了。
看來似乎照顧那孩子本來就是他的責任,只是被逃掉轉了一圈還是回到他身上。冰炎嘖了一聲還是沒有拒絕,似乎同系學弟看護一下是身為學長的職責。

事實想起前一天電話裡軟糯的嗓音又有一點期待和好奇,側面了解了一下真難想像現在還有這種性格的大學生,心情也沒有想像中那麼差勁。

他和褚冥漾約好下午兩點在夏碎的公寓見面,小學弟暫時佔據了夏碎家的客廳當房客,但是夏碎已經一大早搭火車回故鄉,留下一大早被電話叫醒強迫送車外加叮囑照顧學弟渾身充斥黑氣的冰炎。
至於冰炎問起夏碎為什麼那麼放心留褚一個人在家裡?夏碎是這麼說的。

「他沒被人拐走就不錯了,我唯一需要擔心的是他會不會替陌生人開門被抓走賣掉。」
當下聽著夏碎輕笑的聲音他是挺無語的,畢竟人家好歹錄取了他們這間國內一等一的私立大學,再怎麼說也不會是腦袋空空的愚蠢小孩。

至於等他真正認識褚冥漾之後怎麼去驗證這句話的真實性已是後話。

只是當時在那個時候,冰炎第一眼見到褚冥漾時並沒有心思回憶起好友的這句話;應該是說,他全部被那那一天才是親眼見到第一面的黑髮孩子奪去了所有心魂。

柔軟的黑髮服貼在少年白皙的面龐,粼粼的黑色眼睛是深邃無底的深淵,他只看一眼便萬劫不復。
那其實只是再普通不過的景緻,但是那個瞬間,在他眼中已是永恆。


──你相信一見鍾情嗎?









我相信。













作者:
肉本,這是肉本不是另一本的內容相信我............................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