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在接下來好幾天的時間褚冥漾都在思考他是怎麼把自己搞到這種境地的。

  那一天他在短暫的昏厥後在重新換好的床單上甦醒過來,冰炎似乎在房間的另一頭換上外出衣服。他不認為對方從他僵硬的身體沒有發現他已經清醒,那個一個小時前還侵犯著他的男人卻只是在他耳邊落下一個吻,出門上課。
  六神無主的他不肯留在充滿情事後曖昧氣味的房中,找到自己洗好烘得熱呼呼的衣服後便選擇落荒而逃。

  身為一個男性,在被如此對待後他不是沒有想過對冰炎興師問罪,雖然那樣的念頭在升起一咪咪後千冬歲無意間的一句話便使他打消了念頭。
  「聽說冰炎學長今天心情特別不好呢,不知道是哪個白癡又惹到他。」
  對不起我就是那個白癡……
  不對,我為什麼要覺得面對他太可怕而退縮啊啊啊啊啊啊!

  千冬歲在隔天向他道了歉,表示很抱歉那一晚必須讓他借住別人家。其餘的事情卻沒有完全做出解釋,每當他鼓起勇氣吞吞吐吐想詢問那晚他看見的景象時都會被千冬歲有技巧地轉移話題,這也讓他堅定了尋找另一個居住處的想法,那什麼,不是有人說妨礙別人談戀愛會被馬踢?

  但比這更重要的果然是另一件事情。
  這幾天中雖然有回想到一些些模糊的畫面,但褚冥漾想破了腦袋都搞不清楚那天晚上他被灌醉之後發生的事情,本來說要等安因下班借住一晚,怎麼就跑到了學長的床上,當然也沒膽子向任何一個人詢問,深怕聽到自己難以接受的回答。
  學長對他……
  每當想起那人毫無瑕疵的臉蛋,褚冥漾就會感到臉上的溫度不正常地上升,連忙搖了搖頭想甩掉腦中出現的畫面,不想讓人發現自己臉上不自然的紅潤,他只能面朝下用冰涼的桌面降溫。
  不過話說回來,學長的身材真好,以前穿著衣服的時候根本看不出來有肌肉……
  「?」
  友人疑惑地望著他砰砰砰地用自己的腦袋撞擊桌面。

  即使是非自願發生他還是在那場性事中得到了快感,而那令他感到羞恥的部位也隱隱作痛了兩天,這也使他在那一天之後無所不用其極逃避與冰炎相遇的可能,為了避免對方找上千冬歲,他甚至輪著住在其他友人的宿舍中。
  個性單純的少年深深對自己內心深處的想法感到無地自容──是「無法面對」而不是不想面對那個人。

  直到這一天距離那晚四天後的系選修,當他赫然發現冰炎是這堂課的助教後他完全笑不出來了,要不是這堂課的教授是出了名喜歡課後點名,他甚至考慮過尿遁。

  冰炎似乎剛進門就發現了褚冥漾的存在,餘光清晰看見那孩子表情一僵,也不知道轉開目光就這樣直勾勾呆呆注視著門口的方向,讓身邊的女孩喊了好幾聲才慌慌張張回應。冰炎在心裡對他的反應搖了搖頭,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事實上無論是落荒而逃還是這孩子現在的反應,無不在他的預料之中。這個不過相處了半年多的孩子單純得令人憐惜,不然也不會被他身邊這群牛鬼蛇神般的同學與同僚戲稱為吉祥物,更重要的是心思太容易被猜測,要挖個陷阱或是給他下套簡直易如反掌。他原先也想過單刀直入地坦白是不是會比這種方法來得簡單獲得少年的愛情?但已經發生的事情無法迴轉,而他習慣用實力證明一切。

  越接近下課時間褚冥漾的神經就越發緊繃,就在放課鐘聲響起的那一刻他感覺自己全身的肌肉蓄勢待發,只待教授宣布下課得那一秒率先離開教室,逃得越快越好。再重新見到學長的那一刻他發覺自己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不願意思索緣由從小到大的鴕鳥性格只求遠離這個人,越遠越好。

  「褚,過來幫忙收拾。」
  ……很不幸地在離開路途中不小心經過了目標物的視線範圍一句話就決定了他的生死,褚冥漾像被蛇盯住的獵物一般僵立在原處,他敢說不嗎?身為助教的冰炎的確有資格對他發號施令,但若要說他不是因為那一晚才只留下他一個人褚冥漾是完完全全不相信。

  「那個,學長,我們等等班上要開……」他還想垂死掙扎。
  「漾漾~你整理完到系學會去喔,今天要討論園遊會的攤位項目!」
  「……好。」
  最後一絲希望也被殘忍地掐滅,不知道他能不能活著回去見他們啊?

  時間滑過五點十分,人聲嘈雜的走廊逐漸歸於寂靜,除了下課時間結束之外也是因為這一層的教室在五點之後就沒有課堂使用的緣故。

  他在喧鬧至沉寂的環境裡只覺得腦中亂糟糟,讓自己分心在手下的事物上盡量不去思考如何面對冰炎這件事情,專心致志到完全沒發覺寬大的教室已經在胡思亂想的途中徹底人去樓空,只餘他與冰炎兩人。

  當褚冥漾憋著一口氣收拾完講義一抬頭,正好看見冰炎將教室門鎖上的一瞬間。要說他當時的心情驚慌失措也不為過,褚冥漾眼睜睜瞪著男人一步步朝他走了過來,耳邊只剩下自己的心跳鼓動得聲音震耳欲聾,手腳緊張得發麻;但很奇怪的是,褚冥漾到了此刻逃跑的意願隨著他的接近反而越趨減緩,雖然說仍然不自覺地往後退。

  冰炎像是被他直愣愣的姿勢氣笑了,「你不打算跑嗎?」
  正常人應該都會跑的吧?
  褚冥漾默默在心中回嘴,他覺得學長現在那種似笑非笑得表情就像在說:這幾天不是躲我躲得很歡嘛?再躲啊!再躲啊!
  但是……
  果然還是沒辦法忘記吧?
  睫毛顫了顫,褚冥漾唾棄無法忘懷那一晚的自己,以及他心中一直努力想去忽略的隱隱的期待。無法對這人產生怒氣,無法義正詞嚴地指責這個人。

  冰炎的好友藥師寺夏碎是褚冥漾的直屬學長。事實上在那件事發生前的半年間,很多時候照顧他的人是冰炎,而不是身為系學會會長事務繁忙的夏碎,偏偏他是那種特別需要人操心有些小自閉的性格,因為如此很長一段時間他都被夏碎託給冰炎代管,成為他一條甩不掉的小尾巴。
  這個人,有著俊美絕倫的外貌和難以用言語形容的壞脾氣,該揍人時他會毫不留情地巴在他的後腦杓,該罵人時絕不忌口,多毒舌的形容都有可能從他形狀美好的薄唇中吐露出來,但這個人責任感十足,在最一開始的一個月幾乎走到哪帶他到哪,即使不耐煩也會反覆回答他不明白的所有問題,替他處理好所有的一切。
  他還記得兩人第一次見面是在他的住處,那人就佇立在落地窗前,回頭與他對話。那一眼在褚冥漾眼中就像一幅畫一樣,當時只覺得這個人好看得不像真實的人類。

  這樣的冰炎在那一天將自己勃起的性器貫入他的體內,肆意享用他的身體,在他最私密的地方留下無法抹滅的痕跡。

  他並不否認自己一直對冰炎很有好感,所以他一開始對自己產生某種念頭感到羞恥;但無論如何絕對不是以這種方式拉近彼此的距離。
  冰炎似乎對褚冥漾的驚慌失措完全不在意,只是不疾不徐往他靠近。明明從門口到講台的距離不長,在褚冥漾感覺中卻像過了好幾十分鐘。褚冥漾第一次覺得這間教室太過空曠,他甚至只能在這個空間中聽見自己嚥口水及心跳的聲音。

  他眼睜睜看那那張標緻的面龐逐漸變大,出自於某種奇怪的心理,他的腳開始不自覺地往後退,直到感覺自己的後背抵到講桌為止。

  冰炎垂下眼簾凝視著他,眼神淡淡的,那雙眼睛和以往注視他的時候沒什麼不同,但他就是覺得有種被蠱惑的感受,他的心彷彿被對方的手緊緊掌握,高高地提在空中,他的生與死就操控在冰炎手上。

  冰炎冰涼的手指先是劃過他的臉側,沿著因緊張繃起的線條劃過喉結,撚起襯衫最上面那顆扣子摩娑。

  「現在不跑,就再也來不及了。」
  褚冥漾與那雙令他著迷的紅眸對視幾秒,最終仍是難堪地閉眼別過頭,身體卻沒有分毫移動。他在震耳欲聾的心跳聲中感到冰炎冰涼的唇貼上他的頸側,帶著一絲坦然與解脫。
  他是喜歡,這個人的吧。
  被侵犯後倉皇失措並且茫然無比,即使如此他從來沒有怨恨過這個人,這讓他覺得自己可悲得不行。
  他沒有對任何人提起這件事情,即使是千冬歲也沒有。
  是什麼時候開始的?
  不想拒絕他的碰觸、不想將那天的事告訴別人給他帶來麻煩,甚至對接下來將發生的事情隱隱期盼。
  他沒救了。

  「閉腦,別分心。」
  褚冥漾張開眼睛愣愣凝眸與冰炎四目相交,或許是在他眼中讀出了什麼訊息,冰炎嘖了一聲在對方還未及反應的時候,他低下頭,伸出那濕紅的舌頭緩緩地舔去了少年肌膚上的汗珠。
  褚冥漾重新回到了心被高高提起的狀態,這時他才發現自己的襯衫鈕扣已經被解開大半,一對粉嫩的紅點在空氣中微微顫抖。

  眼前那個一向高高在上的人垂下了他尊貴的頭顱,吻上了他胸口。
  「你只需要想著我就夠了。」



    *



  「唔……嗯……」

  光線逐漸黯淡下來的室內,兩個半裸的軀體彼此糾纏。
  冰炎先是在少年蒼白的胸膛極富耐心一個一個留下自己的痕跡,舔舐、輕咬、吸吮,讓褚冥漾渾身發熱,接著脫下自己上衣。

  「褲子。」

  「?」褚冥漾的目光已經開有些朦朧。

  「褲子也要我幫你脫嗎?」

  「!」

  也不等他發表意見,冰炎狂風暴雨般地吻上了他的雙唇,一開始只是挑起他的舌尖,細細地吮吸,接著去舔舐對方的齒列和敏感的上顎,又再次勾住對方的舌尖反覆糾纏。
  手下迅速地褪下少年身下僅存布料,冰炎清晰地感受到指下的胴體因為寒冷和羞愧而哆嗦著,少年淺色的乳尖、柔軟的腰肢、圓翹的臀瓣,無一不充滿了誘惑與青澀的性感,他滿意地看著褚冥漾最無人知曉的一面逐漸嶄露在他面前。
  他幾乎馬上就硬了。
  過去幾日,不管做什麼事情他都忍不住回想起那一夜,柔軟的身軀與那火熱狹窄的管道都讓他時刻回憶起他是怎麼拔掉他的衣服,分開他的雙腿,進入他那緊致的管道。

  冰炎撩起了自己的襯衫,露出他蒼白而結實的身體,將對方抱到講台之上坐好,半個臀部和雙腿懸空,掰開少年顫抖的雙腿擠入其中。
  小學弟的臉蛋紅得快要滴出血來,他的觸撫帶著燃燒一般的灼熱刺激著手下敏感細滑的肌膚,緊緻而富有彈性讓他有些留戀,冰炎接著摩擦色澤紅潤的可愛乳尖,褚冥漾按捺著胸前隱約的快感眼角泛紅的模樣有些可憐。

  親吻從嘴唇轉到了耳垂,褚冥漾覺得冰炎好像是對這個小小的部位情有獨鍾,總是喜歡用牙齒反覆舔咬,似乎想要將他吞吃入腹。少年忍不住發出一聲細微的呻吟。

  冰炎將他的雙腿分得更開,不知從哪裡變出潤滑的液體沾上了手指。褚冥漾背部抵觸在冰涼的桌面,艱難地往他的下身看,只覺得那人將手指一點點地擠進了狹窄的穴口,緊接著慢慢一根手指接一根手指塞進去,同時握住了褚冥漾兩腿間的器官。
  褚冥漾同時發出一聲好聽的呻吟,隨即用力摀住了自己的嘴。他分不清楚兩個部位哪一方讓他感到更難以接受,只能努力地放鬆身體,方便指結的進出,隨著指節的加入空間裡響起了淫靡的水聲,咕啾咕啾令褚冥漾想挖個洞把自己埋進去。

  下身在手指的抽插和彎曲中累積著慾望與快感,小穴一吞一吐咬著擴張的手指。

  直到感受到身下人兒身上的溫度燥熱到全身發紅,他抽出了手指,用硬熱的部位抵住了臀縫之間被充分擴張的部位。
  「很期待嗎?」男人悅耳的聲音愉悅地輕笑,在褚冥漾耳中壞心到不行,「──這就給你。」

  「啊────!」
  話聲落下,冰炎扶住自己的前端,擠進褚冥漾的體內。粗大的性器一杆到底,狹窄的秘穴接納著對方的粗壯的欲望,褚冥漾覺得自己要被頂得失去意識,無法克制自己發出尖叫,將他壓倒在講台上的男人隨即開始抽插的動作,他比上次模模糊糊還要更加清晰地感受這個人將陰莖插入自己的體內,又爽又痛得想哭,隨著欲望每一次的抽出,內壁被帶起奇異又令人倍感羞恥的感覺。

  身前的人在他雙腿之間擺動著腰,肉根來回戳刺他的下身,一記一記快速地打入他的體內,刺激的情潮一波波向他湧來,將他淹沒。兩人相連的地方隨著不斷的磨擦,發出「噗吱噗吱」的淫靡聲音,伴隨著銷魂蝕骨的快感。
  對方的力道與頻率似乎是想將他甬道內的每一處褶皺都撫平,探索到裡頭的每一吋地方,赤裸的身體相貼在一起,穴口更緊地咬住男人的性器。身下原本冰冷的講台桌面已經在摩擦中發熱,褚冥漾臉上已經充滿了淚水,雙手伸直混亂地揮舞著,被有力的手臂一把牢牢抓住。
  「嗯啊!」

  冰炎似乎在上一次的體驗中獲得經驗,無論是抽插的方式還是技巧都比初次顯得更加熟練,至少這一次褚冥漾是被快感擄獲而不是驚恐。
  褚冥漾在短暫停頓的間隙間聽見那人沉重地呼吸著,體內的東西退出去,然後一插到底。緩緩抽出,再把自己深深埋進去,冰炎覺得自己被包住的部位舒爽到想要永遠待在理面。

  褚冥漾一隻手被捉住手腕放置在冰炎的胸膛,比正常稍嫌急促的心跳透過掌心的觸感傳來,讓他知道這人並不像面上表現出來的那麼冷靜;他自己另一隻手伴隨著對方的頂弄去撫慰自己的欲望,口中也隨著發出讓人臉紅心跳的呻吟,這個舉動顯然很合冰炎的心意。
  每一次的進入,褚冥漾的雙腿都在顫抖,想要他硬熱的粗大,希望它更進去,更猛烈地抽插他。事到如今他也知道沒什麼好害羞的,在這人面前他的形象已經無法掩蓋住自己的慾望,與其在理性與慾念中掙扎還不如坦然承受對方給予的一切。
  他已經完全忘記兩人是在學校的教室中進行交合,自己的聲音也許有被其他學生聽見的可能。

  冰炎看見一直發出像小貓叫聲一樣呻吟的少年猛地抽泣一聲,手下加快套弄自己挺立,他知道少年就要釋放出來了。

  「啊啊……!學長……!」

 男人的更加兇猛地操幹起來,汗水沿著擺動的髮絲一點一點滴落在形狀美好的鎖骨上。接著兩人同時登上慾望的高峰,冰炎用力鉗住少年痙攣的身子遽然一插,兩個人的身軀毫無縫隙地緊密糾纏在一起,褚冥漾覺得自己幾乎要被勒死,並且也在冰炎勁瘦的背上留下幾道爪痕。
  在射出之後兩人維持著同樣的姿勢好幾分鐘,冰炎是捨不得那溼熱的甬道,少年則是連推開他的力氣都完全沒有。就在褚冥漾覺得自己要被壓死時,身上的男人微微一抽身,圓潤的龜頭滴著黏稠的液體,就從被操得發紅的穴口中滑出。

  眼前的孩子迷亂地仰躺在講桌上,雙眼尚因高潮的衝擊而無神,少年雙腿以一種撩人的姿態微微敞開,身上佈滿了男人留下的齒印與紅痕,下身穴口淌出乳白色的液體。如此淫靡的景象讓冰炎才剛釋放沒多久的性器很快又高昂起腦袋。
  因為喜歡,才會對他有著無止盡的渴求,對這個人怎麼樣吃都覺得不夠。這算是第二次和這個黑髮少年發生關係,他緊緻的穴口和青澀的反應仍與如處子一般,卻又會在情至深處時隨著插抽的頻率擺動,在情事中顯露出驚心動魄的美。

  褚冥漾才剛回神過來便驚恐地發現那欺負了他好幾個小時的東西竟然又重新恢復了精神。
  冰炎完全不給對方反應的機會,深深吻住少年的同時順著自己的體液抵進他的雙腿之間,封住了他所有的抗議,將他再度捲入情慾的漩渦之中。
  這一次,褚冥漾完全就只有喘息求饒的份了。

  幾個小時後冰炎替累癱的褚冥漾清理身體,窗外的月色已經高高掛在枝頭。
  褚冥漾將手臂橫在臉上尷尬得不願讓人見到自己的表情,冰炎將小學弟的襯衫整理整齊,親了親少年紅潤微腫的唇。

  「搬來跟我住吧,我讓夏碎把你的行李送過來。」

  「……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那時候迷路的路人甲
  • 請問微光跟平凡愛情故事會有通販嗎??:DDD
  • 會......吧.....................
    之後會先印量調查在看後續怎麼樣ry

    鶇燁 於 2013/08/23 20:3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