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依然是存稿箱君,作者明天才要回來(。◕∀◕。)




第三章



  事情怎麼會變成這樣呢?
  這一次的性事他全程保持了清醒,他的記憶維持到學長將他清理乾淨後對方將他開車載回家。隔天的早晨同樣在同一張床上甦醒,他的心情卻與上一次截然不同。
  褚冥漾簡直不敢置信自己竟然會在教室裡與自己的學長做出這種事情,在此之前他連女孩子的手都沒牽過,也不曾覺得自己對同為男性的冰炎有著超過學長學弟關係的感情,冰炎的侵犯使這一切都變了調。
  冰炎的執行能力驚人,當他還坐在冰炎家裡的餐桌上吃著冰炎買給他的午餐,他為數不多的行李就出現在客廳的沙發上。即使他想再逃避,被扣押了全部的家當也毫無辦法。
  但他仍然對兩人之間種種問題百思不得其解,他已經非常清楚自己的心意,卻仍然看不懂冰炎,這個人即便對他做出了可以說是犯罪的行為,無論是平常的對他的態度,還是說話的方式,依然與過去沒有任何的差別。
  在這樣情況下他們還是維持著肉體關係,只要是在家中冰炎的吻隨時隨處都有可能在他毫無防備的時候落下,有時等他親夠了就會停止,有時吻著吻著就會被他剝光了衣服。
  從過去到現在,冰炎是他唯一的男人,也是第一個有感覺的對象,以他的小腦袋想破了也不知道冰炎對他到底有著什麼樣的想法?

  褚冥漾開始患得患失,不懂那人擁抱他是因為他是褚冥漾,還是隨便一個人都可以。
  為此他猶豫了長久的時間之後諮詢了有著移動百科全書之稱的好友。
  他們這樣到底算什麼呢?

  「千冬歲。」

  他代替夏碎正式成為冰炎同居人的第二個禮拜,褚冥漾正襟危坐在千冬歲面前。順帶一提他知道現在與千冬歲住在一起的人已經變成了夏碎,至於理由他實在不相信是和他交換這種騙小孩的藉口。
  他能夠篤定千冬歲和夏碎學長的關係和他與冰炎不會相差太遠──至少肉體上的,經過了這幾天他已經確認那一天使他連手機錢包沒拿就落荒而逃的聲音絕對不是正常情況下會出現在兩人之間的。

  「我有事情想要問你。」

  他和冰炎這樣,到底算什麼?
  他實在沒有勇氣對本人提出這個質疑,事情發展到這種地步他反而覺得自己縮回了殼內,寧可假裝是另一個朋友的事情向他所信賴的千冬歲求助也不願直接面對冰炎取得真相。

  「你說那是你朋友的事情?」
  當褚冥漾以「他的一個朋友」代稱自己對好友提出了疑問,千冬歲用一種難以言喻的目光盯著他沉默了足足一分鐘,他的表情變了又變,參雜著一點愧疚、一點震驚和佩服,最後目光定格在難以置信。
  這個問題似乎對千冬歲來說很難回答?
  捧著一杯熱可可褚冥漾很嚴肅。

  「你……你那個朋友的對象,喜歡你的朋友嗎?」

  「……不知道。」

  「他們兩個人住在一起?有在交往嗎」

  「沒有。」

  「那麼他們這樣,應該就叫作炮友吧。」
  在非常短的時間中判斷出這個故事背後的八卦,千冬歲最先是無言地望著單純的友人好一會兒,接著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鏡,鏡面下反射出邪惡的光芒。
  他和其他人都沒想到冰炎會那麼簡單吃到了眼前這個毫無戀愛經驗、某些方面單純得令人髮指的少年,一時之間惡從膽邊生,千冬歲有些不太服氣,忍不住想要逗逗褚冥漾,給冰炎找些麻煩。

  「什、什麼?」

  「你看,他們不是因為喜歡彼此才在一起,之後也沒有交往,除了炮友之外,也沒有更好的解釋了吧?」

  「……」

  褚冥漾手中的杯子「匡噹」一聲跌落在地上。



  接下來一整天直到回家褚冥漾都是一副大受打擊的模樣,讓冰炎奇怪地摸了好幾次他的額頭以為自己讓他著涼或受熱了。
  冰炎皺著他那姣好的眉,有些焦躁。
  「你到底怎麼了?」
  褚冥漾呆呆看著冰炎的臉,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彷彿能看見他眼裡由他而起的擔憂。少年無意識蹭了一下對方放置在他頰邊的手。
  學長是把他當成炮友嗎?

  褚冥漾漸漸從原本有些自暴自棄的情緒緩和過來,此時他和冰炎都在客廳的沙發上,一個看電視一個在看書。不知不覺他從端正的坐姿變成歪了一邊靠著冰炎的狀態壓著他的一隻手,冰炎竟然也沒不耐煩地把他驅離。
  黑髮少年黑玉般的眼睛由下而上凝望自家學長端正的面容,宛若被男人身上的氣息安撫,他的心漸漸安定了下來。

  ……如果這樣才能靠近他的話,炮友也無所謂吧。
  知道他的只要我一個人就夠了。

  銀髮紅眼的男人被他撒嬌般的舉動小小觸動了一下心裡的某根弦,褚冥漾轉回頭將心思放回電視節目後在對方看不到的位置勾起了一個很淡的微笑,包含了小學弟看不懂的寵溺與愛戀。
  「笨蛋。」

  ──順帶一提褚冥漾完全沒有對好友的話產生任何懷疑,反倒是千冬歲對他胡言亂語後回去升起了小小的罪惡感,好幾天看見冰炎都繞著走。



    *



  雖然他知道男性本來就是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但他過去從來沒想到他會有那麼一天切身體會這件事情。
  褚冥漾一向對情慾沒有什麼太深刻的感受,連自瀆的次數也屈指可數;即使一夜之間被意有所圖的學長大人掰彎之後他依舊對自身擁有的誘惑沒有什麼概念,對此他付出了慘烈的代價。當他在搬入學長家中第四天、第三次因為洗完澡出來貪涼不穿上衣直接被壓倒吃掉之後他才恍然大悟自己犯了什麼錯誤。
  雖然如此他仍然會在各式各樣的情況下不自覺間勾起冰炎的慾火,而後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他深深覺得這應該不是他自己的問題。

  比如說現在。
  少年纖細的雙臂撐著瓦斯爐,敏感的耳垂和耳孔被人舔舐整個人發著抖。
  他發誓這次完全不是他自己的問題,天知道他洗碗的背影哪一個地方能夠勾起他那個禽獸學長的性慾!?

  「唔……」
  褚冥漾輕吟一聲感到後邊發脹,他知道那物已經從後方全部進入了他的身體並且緩慢移動。他開始覺得腳有點軟。
  「我等等、嗯、有課……」

  「我開車送你去學校。」
  不是這個問題好嗎老大!
  而且你以為在做什麼啊!就算進了教室你覺得我有辦法認真嗎!在你將那個可怕的東西塞進我屁股裡之後?
  褚冥漾微微扭曲了自己的表情,喘息著緊緊咬住唇瓣以免自己將吐槽忍不住說出來。
  兩個學期的相處冰炎不用看他的正面也知道這個小笨蛋在腦殘些什麼,伸手輕輕地細揉他的乳尖,緩慢地撥弄著緩緩地畫圈,和下身的動作同樣的頻率,同時含住他的唇舔弄了一番,褚冥漾一邊顫抖著躲避一邊努力發表自己的意見。
  「我要……嗯、請假!」
  「不准。」冰炎咬了咬他的肩,似乎對他還能分心思考這件事情感到不滿,「以後讓我發現你翹課一次,就把你幹得下不了床。」
  褚冥漾欲哭無淚,雖然他早就知道這個人強勢的個性無與倫比,沒想到他連這種事情也要管,另外除了第一次,我們哪一次有在床上做啊學長?
  另外誰害我翹課的!始作俑者不要裝做沒你的啊啊啊啊啊!

  他每次想撐起身體後移,至少離櫥櫃遠一些──他已經好幾次頭部磕在上面了;可每次都還沒橋到一個滿意的位置就又被推倒在瓦斯爐邊,對方根本不給他半點機會。褚冥漾在他強勢又激進的交纏中,感到異樣的感覺翻騰而起蓄勢待發,手指緊了緊男人抓在腹部的手,在那硬物的頂弄中顫抖地低泣出聲。
  之前聽說背後位比其他的體位進得都深,他今天總算是知道了是怎麼樣的感覺了。

  這個人常常一點他的意願都不顧便對他為所欲為,偏偏他就是任由他恣意妄為從來不反抗,男人插到後來興致一起,抓住他的腿彎直接從背後將他整個人騰空提起,褚冥漾嚇得大叫,上半身整個貼到瓦斯爐上方的櫃門,隨著下身的聳動摩擦得他肌膚發紅。這樣艱難的姿勢使得肉棒進得更深,冰炎穩穩地扣住他的腰,不讓他有跌落的機會。

  褚冥漾膽戰心驚扶著櫃門生怕掉下去,身後的男人只是拍拍他的臀部便感到緊緻的內壁微微一縮。
  「別叫那麼大聲。」
  褚冥漾悲憤萬分抓著冰炎的手用力用指甲掐他,誰害的?我叫那麼大聲是誰害的!?

  「嗯……乖點。」
  褚冥漾一用力穴口更緊地咬住他的陰莖,冰炎被夾了一下又痛又爽,在揍人和繼續下去他選擇後者,加快了抽動的動力,少年被一連串進攻弄得哽咽不已,再也無法發出任何抗議。
  這個姿勢比純粹的背後位還進得更深,褚冥漾也沒有閒心跟他置氣大口喘息著,他微抖著雙腿跪在瓦斯爐邊上,興奮到連赤裸的背脊都泛起美麗的粉紅色。冰炎臉頰貼著他溫熱的後頸兀自在他體內插入又抽出,手向下揉弄那個褚冥漾勃起興奮到哭泣的分身。
  好吧,至少今天這堂課可以允許他請假。冰炎毫無愧疚地想著。

  做到最後褚冥漾只剩下一個想法……
  如果可以的話,他再也不要走在學長身後,讓他有趁虛而入的機會了。

  直到過了上課得時間,插在他身後灼熱的部位才終於射了出來,褚冥漾被燙得一個哆嗦,熱黏的濁白液體順著大腿滑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mi
  • 大大,中文的密碼不太好打欸......
  • 可以在其他地方打出來在複製貼上ㄚ

    鶇燁 於 2013/08/27 09:5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