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翹課的現世報很快就來了。
  褚冥漾覺得自己面臨巨大的挑戰,在被告知這件事情的時候他無法置信地連連問了好幾次,接下來覺得被這消息打擊得有些暈眩。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你真的想知道?」

  「不用了謝謝還是算了。」
  即使是他也不敢去惹臉色黑得嚇人的千冬歲。

  褚冥漾覺得最近的運氣實在差到一個境界。
  因為缺席兩次的開會褚冥漾直到今天才大驚失色地發現自己得在校慶那天穿女僕裝見人,因為他們這一屆系上園遊會準備的項目是性轉咖啡廳。不只是他,班上所有的男性無論高矮胖瘦都被分配了各式各樣的女裝,逃脫者殺無赦。
 根據友人轉述男生們抗戰的過程萬分慘烈,最後還是被女生以班代歐蘿妲為首暴力鎮壓,更淒慘的是,他沒來的其中一次歐蘿妲直接幫他抽中了籤王女僕裝。

  難怪他說呢怎麼這幾天同學看他的目光那麼奇怪!還以為是不是和學長的關係被發現而膽戰心驚的他想得太簡單了!誰能告訴他提出性轉這個提議的是哪個白癡啊啊啊啊啊!
  老實說他根本不覺得千冬歲有什麼理由不高興!他抽中的是浴衣!我寧願穿浴衣也不想穿女僕裝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這導致他完全不敢讓學長知道他們班上的攤位內容,一想到冰炎他就覺得有不祥的預感,天知道那個隨時隨處都可能發情的傢伙看到女僕裝會發生什麼事。
  褚冥漾仰起臉想像了一下,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絕對不能讓他看到!

  校慶當天開張前他有幸見到了一次群魔亂舞,比起男生們的哀嚎,他更擔心有可能看見這幅詭異景象那些路人的心臟,要知道其中有一段排班是要到校園裡宣傳給咖啡廳拉生意。他自己則是在渾身發毛穿上這一身後不停地用手將裙襬往下拉。
  誰租的衣服裙子那麼短啊!
  「要是你把租的衣服弄破要負責賠錢的喔漾漾。」旁邊路過的歐蘿妲悠悠說道,對著他上下端詳品頭論足一番最後滿意地順手拍了幾張照片,報了一個數字給他。
  那就不要租那麼短啊混蛋!

   因為早已下定決心整天龜縮在設置攤位的教室中,褚冥漾早已和友人換好了班,打算除非上廁所一步都不離開攤位,穿著這一身他連走路都顯得有些彆扭。他剛才驚悚地看見五色雞穿著迷你裙踩著藍白拖啪搭啪搭跑過去,底下穿著比裙子還長的鮮艷沙灘褲,而千冬歲更乾脆,意思意思穿著暗紅色的浴衣晃了一圈就直接人間蒸發,喵喵已經找了他好一陣子;其他人的裝扮……不提也罷。
  這一班人出去晃一圈受到創傷最深的是路人,而不是那些穿女裝的傢伙。

  說是咖啡廳其實也只是照著女生的意見將室內布置一番,怎麼看都有一股粉紅的溫馨感,他其實對校慶或是園遊會這種熱鬧的活動興致缺缺,所以從頭到尾都躲在小廚房裡弄鬆餅之類簡單的點心以防認識的學長姐撞見他如此裝扮。其實他剛才才想到冰炎他們跟自己是同一個系,如果想知道的話早就知道他們攤位的內容和扮相了。這讓他更不安了。

  等下午一點多左右他發覺四周聊天的聲音漸漸減少直到消失,探出頭來整間教室就剩下他一個人而已。
  算了算這個時刻應該在操場有表演與活動,看來人都跑光光丟下攤位去看表演了,真不知道歐蘿妲如果發現會發生什麼事。
  連人來人往的走廊都一下子空曠下來,他趁機在走廊上收了一下路過學生丟棄的垃圾,等到褚冥漾重新回到教室中,佇立在室內的身影差點沒讓把他手中的東西通通丟出去。
  「學長你你你怎麼在這裡?」
那人正抬頭望著天花板上的燈飾,長長的馬尾束在腦後,聽見他的聲音很快轉過身來,正是冰炎那張冷淡的面孔。

  「我不能在這裡?」
  他原先不滿的眼神在看清褚冥漾的穿著時先是一愣,接著眨眨眼,微微瞠大紅眸。褚冥漾認命地拉了拉裙襬撇過頭,如此的裝扮在冰炎面前讓他覺得分外尷尬,餘光看見那人慢慢地走了過來,伸手碰了碰女僕裝上的蝴蝶結。
  事實上褚冥漾穿得這件已經是很保守的版本了,除了裙襬過短之外沒有什麼出格的地方,基本的黑白兩色加上圍裙、蝴蝶結等配件,現在站在冰炎面前一身女僕裝的黑髮少年並不會讓人感到違和。仍帶著些微稚氣的面容甚至使他這身打扮十分可愛,纖細的手腳並不粗曠的輪廓與曲線,配上一雙黑曜石般的懵懂眼珠子,只要想到這傢伙一整天都這副打扮晃來晃去,冰炎就想把那些人的眼珠子都挖出來。

  「每一個人都像你穿的這樣嗎?」不明所以的褚冥漾覺得冰炎低沉的嗓音怎麼聽怎麼帶著不滿,面上卻不顯分毫。

  「沒有,每個人穿得都不一樣……我正好抽中了。」
  冰炎的表情更加不滿了,瞇了瞇眼不知盤算著什麼,褚冥漾發覺他有些心不在焉一心想要轉移他的注意力,輕咳了兩聲,「學長?你要吃點東西……嗎!」

  冰炎二話不說直接把他推到一張桌子從後方將他環在懷中,手用一種令他寒毛直豎的觸摸方式從腿彎處往上,手指一直摸索著膝上襪的鬆緊帶緩緩將它褪了下來。
  看他眼裡閃現的光芒就知道他的心思,褚冥漾的身體對冰炎的氣息熟悉到剎那間便起了反應,在身體開始發熱的同時他絕望地閉上雙眼。
  ……他真是受夠了學長不分時間場合的發情行為!

  「會有人來……」

  「門鎖上了。」
  冰炎愛死了每一次褚冥漾的垂死掙扎,看那可憐兮兮,通紅著小臉的模樣就令他血脈賁張,想要擁抱住他狠狠進到最深的地方。褚冥漾可不知道自家學長在想些什麼。
  什麼時候鎖上的!學長你是神嗎!
  還是說你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決定要做這種事了嗎!禽獸!

冰炎的手順著他的腰摸到了正面的扣子,突然想起了過去幾次褚冥漾在他身下呻吟的模樣,不知為何他竟覺得有些口乾舌燥,他三兩下就扯開了他腰際的蝴蝶結,讓那穿在少年身上顯得分外煽情的衣服淩亂的敞開,那白皙柔韌的肌膚立刻就暴露在他眼前。

  冰炎手從褚冥漾的腋下穿過將他抱到其中一張桌子上,黑髮的少年還在喋喋不休:「……這裡是攤位上好嗎,隨時都有人會回來……學長你有在聽我說話嗎?」

  「嗯。」

  「那你……啊!」

  這個人嘴上敷衍著他,招呼不打一聲掀開他的裙子便插了進去。
  也許是知道自己有些過份了,冰炎維持著進入的動作俯在褚冥漾身上像小狗似地舔吻少年,從下巴一直到胸口,一口一口細細品嘗,目前褚冥漾的打扮說他秀色可餐也不為過,他實在無法等到回家後才進入少年。
  褚冥漾仰頭靠在桌面上好一陣子氣勻不過來,濕潤的雙目連瞪都懶得瞪冰炎。
  等到確定缺乏潤滑的進入沒有傷到愛人,男人穩住褚冥漾的腰肢,緩緩挺動腰部進入那炙熱的內部,在掀起的裙擺下方赤裸的臀縫之間很熱很熱,又相當地精緻,夾得他非常滿意,那條褚冥漾原先身上蕾絲的內褲已經不知道被他扔到哪裡去了。

  他每頂進去一次褚冥漾就發出一聲「嗯」,也不敢發出太大的聲響兩隻手扣著身下的桌子,冰炎抓住他脫掉襪子光滑的腿,單手摁住褚冥漾身下的桌子反而用更激烈的動作對少年的噤聲表達抗議,沒過多久總是在情事一開始有些僵硬的少年的身體總算是癱軟下來任由男人擺弄。

  褚冥漾此時的模樣如此毫無防備又溫軟動人,迷亂的神情特別挑動他的心,冰炎在進入的同時雙手一點也沒閒著,在少年衣衫凌亂的身上游走,最私密的部位緊緊密合在一起,男人時不時吻吻他的唇,安撫著他的情緒。
  褚冥漾緊緊抿著唇,身體也比過去做的時候還要緊繃,他總覺隨時有人會回來看到兩人交纏在一起的一幕,向冰炎抗議好幾次都被強力鎮壓。褚冥漾氣結,但也對這個人毫無辦法。

  後穴含著男人滾燙的欲望,體內那強烈的衝擊與那火熱清晰的輪廓都使褚冥漾顫抖不已,冰炎將臀瓣往兩邊輕掰,好讓自己進得更深入。這人看他仍一臉的不滿,用硬熱的巨物對著他的敏感點直直地戳刺,逼得他放聲呻吟起來哭喊著讓他放開。
  每一次的進入都能感覺到炙熱的內壁有多麼柔軟,每一次抽出時,他的內壁仿佛都會主動纏上來,讓他一下比一下進入得更深,舒服得不得了。

  混雜著兩色的髮絲順著耳邊垂下,隨著他的挺身進入的動作而前後輕晃。
  冰炎著迷地注視身下人,他從來沒有告訴他自己喜歡正面來,完全只是因為能夠看著褚冥漾的臉,貪婪地盯著少年為他瘋狂的模樣。

  褚冥漾可不知道他在想什麼,只覺得被頂得快喘不過氣,呼吸不順暢,與快感交雜在一起痛苦不已,伴隨著破碎的語句褚冥漾開始求饒著呻吟,內裡也越絞越緊。

  最後在一陣急促的抽插中他發出高昂的尖叫,蜷曲起腳趾,終於在感受到一股熱流射入自己體內的時候,他也繃緊了自己射了出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