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第六章



  他做過一個夢。
  他並不常做夢,但一旦他進入最深層的夢境,他就會變成另一個人,分享他的記憶與情緒,夢境的尾聲他總是目送一個人越走越遠,直到只剩一個小點的背影。
  他也曾經迷茫於那人的決然,是太過透徹的麻木還是一開始根本就沒有感情?
  無論哪一個他都知道思索那些沒有答案的問題於事無補,只會讓心中的黑暗瘋狂滋長,在那人離去之後他幾乎不離開精靈之地,不靠近擁有兩人回憶的場所,只怕最後剩餘的那一丁點理智被痛苦所吞食。

  過執,則成魔。
  如果自己沒有擁有精靈的血統,或許他會因為執念過深而化作鬼族也說不定。

  『我們都有比自己性命更重要的事物,為了那些,很多東西都能夠被捨棄,哪怕曾經視若珍寶。』渾圓的黑色眼珠反射著月色靜靜發光,『你能夠對我發誓嗎?』
  『發誓我們兩人此生再不相見。』

  這或許是那人對自己說過最嚴肅的一段話,那一次也是最後一次的相見,在之後的相逢,只有被留下的他。
  這個世界上原來還是很多他所無能為力的,即使是從時間之流回歸歷史的他,也不得不依循那些看似毫無道理的規則。

  因為他是妖師。而他是精靈。
  他們都被自己的存在本身相互制約,以為自己能夠跨越一切的阻礙,卻被現實打擊得促不及防。人們都說黑與白互相對立、光與暗共存但無法相容,但誰又能絕對地劃分清楚,誰又能說自己純粹無瑕。

  如果我只是普通人類的話,就說不定能給你幸福了吧,至少我們能夠一起慢慢變老,而不是在數十年的相見後只能碰觸到你失去鼻息的軀殼。
  我或許是在那一聲『再見』之後仍帶著僥倖等待著某一天的重逢之日,因為精靈的生命是長久於任何種族,而你。

  ……你說的再見,是再也不見。



    *



  褚冥漾在路途當中做足了心理準備,一臉悲壯地打開家門。
  映入眼前的依然是他熟悉的景象,陽光透過沒闔攏的窗簾照進室內,即使沒開大燈也暖洋洋的,磁磚的地板看起來冰涼涼的很好踩,他從第一天就想赤腳踩在上面看看,卻每次都被冰炎拎到沙發上罵。
  他才離開了一天的室內沒有什麼改變,屋子的主人卻不在現場。
  褚冥漾像洩了氣的皮球跌進柔軟的沙發,腦中迴響著冰炎對他說的那些話。
  冰炎怎麼會喜歡他這種人呢?
  仔細想想冰炎自身的條件,褚冥漾覺得有些不可思議,身為一個模特兒他很明白自己優勢的部分,他認為那些都無法構成吸引冰炎因素,以他的職業與名氣能接觸到投懷送抱的優秀模特只會多不會少,他偏偏就是看中了毫無身材與美貌可言的褚冥漾。

  他嘆了一口氣,一抬頭就發現冰炎不知站在餐廳的入口多久了,一隻手撐著門框,像每一次趁他恍神時若無其事的凝視,等到他發覺時都不知道已經持續了多久。
  「嗚呃!」褚冥漾眼前一晃差點掉下沙發。
  冰炎挑挑眉,走進廚房倒水,只說:「你回來了。」像沒事一樣對他一天一夜的離家出走絕口不提。反倒是褚冥漾糾結著亦步亦趨跟在冰炎身後,好幾次深深吸了一口氣,卻每次在冰炎投來視線時失去勇氣。如此幾次之後冰炎也無語,「你是在玩一二三木頭人嗎?」

  「那個……」褚冥漾尷尬地眨眨眼,「對不起我沒有說一聲就跑掉我不是故意的我……我回來了。」
  冰炎表情淡淡地看他,眼底卻很溫和,伸手搓了搓他的腦袋。
  褚冥漾撇撇嘴,怎麼最近大家都喜歡摸他的頭?他又不是小狗。
  發現他似乎欲言又止,冰炎默不作聲把手往下輕輕捏他的後頸,像安撫貓咪那樣,褚冥漾一頭霧水被他摸得豎起了寒毛,也只是不安地動了動腦袋。
  因為接下來他要說的才是要他的命,他不知道冰炎會有什麼反應。

  「我答應你,我願意……試試看。」
  他說得很籠統,但冰炎聽懂了。
  他有幸見到一向缺乏表情的冰炎整個人盯住他愣住的瞬間,可惜他沒有心思去注意,褚冥漾這一刻只恨不得把自己埋進土裡。
  他喜歡冰炎嗎?
  答案是肯定的,只不過戀愛經驗零的他是不可能分的出朋友的喜歡和愛情的喜歡的差別,冰炎幫助他、照顧他,他唯一明白的是只要放手他一定會後悔。
  每當浮上逃避的想法,就彷彿有個聲音在他耳邊說:不要後悔。

  接下來褚冥漾磕磕絆絆說了什麼冰炎已經聽不見了,他感覺自己被巨大的喜悅所籠罩,只見面前的孩子大概是有些害羞地偏過頭,露出線條完美的頸脖,那本來細白的部位染上了一層粉嫩的紅。
  褚冥漾自己都不知道怎麼被冰炎抱進懷裡的,這是第二次他在完全迷茫的情況下被冰炎親吻,雖然不像是上次那樣突然被襲擊,他仍然驚慌得不知手腳該往何處擺。
  「唔唔唔唔唔!」
  而且我只是答應試試看!連結果都還沒出來你動作太快了點吧!
  讀懂了他的眼神,冰炎大發慈悲地放開他,自信滿滿地勾起一個狂妄的笑。這樣的冰炎即使在燈光不足的室內也讓褚冥漾有種閃閃發光的錯覺,那是他本身所散發出來的光輝。
  「──你覺得,我會做沒有把握的事嗎?」
  也就是說他羊入虎口了嗎?
  但是看見冰炎極力克制都掩蓋不住的喜悅,嘴角揚起的是前所未有的弧度,褚冥漾最後還是忍不住對他心軟。他已經發現他無法拒絕這個人的親吻及要求,而且雖然有些難以承認,他確實不討厭他的吻與觸摸,略低的溫度讓他忍不住想要再靠近一些。
  任由自己埋進寬闊的懷抱中,褚冥漾像隻貓似地瞇起眼睛。
  這樣也……不錯。



    *



  褚冥漾覺得接下來的時間過得飛快,他每天膽戰心驚地看著一天一天離結果揭曉的時間越來越靠近,但就像千冬歲所說的『你到底在擔心什麼?』,明明冰炎對他的心意表現得再清楚不過,褚冥漾內心深處卻仍有一顆石頭懸著,帶著他自己都不明白的畏懼。
  冰炎終於在他無止盡的糾結中向褚冥漾保證無論結果如何他都不會改變對待他的態度──本來就該如此,若是感情能因為一次的約定賭注輕易的變化,那絕對不是真心的表現。
  另外一件困擾他的事原先多半一夜無眠的夜晚開始不太安穩。過去曾經朦朧的夢境變得越來越清晰,哪怕那只是個醒來後連細節都不曾記住過的夢,也足以令他心神不寧。
  他只能盡量不去在乎這件事情,也不想讓周圍的人擔心。

  「早安冰炎。」褚冥漾揉著眼睛,一走出房門就看見餐桌上熱騰騰的早餐和餐桌旁的男人。
  冰炎所租的這間房子向陽,早晨如果不需要讀書他多半不會把燈打開節約用電較環保;而這導致了只要早上太陽一升起日光就會直接透過窗戶照射到室內,其中最明亮的就是褚冥漾睡得那間,住了幾個月下來褚冥漾被訓練出了良好的早起習慣──被動的早起習慣。
  打了一個哈欠,感覺自己模模糊糊的被冰炎拉過去親了親。他從原本會瞬間驚醒閃避到現在習以為常,覺得自己臉皮越來越厚了而且對冰炎的毛手毛腳越來越淡定,真不知道是好還是不好。
  「沒睡好?」
  「感覺一直在做夢……」
  隨口嘟嚷了幾句,褚冥漾閉著眼睛抓著一片吐司就開始啃,冰炎像拍小狗一樣拍了拍他的頭。
  夢嗎?
  盯著褚冥漾沒心沒肺吃早餐的側臉,顯然他醒來後並不記得夢境的內容。冰炎忍不住又碰了碰他的額髮,將細碎的黑髮整理整齊,對上黑髮少年迷惑的雙眼,他什麼都沒說。
  ……你只需要繼續開開心心的就好了,其餘的事情什麼都不必在意。他想著。如果連這個人都不能保護,那他真的太沒有用了。
  褚冥漾莫名感受到冰炎投來平時還要溫柔十倍的目光,微微抖了抖。他今天上午有課,下午還要去一趟公司所以不得不早起,但身旁的人並不需要,不用想就知道這個時間出現在這裡是為了誰,自從坦白心意以來冰炎就直接接管了他上下班上下課的接送,現在他的行程冰炎比他自己都還要清楚,令他擔憂自己是否正在往米蟲的道路上前進。

  過年後褚冥漾開始著手處理手上的工作,逐漸將不必要的拍攝降到最低,將重心轉移到課業上,這也是他會選擇回國的主要原因,原本在歐洲他能有更好的發展,但他並不喜歡模特圈內的勾心鬥角,會以模特兒為職也是陰錯陽差,雖然這樣講有些不負責任,但他想將心力放到其他他更有興趣的方面,現在他只剩等待代言人人選的名單公布。
  名利對他來說可有可無,他本來就是容易感到滿足的孩子,遇上冰炎之後,更覺得心中一直空落落的那一塊被填滿了。
  不過這他是絕對不會告訴他的。

  牆上掛鐘的分針滑過底端,冰炎看了下時間,等著褚冥漾出門的時間先搭電梯到停車場去開車,但到達大廳時就被大樓的管理員叫住。
  「先生,包裹來了。」
  冰炎先是反射性地皺了下眉,看清管理員大叔手上的東西後,一時之間沒有伸手去接。
  「先生,有什麼問題嗎?」
  「沒事。交給我就好了,謝謝。」
  冰炎記得非常清楚褚冥漾在搬入他家時的第一個月收到了一個包裹,那時他曾經疑惑為什麼會有粉絲能夠知道這個地址,寄包裹給褚?
  接下來的幾個月褚也收到了好幾次同樣的粉絲禮物,而褚那個笨蛋一點都沒發覺有什麼不對所以完全沒告訴他,直到有一次被冰炎攔截到,才開始讓管理員幫他注意。
  他端詳著手中的包裹,果然是相同的包裝,看起來很普通,並沒有什麼不對勁。但冰炎就覺得這東西給他一種莫名的厭惡,出了大門乾脆直接將包裹扔進大樓的垃圾箱中。

  他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



  褚冥漾看向冰炎的眼神有些怪異和不滿,小嘴微嘟。
  「你那什麼臉?」冰炎忍住在室外吻他的慾望,捏了捏他的腮幫子。
  「沒有啦……」
  這是這個月以來冰炎第四次本人直接到校門口來接他。
  之前即使冰炎盯得再緊也沒到這種程度,這讓褚冥漾覺得自己是十多歲而不是二十多歲。他最一開始還努力思考是不是忘了些什麼,對方卻對他不如往常的舉動絕口不提,這樣看來即使遲鈍如他也覺得冰炎緊迫盯人得有些不太對勁,好幾次也沒能從他嘴中問出任何蛛絲馬跡,褚冥漾有些氣餒。

  「在這裡不要亂跑,我把車開過來。」
  今天也和先前一樣,冰炎讓他一個人等在學校停車場的出口,褚冥漾百無聊賴打算接著玩他卡關的手機遊戲,這時突然有個人憑空出現在他身旁,是個男人。
  褚冥漾真的有些嚇到,他非常確定在冰炎進停車場之前這附近只有他一個人。沒等他反應過來那個陌生的男人已經用很大的力道鉗住他的手臂,他吃痛地反射性用力甩了甩,卻只是讓手腕微微晃動了下。他有些吃驚。
  「放手!」
  那個陌生男人的力氣不僅大得驚人,對他的叫喊聲色不動,似乎也不擔心褚冥漾的叫聲吸引附近的路人靠近,只是用一雙眼睛直勾勾瞪著他。
  「為什麼不當模特兒了?」
  褚冥漾頭冒冷汗莫名其妙地看向他,這人全身緊緊的包在大衣裡,出口就是一句質問。
  「我……」
  褚冥漾還來不及說出完整的句子,那個男人突然整個人狂暴起來:「是那個男人,要不是那個男人,你不會回台灣,要不是那個男人你也不會放棄當模特!那種人有什麼好!」
  原來是個精神病!
  褚冥漾這時才開始感到害怕,他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類型的瘋狂粉絲,但多少有聽說過有藝人或是模特兒被纏上的新聞,經紀人也耳提面命過碰見這類人該有的應變能力,最重要的是不能激怒他。
  但是對方施加於手腕的手勁實在太大,他幾乎都能聽見自己的骨頭有些喀喀作響,他痛得忍不住開口。
  「放手……」
  「都是那個傢伙!是他把我送你的東西丟掉的吧!為什麼總是要阻礙我!」
  男人一點都沒打算放開他,反倒是手一拉打算把褚冥漾往他更近的方向扯,不過他的舉動只來得及做一半突然就整個人被踹了出去。

  「靠!」
  褚冥漾只感覺一道勁風劃過他的身邊,手一鬆終於被放開。不知何時靠近兩人的冰炎一個俐落漂亮的動作直接將那個男人踹倒在地,惡狠狠地往肚子踹了幾下,末了還將男人的手踩在腳下發出可怕的聲音,算是回擊男人對褚冥漾的粗暴。
  冰炎胸口劇烈起伏著,不是因為激烈的動作,而是憤怒到有些失控的緣故。
  「給我離他遠一點!」
  冰炎才走到一半就發覺整個停車場的空氣都不太對勁,回頭想找褚就看見那從穿著到舉動整個都很可疑的傢伙抓著他,二話不說馬上動腳揍人。

  「你這傢伙……」
  褚冥漾被冰炎推著往後一段距離,驚訝地發現那人竟然還直得起身,身上暴戾的氣息一點都沒有因為挨揍而減緩,褚冥漾看見他眼睛都紅了。
  男人見到冰炎像是見到仇人似地人就朝他撲了過去,新仇加舊恨此時恨不得將他剝皮抽筋,發起瘋來力氣大得驚人,冰炎都覺得有些壓不太住,交手幾招後火氣一上來他真想直接對這傢伙下重手,男人卻突然往後踏了幾步退出戰圈。冰炎死死瞪著他一點都沒放鬆戒備。
  下一秒,男人出現在他身後。
  「你去死吧!」
  褚冥漾眼睜睜看見男人的手中憑空出現一把和他胸口一樣高的大刀,從空中劃開了青色的光痕,在那短暫的時間迷了他的眼,卻在下一刻線一樣的軌跡直接就往冰炎的方向襲擊。
  事後褚冥漾回想起還覺得害怕,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辦到的,在巨刃砍下的間隙間直接就擋在了冰炎身後。他的動作比誰都快,照他自己的感覺是腦中嗡一聲,身體不受控制地衝了過去,誰都沒反應過來。大量鮮艷的血液便噴濺上了三人的身軀。
  ──在他倒下的那一剎那,撲天蓋地的銀白佔據了他的視野。



  很久很久以前,他曾經看過相同的色彩。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Yumi
  • 喔不不不不不漾漾灑血了QAQQQQQQ
    大大加油喔wwwwwwww
  • 感謝XDDDDD~

    鶇燁 於 2013/09/17 23:03 回覆

  • 裴緋
  • 竟然停在這種地方!!!
    好想知道後續呀呀呀呀!!!
    是說,漾漾會想起來以前的事嗎?!
  • 等到貼後面劇情就知道了(?

    鶇燁 於 2013/09/17 23:04 回覆

  • 乂藍狐曉乂
  • 嘤嘤....好好看啊!!TAT 靠通販的孩子傷不起..(倒
    希望未來有平凡和微光的通販!!!!(一臉血 ((警察先生

    祝身體健康, 請繼續填土把我埋住吧!!!!\^q^/(灑花 ((不
  • 有要開二刷的通販預購了XDDD
    在等月見草通知,應該這幾天就會出來了~

    鶇燁 於 2013/09/26 21:1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