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有休利H劇情



第五章



  從那一天之後,褚冥漾開始單方面與冰炎冷戰。

  雖然仍然居住在同一個屋簷下,對那天無視他的抗議義無反顧做了下去的冰炎褚冥漾仍然耿耿於懷,接下來好幾天都勇敢地拒絕了冰炎的求歡。
  對於褚冥漾冰炎覺得自己(在床上以外的地方)已經遷就他到偏離本性的地步了,即使隨著禁慾時間越來越長他的脾氣也越來越暴躁他也沒有為這種事對褚冥漾發脾氣,並且理直氣壯地覺得自己那天沒做什麼會讓他生氣的事情。

  終於有一天他忍不住在某節上課前在門口堵住褚冥漾的去路。
  「你到底在生什麼氣!?」
  像是從來沒想到對方會問出這種問題,少年睜大眼睛,對方身上的氣勢使他整整退後了好幾步,身後是整整一室在偷聽的同學們。發現這一點後褚冥漾迅速地溜進教室,「我、我、我、我要去上課了學長再見──」
  「靠!」

  因為明白學長一定會在下課後第一時間對他興師問罪,褚冥漾趕在下課鐘打響前尿遁離開了學校。
  他想了想還是決定先去夜色晃一圈,雖然目前還不到開店時間但這個時候阿利學長應該已經到了,如果不待在學校他也不知道能去夜色以外的什麼地方。

  他也只是一時鬧彆扭,沒想到冰炎會像吃錯藥一樣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問他,想到整整兩節課友人們投來的曖昧的目光,褚冥漾微微苦笑。
  他會在乎我生什麼氣,是不是代表事實上他內心有那麼一點點是確實在乎他的?
  揉揉眼睛,眼睛莫名覺得有點酸。
  明明告訴自己不需要在意這種事情,卻總會在不太有關聯性的情況下突然感受到現實。
  他們並不是一對情侶。

  此時距離夜色開門還有兩三個小時的時間,他從上一次阿斯利安告訴他的後門進入店中,據說只要後門沒鎖店裡就絕對有人。但褚冥漾一直到進入店裡隨意亂逛了二十分鐘後才隱約聽見人聲從一個包廂之中傳來。
  他發誓他沒有想要偷看,但在他從未闔好的門縫中瞥見兩個身影時,裡頭的景象就已經不是他適合闖入的狀況了。那一刻他腦中閃過的是「好奇心殺死貓」。
  裡頭那兩個男人他都非常熟悉,正是阿斯利安和休狄兩個人。

  研究生的休狄喜歡阿斯利安學長──這是系上眾所皆知的事實,畢竟過去好一陣子休狄就像恨不得長在阿斯利安身上一樣天天跟在他身邊,趕也趕不走,系內甚至還開了賭盤賭那個目中無人的休狄能夠堅持多久,導致前陣子兩人走在一起的消息被證實後跌破了大家的眼鏡。

  這時褚冥漾一眼就看見阿利學長正在用一條繩子將休狄的雙手綁在包廂裡沙發後方裝飾的欄杆上。

  ……
  什麼情況?

  「阿斯利安……!」
  雙手失去自由的藍眼青年低吼出聲。阿斯利安的動作很快,等他意識到的時候雖然人還坐在沙發上,雙手被綁在腦後的位置無法動彈。
  休狄一開始有些難以置信,他想不到對方這麼做的理由,沒過多久他的眼神就變了。他棕髮的戀人微微一笑,低下頭解開他褲子的拉鍊。
  而他自己已經解開了自己身上襯衫的第一顆扣子。
  「別動。」
  他這麼說的時候,已經從休狄的褲襠中將他的性器掏了出來。

  褚冥漾張大嘴,要不是太超現實他真覺得阿利學長被外星人之類的東西附身了,這下他覺得繼續看下去不太應該,離開卻又好奇兩人接下來的發展。
  正當他專注地糾結時嘴忽然被一隻大手從後方摀住。
  「噓。」
  熟悉的氣息瞬間籠罩了全身,褚冥漾張大雙眼盯著不知何時出現在身後的冰炎,被他納入懷中禁錮住了行動能力。
  包廂內逐漸升溫的氣氛還在繼續。

  「阿斯利安!快住手!」銀灰色頭髮的青年咬牙切齒對著另一個青年吼道,額上已經覆上一層細細的薄汗,就在門外的兩人分心時阿斯利安將因為自己的碰觸漸漸勃發的休狄的慾望含入口中,生澀地舔吻吸納。
  休狄作夢都沒想到這人會有一天垂下他美麗的頭顱以一種卑微的姿態吞吐著自己的性器,頓時氣得眼睛都紅了。
  阿斯利安這個人,他從來不覺得自己真正了解過他。
  他的溫柔、他的優雅、他潛藏骨子裡的高傲無不例外吸引著休狄,最初是藉由阿斯利安的兄長戴洛而相識,沒過多久一向對所有人不假辭色的他很快為這個人所著迷。在休狄的心中阿斯利安占據了很大一部分,過去自我為中心的世界開始換個人旋轉,這樣子的人,他當然不可能輕易去觸碰。
  ……無論對別人如何高傲,這個人是他永遠的例外。
  他即使在夢中也從來沒渴望過阿斯利安的身體。

  那個可恥的部位終究無法背叛他的本能在滑嫩的口中釋放出濁液,休狄整個人繃得牙都要斷了,手臂及額上也出現了青筋。

  「為什麼要住手?」
  此時的阿斯利安全數解開了襯衫的扣子光裸著臂膀衣衫不整地騎坐在休狄的身上,方才休狄釋放出的液體被他塗抹在仍然高挺昂揚的器官上準備下一步的動作。

  挑挑眉,他伸手碰了休狄凶神惡煞的臉,身上帶著誘惑的氣息,「你難道不想要?我就不知道那些貴族的矜持有什麼意思,反正你只要坐著不動就行了。」
  哪一個正常男人在這種情況下能夠「坐著不動」!?

  「你敢!」

  「為什麼你會覺得我不敢?」
  阿斯利安微微揚起腦袋,休狄這話回得有些底氣不足,因為他的下半身已經違背了他的意願不只勃起著,還正抵在阿斯利安敞開的大腿間,摩擦著主人顯然事先做好準備的濕潤穴口。
  從休狄的角度看來一直對除了他的所有人溫和有禮的阿斯利安笑得風情萬種,大開著雙腿曲起放置在兩邊,他潛藏的高傲此刻從他揚起的下顎看來顯露無疑,性感不已,帶著一種致命的誘惑。休狄一下看得有點呆了。
  這樣的他──不能讓別人搶走。

  而阿斯利安內心並不像外表看來那麼泰然自若。
  兩人交往的時間也不算短了,直到最近他才發現,如果要等這個人主動,大概世界末日那天兩人還是什麼都不會發生。自持著無謂的高傲及自以為是,很多時候阿斯利安簡直想咬死這個人,就什麼都不用考慮了,自己上輩子造了什麼孽才會攤上這個情商為零的傢伙?
  在感情方面休狄甚至比冰炎還要差勁,像沒有安全感的小孩子似地攻擊四周所有人,不懂得收起身上的刺,也不屑於親近別人。

  這樣的人幾乎要被他馴服了,如何不讓他感到驕傲?
  現在只差最後一步。
  唯一在計畫外的大概只有休狄那地方的尺寸,老實說這一刻他真的有一瞬間的退縮………

  無視努力想把眼珠子瞪出來似的表情,對準位置阿斯利安便開始沉下自己的身子。
  「嗯……」
  過來之前阿斯利安早已查好資料自己做好潤滑,但仍比想像中還要艱辛地將硬物緩緩納入體中,騎乘的姿勢使他更加難受,昂起的頸子看得見喉結上下滑動,黏膩的熱汗沾在臉側。
  「嗯……啊……嗯嗯……」
  休狄冷眼看著戀人在腿上起伏,他的喘息卻漸漸粗重,粗大的炙熱深深埋在阿斯利安最私密的地方,雖然對方努力地擺動身子,但初經人事的阿斯利安有些後勁不足,動了幾下就伏在他身前喘息。
  他覺得整個人都要瘋了。
  似乎也發現束著人的手不太道德,阿斯利安軟著腰鬆開繩子,休狄雙手恢復自由的第一件事就是雙手扶上面前柔韌的腰際,將阿斯利安壓倒在沙發上,動作大到旁邊的花瓶與裝飾被休狄掃下了檯子,跌在地上發出玻璃碎裂的聲響。
  粗暴壓制著惱人的青年,全然看不出平日冷靜的休狄大開大合開始在他體內馳騁。

  要被安因先生念了──昏昏沉沉徹底陷入情慾之中前,阿斯利安只有餘力想到這麼一句話。
  一絲不苟的銀灰長髮零亂地批散,休狄一邊聳動著腰身,一邊低頭吻上阿斯利安的唇瓣。



  「吶,我們來試試那個姿勢吧。」
  這麼說著的男人,邊把禇冥漾抱到了對面的包廂,徹底阻斷他仍好奇探頭的目光。
  他用唇封住少年的,強制要求他將他的心神專注在自身,緊緊捲著他舌尖來回摩擦著,又一陣陣地舔舐著上顎和齒列,禇冥漾一下被吻得有些驚愕,很快回過神。

  「唔唔唔!」
  他生氣地用手拍打冰炎的背部,對方的反應像只是被貓咪抓了兩下,手臂撥了開來抱著他坐到沙發上,此時兩人的姿勢就跟走廊另一端的兩個學長一模一樣。
  褚冥漾心中的警鈴聲響起。

  冰炎在這方面一向很乾脆,他喜歡的是進入褚冥漾、徹底佔有他的感覺,而不是玩弄他的身體,他捧著少年的臉蛋親了一會兒手指直接便埋入了褚冥漾的身體當中,沒有經過潤滑的管道很乾澀,進入很艱難,他動得很慢,在他手指的開拓下逐漸將緊致的地方擴張。溫暖的甬道一點一點地吞吐著他的手指。

  褚冥漾都想哭了。
  「快拔出來……如果被發現怎麼辦!」
  他聲音在顫抖,整個身體都不安地移動,冰炎的手指在他的體內觸碰著他敏感的肉壁,這時另一邊的包廂傳來什麼東西碎裂的聲音,褚冥漾被嚇了一跳,冰炎感覺到那包覆著他手指的緊緻部位猛地縮了一下。褚冥漾就覺得大難臨頭了。

  一個比手指還要粗,還要滾燙的東西,抵在他的下方,他只感覺腰被冰炎一拉,雙腿一軟,順著地心引力,他整個人就往下坐,那滾燙的炙熱欲望瞬間就沒入了他體內。

  「────、」

  因為也不是第一次做了,對褚冥漾來說插入也並不是那麼難受,但這樣猝不及防地進入使他好一陣子頭抵著冰炎的肩,除了大口喘氣再也吐不出其他言語。
  生理性的水氣瀰漫在他的眼中襯著他的眼睛明亮如澄澈透亮的黑玉,冰炎用唇碰了碰他,褚冥漾嗚咽呻吟一聲,冰炎的欲望深埋在他體內,開始一次一次撞上敏感的地方。
  褚冥漾無力的腰被微微抬了起來,雙手撐著冰炎的肩,下體被不斷貫穿,那火熱的欲望摩擦得他內部發熱發燙,渾身體溫都在這抽插中快速地升高,讓他雙腿痙攣。
  第一次嘗試這個體位,褚冥漾覺得這幾十分鐘比他上整整一天的體育課都還要累人。撐著結實的胸膛,用身上最柔軟的地方吞沒熱燙的器官。

  冰炎一語不發,比平常還要豔紅的眸色綺麗無比,看在褚冥漾眼中簡直就是蠱惑獵物的信號,欲望深埋在濕潤又緊致的體內,舒爽無比。褚冥漾雙腿張開坐在冰炎的身上,整個世界只有自己搏動的心跳。

  高潮來臨的時候只剩下哭音,遲來的射精的甘美感讓他整個人不停地發著抖。腦子裡一片空白,眼睛像是什麼也看不見了。

  「要是被阿利學長他們發現怎麼辦……!」
  褚冥漾含淚瞪了他一眼,放鬆了全身的力氣癱在男人身上,冰炎舔去他的淚水。

  「有我在,不會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