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新刊,偽古風武俠HE向,全稿寫完後還會修,不過大致是這樣的感覺~








山林間冰冷潮濕的空氣撲面而來,少年在一片亂林中奔跑。

除了自己的喘息與心跳,他幾乎聽不見四周其餘的聲響,全數心神都被緊追身後的事物把持著。無視尖利的樹枝劃破他的臉頰帶起一陣陣灼燒感,不斷迅速後退的景色昭顯出他的失措與慌不擇路。少年已經不只一次拐了腳、重重摔落在濕泥土地上,身上的袍子跌跌撞撞間不知劃出了多少的裂口,山間的空氣浸的他周身冰涼。
即便遲鈍如他從小三天一小傷五天一大傷,也從未如此狼狽過。

他迷失在這裡有幾個時辰了?
從一片空白的腦袋中硬擠出的念頭很快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佔據心神無法抑止的恐懼,回想起那驚鴻一瞥,混濁的眼睛、灰色的皮膚──少年何曾見過如此怪物?單薄的少年驚懼之下只能憑依著生存的本能慌不擇路不斷的奔跑。要是他知道會碰到這種鬼東西他就不會為了省路費跟著這商會的車隊抄這條山路了!

想他才滿十六歲未足月便被大姊一腳踹出山莊,要他出門闖蕩江湖,少年立馬就要哭出來了,他就不明白了自己一個書生手無縛雞之力闖蕩什麼江湖?
但他大姊可是說一不二的主,連他們族長,他的親表哥白陵然也從來不跟她對著幹,於是少年二話不說就被連人帶行李扔出了白陵山莊。
雖說再不濟在舅舅多年傳授下他也算半個藥師,但他那半吊子的功夫足以自保嗎?別說自保了,才下到城裡就被摸走了錢袋可謂出師不利。

要不是這一身藥師功夫還能多多少少讓他擺攤給人看病賺點盤纏,還沒走到無名山就餓死在半路上也是有可能的。
沒錯,無名山。
即使武林常識貧瘠如他,也聽聞過江湖傳聞中撲朔迷離的無名山上無名殿,表哥讓他前去尋那無殿三主之一的傘之主,接下來該如何傘主自會安排妥當。少年所接觸過江湖不過是話本與說書人嘴中半假不真的隻言片語,對他來說那是另一個截然不同的世界,惶恐不安有的,猜測幻想是有的,但他初始的戰戰兢兢與腦補很快就被麻木所替代,因為他得先讓自己在餓死半路前到達無名山。

一開始他連無名山該往哪個方向走都不知道呢!

而如今,除了兜裡交與傘主的那一封信,行囊與盤纏都被他棄落在翻覆的馬車上。
也是他出入江湖懵懂無知,沒有一般車隊配置的基本常識,就被超乎常理的便宜價格忽悠上了馬車。要知道,像這樣的不走官道,不雇護衛的車隊,要不是對自家人武功太有自信,就是不做光明正大生意的走私隊。
少年怎麼可能懂這些呢?
他只聽同行的男人一路上吹噓自己武功高強,心中保持懷疑但也使他對這段曲折的山間路程安定不少,畢竟走得不是官道生平第一次出遠門的少年心裡還是有些不踏實。

誰想入山的第二個晚上,前所未見的怪物阻擋了他們前行的道路,翻了他們的馬車,徒手撕碎了車夫。
誰知道他們的運氣如此差勁?
那些比他健壯上數倍不止的男人在少年尚未回過神來時便已逃之夭夭,反倒是那怪物在少年慌不擇路跌進樹叢後鎖定了他的位置,便像狗聞到骨頭似的,緊追在後數個時辰。
我身上沒有好吃的東西啊!少年哭。

而今他只有一個念頭。
活下來!

他絲毫不懷疑只要他有那麼一丁點的猶疑或放慢腳步,身後的怪物就會毫不留情的將他撕碎,就像它對待那個腿腳不方便的車夫,他親眼見到的。少年活了十六,年,第一次見識到那麼多的血。
那是足以令他發好幾天惡夢的場面,但如今他得先保住自己的小命。

本能驅使著他跑,不斷地跑,至今究竟過了多少時辰?少年越跑越感到體力不支,越跑越茫然。
要不是沒有哭得體力,少年現在已經哭出來了,無論他跑的多快,那只怪物的存在與氣息仍然緊隨在後,揮之不去,這他有多少體力都不夠用啊!他也明白如今他已經在山裡徹底迷失了方向,逃出怪物掌控的機會微乎其微。

怎麼辦?
就在他瀕臨崩潰的邊緣,忽然身後一陣嘶吼,霎那間聽在少年耳中震耳欲聾,恍惚間打亂了他呼吸的節奏,身上的疲憊忽地全湧了上來。

「嗚啊──」
再一次受到驚嚇的少年發出一聲淒厲的悲鳴,腳下一滑壯烈的滾下坡道,重重的撞到一塊石頭上。前額的傷口淌下一道黏稠的血液,流進了他的右眼,剩下的另一隻眼睛眼睜睜看著那噁心的怪物直直往他撲了過來,他卻動彈不得,而事實上這一跌使他跌進了山谷的凹洞間,四周高聳的石塊也無可供他逃生的餘地。

就在少年以為眼下再無其餘出路,生命就要結束在這個地方時,一個銀色的身影忽地躍進了他與怪物之間。
要少年形容的話,那就是天神降臨在他眼前,拔刀,出鞘。
削下了怪物的腦袋。

要不是失血已經開始模糊他的神智,少年的形容決不是這樣而已,但數個時辰的逃亡已經撤底榨乾了他的精力,證據就是怪物幾乎是倒在他的腳邊,頭顱正面猙獰的對向他,但少年仍是一癱軟泥般倒在原地。
接著他一半的視野看清原來追趕他的不是一頭,而是兩頭怪物,幾名大俠上前與另一隻怪物纏鬥,慢慢將戰場遠遠的轉移到另一處較為開闊的地方去了。
少年霎時就有些脫力。

他還活著。

而這時那名拯救了他性命的大俠刀已入鞘,正轉頭望向少年所在。
在昏睡過去之前,少年的意識中只看見了一雙此生從所未見,毫無情感的紅色瞳眸,那人的神情似乎對他五體投地的難看姿勢斥之以鼻。

「蠢貨。」

他聽見那個人那麼說。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