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是不解釋會一直到結尾大家才看的懂得節奏.......[點蠟]












冰炎在夏碎身後停下了腳步。
此時他們正站在噩夢森林的入口,才剛過中午的時間森林中聳入雲霄的高大樹木卻擋住了陽光,入口處還算明亮,但若再往前十幾公尺周遭便會完全黑暗下來。
四周除了蟲鳴鳥叫沒有其他的聲音。冰炎側耳細聽了一會兒,覺得自己有些神經過敏。

「……」

他總覺得自己忘記了什麼事情。這對冰炎來說是相當莫名其妙的念頭,他天生記憶力超群,若他真忘了什麼事情也不該是這種感受。
有些奇怪。
他和夏碎這次的任務是搜索在噩夢森林中失蹤的附近居民及袍級,到上周為止已經陸陸續續有三隊袍級隊伍迷失在森林中,。但當他踏上噩夢森林的土地時突然有種不算好的預感。

「冰炎,怎麼了?」夏碎停下腳步喊他,他的位置已經離他有一段距離,疑惑的望向莫名停在原處的搭檔。

「沒事。」
冰炎最後望了一眼森林的入口,轉頭踏上了狹窄的林道。

「我們走吧。」







「我沒事。」褚冥漾有些懨懨。今天是任務的日子,他卻作了一晚的噩夢,整個人有些恍神,剛才被地上的石頭絆了一下。

「好吧,你自己注意一點。」
千冬歲蹙著眉,沒太多心力去關注褚冥漾的情緒,話也比平時要少得多,整個人都記掛著自家兄長的狀況。
四天前夏碎學長和他的搭檔冰炎的殿下進入噩夢森林後就沒能出來,所幸傳訊術法能正常使用,人員平安,只不過他們無論怎麼走都無法從森林的範圍離開,有時明明已經來到森林的邊緣,卻會在下一刻眨眼間又到了另一個地方,。
他們倒是很輕鬆就找到了迷失的袍級和居民,幾人和一樣安全無虞但始終無法脫離森林的掌握,最早進入噩夢森林的袍級已經在森林待了將近一個月。兩人的任務就是找尋原因,查看是否能夠當即處理,可以的話會再加派支援的袍級進行協助。
冰炎認為是森林中心有東西控制了噩夢森林的空間,使他們幾個人不斷被耍的團團轉,同時他們找到了森林變化的規律並且判斷要靠他們完成這個任務有一定程度的困難,謹慎之下對公會申請了支援。

接著褚冥漾就發現自己千冬歲先斬後奏地排到了任務的名單中。
看過資料後他對這個任務實際上需要他的地方有些糊塗,不明白自己怎麼會被加到名單當中,但千冬歲也對他說實際狀況要到達任務地點才好說明,反正不會有問題就是了。
褚冥漾認為在見到夏碎學長之前別指望千冬歲能正常了,從出發前他就是一副憂心忡忡地模樣,出發後他穿上了紅袍,面具遮住了表情,整個人的感覺害是相當焦躁。

他們的隊伍配置很簡單,除了在森林外待命的藍袍外,其他袍級的配置各只有一個人。他前陣子才為了學院的畢業要求通過了白袍考試,此時身上穿著新出爐的白袍還有些戰戰兢兢。除了紅袍的千冬歲外其餘兩位也是學院的袍級,其中一個紫袍比他小一點,雖然不是生面孔但也說不上熟悉,幾人進入森林後幾乎沒有對話,只專心地趕路,領頭的竟然不是黑袍,而是原本不太在狀態,而現在又有些太積極的千冬歲。
雖說像這樣的任務並沒有隊長分派的需要,但一般任務總會有黑袍或是紫袍帶領,至少在褚冥漾參與過大大小小的任務中從來沒有紅袍走在前面的經驗,還好隊伍中另外兩名袍級沒有太在意這種事情。

這不是他第一次在森林裡做任務,但絕對是他第一次在地形如此複雜的森林中趕路,到最後他只憑著千冬歲那一身無比顯眼的鮮紅袍服辨認方向,放棄去試圖搞清楚來路。千冬歲沒有一點遲疑,還不時轉彎或是進行方向的調整,進入森林後為安全起見幾人不使用移送陣,但標明方向的術法總還可以使用的,而在場的人卻連停下來確認沒有走偏地方的沒有。他也很想問千冬歲沒看他拿什麼地圖或是GPS啊,到底是怎麼做的才能辦到像他這樣認路的?
再來一路上他不想顯得太過狼狽用風精靈輔助了速度,但過一陣子後褚冥漾深深覺得自己不管在守世界待多久還是無法和這些外星人的強悍相提並論,他落在最後一位卻也沒覺得太丟臉。

他麻木的瀏覽了一路在他眼中沒有絲毫差別的風景,快速後退的景色讓他暈頭轉向,過了好一會兒才終於盼到千冬歲停了下來。
靠近好友,千冬歲一邊嘟嚷著「應該是在這附近」一邊四處張望,幾個人在附近慢慢走了一點距離。
褚冥漾不管怎麼看都覺得這裡和其他地方沒什麼不同,又回想了一次任務細節,腳下不停。

「我看到夏碎哥了!」
身邊友人歡快的聲音打斷了他的思緒,褚冥漾抬起頭只看見千冬歲像一隻鳥「飛」向了遠遠一個坡地他只能看清是幾個紫色和黑色模糊影子的身影。

等等!大哥你冷靜點好嗎?公會的消息不是早就確認夏碎學長他們沒有受到任何傷害了用不著那麼激動啊!更別說你們只分開了四天不是四個月!你還去煩負責的巡司把他煩到躲回老家只為了一再確認夏碎學長的安危還記得嗎?大家都看著呢!能不能含蓄點!

追上友人,千冬歲早已迫不及待迎上前去對夏碎噓寒問暖,褚冥漾覺得他不好過去當電燈泡,而這種時候對方也絕對不會分給一點注意力,對夏碎點頭示意後便跑去和自己的隊伍待在一起。

總算是和之前的袍級們會合了。
因為千冬歲的語焉不詳褚冥漾對任務還有些不安,直到和夏碎會和他才感覺到自己鬆了口氣。這下就算千冬歲不說夏碎學長應該也會對他說明的吧……

他們本來隊伍的黑袍上前詢問了一下狀況,接著示意幾個人跟上,走上了坡地。褚冥漾這才發現這個坡地之後有個空地,還有不少人在這裡紮營,看來是失蹤的那些人和因為任務進入噩夢森林的袍級。
眾人分散在空地上放鬆了下來聊天或是休息,褚冥漾的目光習慣性的去找熟人的位置,夏碎還被千冬歲拉在營地比較偏的地方說話,他的視線一轉就被他們身邊的銀色閃了一下。
褚冥漾眨眨眼,才認清那是一個人的髮色,銀色的馬尾在枝葉間漏出的陽光下反射出刺目的光芒,看起來很好摸的長髮隨風搖曳,那人的一搓額髮卻是比銀色更加顯眼的赤紅色。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