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和阿晨(冰漓晨漪)的CWT36合本,貼一點~
夏千>休利







日光從窗簾的縫隙中投射進房內,照耀在夏碎黑色的髮上。
擱置在書桌上的電子時鐘發出響亮的提示音,提醒他已經在公事上消耗了整整一晚的時間,他舒出一口氣,響徹整間書房劈哩啪啦的聲響瞬時停歇。
停下手上的工作,男人扭扭脖子,伸了個懶腰,將文件傳給電腦另一端的作者做最後的收尾。即使校稿了一整個夜晚他的精神仍然相當不錯,修長的指尖落在鍵盤上像是跳著舞,若是有人與他同在這間房內,就會發現一向穩重的他面上帶上了一點輕挑的笑意,雖然盯著螢幕,思緒卻沒放在上頭。

他是一個編輯。從大學畢業前就已經來到這間出版社,到目前為止他對自己的工作相當滿意,而這種滿意在不久前來到了新的高峰。
把電腦關機後他接著拿出手機熟稔的撥出一個號碼,聽著話筒那一頭的規律的嘟嘟聲唇角勾出微笑。夏碎在耳邊的提示音響了四聲之後將手機掛斷,隨即便再度撥了出去,像每個相似的早晨耐心而愉悅。如此重複到第四次後另一端手機的主人接起了通話,卻立刻被不發一語對方的掛斷。
夏碎注視著手機螢幕上「歲月如歌」四個字,輕輕地笑了。

換了一身衣服下到樓下的早餐店,他所租的公寓離鬧區不遠,此時已經超過了上班上課的尖峰時段,店內人不多,他出眾的外貌為他招來不少明目張膽的目光。夏碎貌似渾然不覺在習慣的窗邊位置落座,那是唯一一個一抬頭便能看見那人公寓樓下的大門的地方。
他就像每一次的早晨那樣耐心等待,當手錶上的分針過去了半圈,夏碎思索的對方是不是掛了他電話後又睡了過去時,視線當中的公寓大門總算走出了他熟識的身影。
那人也是遠遠就發現他的存在,卻一下子撇過了頭似乎不太願意見到他的樣子,熟悉他的夏碎一見便忍不住笑出聲來。他很容易就看的出來這人目前還處於起床氣的狀態,一頭黑髮也是隨意撥了撥便下樓來,顯然雖然今天得早起,但前一天他卻沒有像預計的那麼早睡。
歲月如歌是他負責的一個小作者,除此之外他有在接一些翻譯或即時翻譯的工作賺外快,有時還必須出遠門,而認識夏碎之後他就多了一個自告奮勇的專屬司機,附帶鬧鐘功能。

一直到人走到夏碎對面的位置落座,夏碎仍未收起那張英俊臉龐上的笑容,立即便收穫了一個彆扭的瞪視。
「早上好,千冬歲。」夏碎愉悅的說道。
千冬歲藏在黑框眼鏡後那雙漂亮的眼睛再度瞪了過來,面上帶著些許未褪去的起床氣,心不甘情不願道,「……早安。」

等到兩人吃完早餐,夏碎就會開車載他到車程兩個小時的工作地點,等到千冬歲工作結束再將他載回來。
就像每個以同樣畫面作為起始的早晨。



藥師寺夏碎和歲月如歌第一次見面是出版社舉辦的一次作者見面會。
那時他已經是出版社內站穩了腳步,和冰炎簽了約後更是成為他的御用編輯,既然是同城的活動夏碎閒著沒事便去湊了熱鬧。冰炎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見面會,看冰炎那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夏碎還是對他與其他作者的互動感到有些擔憂,雖然這算不上什麼正式的活動,內容也僅僅是吃飯或一些互動的小遊戲,但身為一個稱職的編輯,要是手下的作者與其他人起了衝突還是夏碎不願意見到。
見面會當天事情比他想像中來的順利,沒想到冰炎會和出版社另一名大牌編輯阿斯利安是舊識,夏碎乾脆就放下心讓他們敘舊,同時也注意到和阿斯利安一道的男人板著臉比冰炎還要生人勿近,和周圍的空氣格格不入,後來他才知道這人不僅是阿斯利安的男朋友,還是他們出版社的一個投資人。

出版社算是很大手筆的包了一整間餐廳讓他們活動,Atlantis本來平常也會辦一些小活動讓作者們交流,這時眾人開始玩一些炒熱氣氛的小遊戲,室內氣氛很快就被帶動了起來。雖然人緣很好,但夏碎不算是個健談的人,平時也顯得相當穩重與成熟,過沒多久他就順利從餐桌上逃到外面,很沒義氣的假裝沒看見冰炎僵硬的表情。
外頭的天已經完全黑了下來。這附近算郊區,整個區域只有身後的落地窗內的燈光,夏碎在餐廳的院子裡晃了一會兒,冰炎顯然被纏住了,他正琢磨著要不要回去稍微露一下臉時,他站的位置正巧從落地窗看見餐廳另一側有個身影從廁所走了出來。
一看見那張臉,夏碎愣住了。
在那一瞬間的驚鴻一瞥,他彷彿看見的是每天早晨在鏡子裡見到的那張臉──他自己的臉。

那是一個黑髮的年輕人,要不是親眼看見,他也不敢相信世界上會有和自己如此相像的人,不過那也僅僅是臉龐罷了,從身形看來這人比他矮,也比他瘦,夏碎停下腳步,仗著自己身在暗處大膽打量起這個人。
他衣著和對方手上拿著的黑框眼鏡,夏碎依稀辨認出那人是出版社新簽的作者,叫做歲月如歌,見面會時坐在離夏碎不遠的地方,年紀不大,但面對一整桌資歷比他大的作者全然沒有其他小作者侷促不安的模樣,談吐與舉止很有教養,卻不會特別突兀。此人初次見面就給他極為深刻的印象,身上冷靜自信的氣質在新人作者之中很難得。
此時意外在這種情況下見到那一張臉,夏碎承認他感到震驚,除此之外他想起見面會開始時曾經讓所有人自我介紹,那時的歲月如歌看見他時面上完全沒有任何異樣,因為那副黑框眼鏡他也完全忽略了他的樣貌。
他看著歲月如歌打開水龍頭洗了洗臉,用衛生紙擦去了鏡片上的髒污,重新將黑框眼鏡重新戴回了臉上,遮住了那張令夏碎無比詫異的臉龐。黑髮的青年直到離開都沒注意到有個人佇立在夜色中緊緊盯著他的一舉一動。
夏碎隨即也跟著他的步伐回到了人群之中,但在這之後他頻頻分神,不斷分心在不遠處面色淡然的青年身上。

真有意思。他想,一開始,真的只有那麼想。
但那一個人始終讓他無法忘懷,隔天晚上他就從剛接手歲月如歌的編輯那將他接了過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彤彤
  • 不好意思,因為實在是太喜歡大大您的作品了,所以私心腦補了許多夏千的後續......可以的話我想把它寫出來發表,不知道這樣會不會侵犯到大大您的版權呢?
  • _(:3)ㄥ)_
    我實在找不到另一個作者他都不上線........
    因為這本是合本,大部分的設定都來自他,而我是負責夏千休利的部分,如果只是夏千的部分我覺得是沒關係的
    那麼就請你發表的時候標註一下這篇的篇名(憶痕)和作者吧~
    這邊是鶇燁,另一個作者是冰漓晨漪
    然後如果可以的話發表之後給我網址我想看看XDDDDDDDDDDD

    鶇燁 於 2014/06/01 2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