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感冒還沒好.....)






「前輩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面面相覷許久見他沒有開口的意願,冰炎率先說道。
凡斯搖了搖頭,沒有正面回答他的問題,「我知道你為什麼出現在這裡,也明白你想說什麼。但是漾漾不在這裡,小玥他們也不會願意讓無殿的人見他,看在亞那的分上,我今天就當沒在這裡見過你,你走吧。」
說著他就站起身,而冰炎絲毫沒有挪動的打算。

「凡斯前輩。」
「父親一直想見您。」
凡斯的背影微微一震,見他停下了腳步,冰炎再接再厲,「父親已經來到了蘭州城,他是為了安地爾而來,他還不知道您也在城中。」
「在離開之前,聽聽我的辦法如何?聽完之後,您想怎麼做在下都不會干涉,只希望您能見父親一面。」
冰炎說著便向凡斯說出了自己的計畫,凡斯一邊靜靜聽著,也漸漸被說動。
「若是無殿與白陵山莊聯手,我有把握能引出安地爾並將他困住,但是之後的事情,還需要您與父親的協助。」

凡斯慢慢搖晃著腦袋,卻不是反對他所說的話,他轉過身看著冰炎。
他一直都知道這個孩子的存在,卻從來沒有見過,但會下意識收集冰炎的情報。他一點都沒想到亞那能養出這種個性的孩子,欣慰的同時也鬆了一口氣,卻從沒想過漾漾會和這孩子扯上關係。
而且不只是扯上關係而已。想起在蘭州城見到褚冥漾後那孩子眼巴巴地盯著他,想要他說服然及小玥讓他見冰炎的模樣,凡斯心中五味雜陳。

亞那的孩子……已經長那麼大了。

看著那雙與他父親沒有一點相似之處的紅色眸子,凡斯苦笑著,笑容中帶著滄桑。
他嘆息一聲,「時機也該到了……該到了我面對過去所種下的惡果的時候了。」

冰炎卻是搖了搖頭,「前輩,父親時常對我說起當年你們三個人還在一起時的事情,他仍然思念著凡斯前輩和那個人,即使那個人手上沾了那麼多人的血。他一點都沒有怪過您,每次見他,他總叨念著您,我知道他一直掛心不下前輩。」

凡斯閉了閉眼,「他就是這樣的人。」

「若你能說服然,我就答應你的要求。」



得到凡斯的允諾後,冰炎離開私宅,找了一間客棧換下一身夜行衣,待到天亮後找到了蘭州城裡最大的那一間藥鋪,隻身一人走了進去。

「我要見白陵然。」他說。







蘭州城內,一處被白陵山莊包下整整一個月的院子,凡斯慢條斯理喝著茶。
這茶是冰炎孝敬的,從他的反應看來顯然頗為滿意,雖然外貌上看不大出來差距,但凡斯的確是這間屋子裡所有人的長輩,不過身為長輩他倒是他一點都不關心一旁兩名分別代表兩個門派的後輩似乎互相想用眼神殺死對方,而是頻頻往門的方向看,有些坐立難安。

只要問見過白陵莊主的人,白陵然是個什麼樣的青年,八成的人都會覺得他溫文爾雅,斯文有禮,但此時面對這個男人他實在是難以保持自己的教養。

他冷笑著對冰炎道,「冰炎少主好大的面子,沒想到竟能說服舅舅幫你說話,要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早就叫手下的人把你轟出去了。」
他心愛的弟弟出去一趟就變了個人,雖然他原先也曾對這孩子太過溫順乖巧感到擔憂,但也不願意見到如今這個局面,漾漾不僅因為白陵山莊毫無理由對無殿下絆子而與他置氣,並且一再想要說服他與無殿的人合作,他的心都要碎了。

「那是前輩認同我的想法,不像某些人為了私情不顧大局。」冰炎淡淡說道。
白陵然瞇起了眼睛,沒有輕易被冰炎激怒,卻是對這傢伙印象更差了。

「舅舅,表哥?」一個聲音從外頭傳進來,這時褚冥玥終於領著褚冥漾出現在眾人面前。
冰炎無意識地站起身,早在那人一開口時他就已經認出了對方,心神全數被吸引過去,連白陵然哼了他一聲都不在意。時隔近十天的分離,終於見到了思念的人兒,冰炎目光緊隨著褚冥漾,眼睛眨也不眨,那視線之灼熱令旁觀的人都覺得那對紅色變得淡了一些,像是兩簇橘紅的火焰燃燒著。

那人看上去似乎是有人好好將他打理了一番,褚冥漾身上的衣服整潔又合身,那頭總是看起來毛茸茸的短髮也被好好梳過,規規矩矩地攏在鬢邊,露出光潔飽滿的額頭和明亮的眼睛,此時終於有了一點世家公子的模樣。
褚冥漾一進入房內便緊張四處張望,當他發現冰炎的存在時所有人都看見他圓滾滾的黑色雙眼驀地亮了起來,同時臉上也綻開了大大的笑容,像一隻找到主人的小狗,興高采烈地搖起了尾巴,要不是還有三個白陵家的人在場,他看起來就要朝著冰炎撲過去了。
「大師兄!」
凡斯搖著頭,將褚冥漾拉到自己身邊。兒大不中留啊……
這樣的景象在向來疼愛小堂弟像在疼閨女的然眼裡簡直難以接受,很快兩人針對冰炎所提議的計畫,開始了新一輪的針鋒相對。

如冰炎預料的,白陵然非常反彈這個提議。
「你憑什麼認為我們會答應你的要求?在無法保證他安全的情況下?」

「憑著你們也想解決安地爾,而且我能夠保證他的安全,你們只要專注在不讓他逃跑就行了。」

「你做夢!」

類似的鬼打牆在重複了幾次之後,旁邊終於有人忍無可忍了。
「我願意。」
話衝口而出後褚冥漾發現所有的人都在看他,一時緊張地想躲到凡斯身後,被他舅舅拎到前面去。
為何人人都喜歡拎我的領子?
「如、如果你們說的是用我來引出安地爾的這個辦法,我同意。」

「漾漾!」白陵然不贊同地叫道。

「然……」褚冥漾咬著唇,渴望地往凡斯身後看了看,不知為何小臉有些緋紅並不看冰炎而是注視著兄長的眼睛。
「我也想幫上你們的忙,而不是只能在安全的地方看著你們和那些鬼東西交手。我知道這是下下策,但也是最有效能引出安地爾的辦法,拜託,然,」褚冥漾焦急地望向自家表哥,「拜託。」

接到疼愛的弟弟祈求的目光,那雙漂亮的眼睛濕漉漉地盯著自己瞧,白陵然頭大得不得了,又無法從褚冥玥那兒獲得支持,一時之間孤立無援。
這莊主簡直沒法當了!他忿忿地想。

正當室內氣氛凝滯不前時,門外忽然傳來一陣騷動。一個下人走到白陵然耳邊說了些什麼,白陵然向冰炎挑了挑眉,又往凡斯的方向瞥了一眼。
這時幾個一身白衣,明顯不屬於白陵山莊的人抬著一乘軟轎進入了房內,凡斯此時已經沒空理會其他人了,雖然努力想維持鎮定也無濟於事,他的雙手緊握成拳用力得崩出了青筋,死死地瞪著軟轎上的人。

褚冥漾瞠大了雙眼,那個人有著他所見過最美麗的銀色長髮,但這並不是他最引人注目之處,那人雙眼的部位被一截錦緞嚴嚴實實地綁住,整張臉被遮住了大半,只餘鼻子以下的部位,即使只有半張臉,褚冥漾還是對那張臉有種莫名的熟悉感。

軟轎上那人被白衣人連人帶椅被小心翼翼搬了下來。
凡斯無法再假裝無動於衷,連忙站起身匆匆走到了前方,失態得差點打翻了茶水。
「褚,」冰炎不知何時起身站到了褚冥漾的身邊,悄悄地握住他的手在他耳邊道,「那個是我父親。」
褚冥漾猛地回頭詫異望向他。

當年亞那身中劇毒,雙眼無法視物,竟連他也無可奈何,因為愧疚及不甘,那麼多年來他隱姓埋名在全國各處流浪,最遠到達關外,偶爾回白陵山莊都是和褚冥漾待在一起,不關心其餘其他的事物。
一切都只為了尋找解開亞那身上劇毒的辦法,再也不願意回去見亞那,是他羞於面對自己的昔日友人,只要他沒有找到解法的一天,他不會去見亞那。

結果繞了一圈,是自己教出來的弟子摸索出了那個方法。
安地爾想要褚冥漾,也是因為如此。無論他想拿褚冥漾做些什麼眾人不得而知,而褚冥漾會成為那個人也是因為意外。凡斯做了不少推敲與摸索,那些手稿都被他堆在白陵山莊,唯一有權限翻閱那些東西的只能是他當成弟子教導的外甥。
褚冥漾有段時間無聊得緊,就拿那些手稿自己摸索了一番,他的想法素來天馬行空,不按規矩來,常常能給凡斯一些未知的驚喜,結果這次的「驚喜」大大驚動了所有人。
還沒來得及用在亞那身上,不知怎的消息便留了出去,接著,便是蠱鬼重現江湖。

凡斯站在那兒,看著十幾年來面容別無二致的友人,心裡有些不踏實,但一見他似乎想起身,連忙往他的方向踏出了幾步。
「亞那……」

「凡斯!」
結果在眾目睽睽之下,亞那準確無誤地撲向了凡斯的方向。身手之迅速,方向之準確,令在場所有人目瞪口呆。
褚冥漾錯愕地呆望向那個據說是他大師兄父親的男人,天知道他原先看見那個人有多震驚,而對亞那的驚艷只在一瞬間,本人就自己破功了。

冰炎扶著額,他就知道會變成這樣。
廳內因為亞那的出現產生了一陣騷亂,他先是抱住凡斯掉了幾滴眼淚,似乎才發現冰炎在場,緊接著他便開始滿場找他兒子的「小媳婦兒」,褚冥漾差點沒被白陵然漆黑的臉色嚇哭。
真要他說的話,大師兄的父親真的是,非常有個性。

最後是褚冥玥開口道,「既然漾漾已經同意了這個辦法,再急也急不過一晚,有什麼事明日再議,凡斯前輩和亞那前輩應該還有很多話想說,你們都先去休息吧。」

話一落下,冰炎便已經迫不及待地揪著褚冥漾消失在眾人面前。
白陵然再也忍無可忍地,爆出了一聲髒話。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umi
  • 看完只有一個感想…
    然真的好可憐((笑瘋

    感謝大大餵食wwww
  • 不知為何都忍不住想把他寫成一個弟控XDDDDDDDDDDDDD

    鶇燁 於 2014/02/14 09: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