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那人就是冰炎。當陣法結束傳送後他第一件事就是喚出烽云凋戈,冷靜地打量起身處的位置。
抬頭一望無際的森林令他有些驚訝,卻也沒有放鬆戒備,他放出一些探查的術法將附近檢查了一圈才暫且放下心,開始慢慢往森林的邊緣前進。他心裡還是有些驚奇,最近幾十年已經越來越難看到氣息如此乾淨純粹的林子,這個地方雖然不大,但探查的結果已經足夠令他詫異,這片森林由好幾種不同種類的樹木構成,範圍不大,但無論哪一種無不是對淨化空氣有極大幫助;除了高大的樹木,林道間生長的花花草草有大半都是藥材,是極好的療養地點。
更重要的是這個陌生的地點離學院並不遠,不管是他記憶中還是公會的紀錄中都沒有記載,明顯是私人領地。他究竟是跑到這兒來的?

他仔細地將信紙上的法陣研究一番,看來看去都覺得只是普通的雙向移送符,他用好幾種法術測試都沒任何效果。在這樹林中他嘗試了其他的移送陣通通都沒有發生效用,顯然手上的紙張就是離開這裡的唯一辦法。
冰炎猶豫了一會兒,將信紙塞進了口袋裡頭。
究竟是誰將他送到這個地方來,又有什麼目的?
他覺得如果能走出這片森林或許就能找到答案。
他走了好一會兒都沒有看到任何人煙,直到一頭三角幼鹿不知為何叼著一本書橫衝直撞地冒了出來,隨即少年出現在眼前。
這是他走了好幾十分鐘所見到的第一個人。



真好看。
這是當少年看見第一眼看見冰炎的反應。
他甚至一下子忘了手下的動作,那頭鹿輕易地從他臂彎掙脫了開,頂得他倒退了好幾步後輕快地跑走了。少年懊惱地看著牠又一次消失在樹林中,想追上去又無法忽視眼前這個大活人。少年一臉的迷茫,像是疑惑這個人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他又該怎麼辦?
冰炎皺了皺眉,這個少年看起來有點呆。
「這裡是什麼地方?」
說著他往他的方向走了幾步,少年像是被踩到尾巴的貓似地跳了起來,往遠離冰炎的方向小跑了好幾公尺。
「你、你是誰?你怎麼進來這裡的?」
少年感覺手心出汗,他竟然看這個髮色怪異的陌生男人看呆了!不對,這個人闖進了領地警報怎麼沒響?姊姊和然不是說能進來這個森林的只有族人和他的朋友嗎?
他的腦子一下有些混亂,從他記憶以來沒有出現過這種狀況,導致他不知該如何面對這個意外。

冰炎看那呆愣愣的少年手足無措地站在原地,比他還要緊張萬分的模樣撫了撫額,他知道自己並不平易近人,也和藹可親不到哪裡去,但是對方這一副見到鬼的模樣他可真覺得有些無辜,抱持著一點希望望了望四周,但也沒有其他的人影,他只能嘆了一口氣。

少年像根木頭一樣杵在原地。他手指在口袋裡緊緊攅著然交給他的小紙張,然還特別囑咐過他若是遇到緊急情況只要放出氏神就會有人過來處理,讓他不用擔心自己一個人待在領地裡會出事。
不知為何他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漸漸鬆開手中的紙張,他也不知道自己想作什麼,不得不說冰炎第一眼給他的印象太深刻,此時少年除了面對生人的驚嚇,心底還有一些好奇,特別是對他的髮色。

在他猶豫的期間對面那雙獸眼凌厲地掃了過來,少年不由得頭皮發麻。他從來沒見過這樣的人,遠遠望過去是一張精緻卻面無表情的面容,身上強悍的氣勢與氣質,美麗和強大集於一身。
和自己差距太多了。他想,也許是身邊沒有這樣的人,心裡那麼強烈的震盪的感覺還是頭一次。

冰炎又對他問了幾句,見到少年仍然毫無反應,神色中不禁多了一些不耐,無可奈何之下只能抬步靠近少年,沒想到少年回過神見到他想要靠近只想得離他遠一點。
只想離這個人越遠越好。

「你別動。」冰炎突然喝了一聲,少年看著他睜大了黑白分明的眼睛,眼底有著驚嚇,不由自主地一下後退好幾步。
「等等……」
他開口的時候就已經來不及了。
隨著少年一聲短促的尖叫跌進身後的水池之中,噴濺的水花沾濕了冰炎全身,但他顧不得自己,連忙撈起跌進池中載浮載沉的瘦小身軀。
「咳呃、咳咳咳!」
少年難受地嗆咳著,眼角溢出了淚水,在發現抱著自己的是那個陌生人時又瞬間僵直了身體。
「你是笨蛋嗎!都說等等了!」
儘管一再提醒要忍耐,冰炎仍然忍不住對少年吼道,在對方忙著掙扎急欲逃離他的掌握時乾脆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將人扛到肩上。
「不想被我丟下去就別動!」
事實證明威脅恐嚇遠比溫言相勸來得有用,冰炎話才剛說完就感覺肩上的人疑似認命地停止掙扎,突然安靜不動非常詭異。
這傢伙是怎麼回事。
放棄去理解這傢伙的腦袋構造,冰炎在少年的小聲提示下很快穿出樹林找到他所說的房子,一腳踹開房屋大門。

這棟房子不算小,但內部結構簡單,他輕易地找到了浴室,把少年扔進裡頭打開熱水,室內的空氣很快變暖和起來,這才讓冰炎鬆了一口氣。他找到一條大毛巾,遲疑了很短暫的時間就直接動手擦拭少年身上溼答答的頭髮和肌膚,雖然池水的氣溫不低,但方才一路上少年的身軀仍然瑟瑟發抖,既然是自己害他掉入水中,冰炎也沒作多想直接上手幫他弄乾了身子。
要不是最近力量不太穩定,他本來能夠在森林裡將少年撈出來的時候就直接弄乾他。
少年睜大著眼睛看著他一舉一動,進屋之後變一語不發,看來也不知該說些什麼,一直到冰炎將他半乾的衣服和頭髮直接用力量烘乾時才忍不住發出小小的驚呼。

冰炎這時才有餘力仔細端詳少年。
他在森林裡對少年第一個印象是:呆;當他把少年扛到肩上時,覺得他輕得不像話;而現在,則是覺得少年似乎瘦弱的得太過了些。
他原先以為少年大概十四、五歲左右,黑髮黑眼襯著他更顯小,近看他的五官才覺得還要再大一些,少年的身材卻纖瘦得不符合他的年齡,加上蒼白的臉色,怎麼看都是一副病弱少年的模樣,獨自一人待在這森林邊的房子裡給冰炎一種怪異的感覺。

解決了落水的後續處理,兩人在客廳大眼瞪小眼好一段時間。
冰炎是不知該如何開口,少年則是在把陌生人趕出屋子與該謝謝救命恩人之間天人交戰,一時之間呈現當機的狀態,直愣愣地盯著那張俊美絕倫的臉蛋猛瞧,小小打了一個噴嚏後就自動自發地進房間用大衣把自己包成一團球的樣子,再接著回來呆愣愣地望著他。

冰炎看著他了解到如果自己不開口這人也許能夠就這樣對著他一直發呆下去,忍不住問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這裡是西之丘。」
少年的聲音怯怯的,說完後又重新閉起了嘴,冰炎卻覺得似乎能聽見少年的疑問。
你自己跑到這裡來,但是不知道這裡是什麼地方?

「西之丘?」
冰炎有些困惑,「西之丘不是已經歸還予妖師一族,重新封閉了起來嗎?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就聽少年理所當然說道:「我也是妖師啊,為什麼我不能在這裡?」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連恩
  • 好喜歡大大這系列
    快出下文吧!!加油^^~期待呦
  • 謝謝XD 最近身體很差一直沒想道要更新不好意思;_;

    鶇燁 於 2014/03/15 19:0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