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五分鐘在資料夾裡找這篇稿子........總是亂丟(。
看了一下字數可以分個五次更新!

和阿晨(冰漓晨漪)的合本,窩的部分。









很多人離開,很多人留了下來。他們這些人注定要看著那些壽命短暫的友人離去,等待他們的回歸,或是用一輩子的時間去懷念他們。當阿斯利安得知冰炎被夏碎邀請成為了出版社的作家,驚訝之下他笑著搖了搖頭。
或許這就是緣分吧?有些人,就是天生註定要走在一塊兒。

第一次看見冰炎的殿下的文字時,他就了解到這個人從來都沒有忘記過當年的妖師少年,他選擇用這樣的方式記錄並等待著唯一的那一個人,而他自己,終究還是跟休狄走在了一起。
任何一個袍級都能說的出來奇歐妖精的休狄有多難相處,在很長一段時間若是團隊裡沒有席雷兄弟黑袍的休狄基本上就只能執行單人任務,而當兩人莫名其妙在一起之後情況確實得到了改善,但這並不代表他們一點問題都沒有。
休狄是為他而改變的嗎?他幾十年來的驕傲及固執他都看在眼裡, 阿斯利安很很確定,除了自己,再也沒有人比他更瞭解休狄,甚至比休狄自己還要瞭解他。

他們確定關係後仍然時不時因為各式各樣的理由爭吵與冷戰,年復一年,日復一日,每當阿斯利安看著戀人板著臉蹙緊眉頭的模樣,挫敗感就會將他淹沒──他很明白在休狄那張黑臉之下事實上並無法理解自己生氣的原因,在他的怒意中參雜了太多的不明白,而自己似乎無論過了多久都無法使他理解,那些與休狄的出生與生長環境背道而馳的一切。
他很累。
他很喜歡休狄,甚至是愛,但這並不代表他有無限的精力與耐心不斷重複他們之間的相處模式。
又一次激烈的爭吵後煩悶之下他選擇遠離守世界與公會,除了兄長屏蔽了所有人的聯繫獨自在原世界定居,像一個普通人類一樣嘗試找工作租房子、找工作,就當作散散心,放自己一個長假,阿斯利安並不覺得休狄會願意放下身段融入普通人類社會來尋找他。
在剛開始一段時間一切都進行的不錯,他找到了一份編輯的工作,很高興的遇見了夏碎學弟的轉世,只用很少的時間去思念休狄,直到某一天黑髮黑眼的休狄穿著西裝出現在他眼前,阿斯利安簡直覺得自己像網路上的那些小說,穿越了。

他想都沒想過這個高傲的傢伙竟然真的會有一天穿上他口中低賤種族的衣服,成為他們之中的一員。
阿斯利安永遠都忘不了那一天他走進出版社大樓時,休狄被同事作為出版社的投資人介紹給他時,那一瞬間休狄的眼神。那雙再熟悉不過的眼眸中所包含的喜悅與激動,是任何表面工夫都無法掩飾的,更別說是對休狄瞭解甚深的阿斯利安。
接下來發展很容易猜到,守世界中高高在上的王子殿下悶不吭聲的搬到他租屋處附近,像幽靈似的出現在阿斯利安走到的每一處地方,卻保持著固定的距離,不發一語,阿斯利安真的瞧見了那人臉上的躊躇:休狄怕他再一次從他眼前消失無蹤。
在兩人和好後每當阿斯利安想起那時的休狄都會忍不住會心一笑。
他終於願意相信,休狄是能夠為他改變的,他願意去相信,這個曾經向小孩子一樣任性而暴躁的傢伙不會有一天因為相差太多的價值觀而終究離他而去,這一次他把他的高傲與驕傲好好的放在另一個角落,願意為了挽回他而改變過去幾十年來不曾改變的原則。

而第一個發現褚冥漾的人事實上是休狄。
他從來不曾詢問阿斯利安他想在原世界待多久,既然他不懂編輯的工作,他就盡可能用自己辦得到的方式留在他的身邊。先是投資阿斯利安所待的那間公司(為此還黑著臉去諮詢了夏卡斯,被敲詐了一筆),再來就像背後靈一般,跟隨著阿斯利安出席一切他所參加的活動,其餘的時間用來處理原世界的任務。
他終究還是有放不下的事情,每一個黑袍都有超乎尋常的責任心,對他們而言任務像是吃飯喝水一樣,是他們日常中的一部分,因此當他搬進阿斯利安的房間後又再一次投入了任務當中。
而褚冥漾,那個曾經在他們兩人生命中留下痕跡的妖師就自己撞到了他的面前,闖進了他處理任務的現場。
休狄當時只感到錯愕──在藥師寺夏碎之後,冰炎的殿下也進入了阿斯利安所屬的這間出版社,他也從阿斯利安那知曉冰炎一直在試圖尋找褚冥漾的轉世,雖然渺茫,但不曾放棄。
就他瞭解到目前為止冰炎仍然沒有找到任何蛛絲馬跡,而眼前這傢伙就這樣莫名其妙毫無預兆的出現在他的面前?
並且這一世的褚冥漾只是在普通不過的人類。按規矩消去他的記憶後休狄站在原處思考了一會兒,選擇將他的資料用手機傳給了冰炎,接著立即將這件事情拋到腦後。
其他事情就與他毫無關係了。

那一天回家前他還換上人類的服裝,參加完什麼會議無聊的坐了兩個小時才用傳送陣返回目前居住的地方。雖然他接受了阿斯利安的生活方式,不過並不代表他覺得他有必要棄移送陣不用跑去開車,這不是浪費精力嗎?
門口的聲響吸引了在電腦前工作了一天阿斯利安的注意力,他不過向聲音的來源瞥了一眼就被休狄一身的西服裝扮抓住了全部的目光。
打從他第一次見到休狄打著領帶,穿著三件式西裝佇立在面前時,他就覺得這人就是天生的衣架子,身形高大而面容英俊,若是能忽視他那張永遠的黑臉,休狄穿起名牌來掩不去一身的貴族氣息,姿態優雅而傲慢。雖然他在阿斯利安面前有心收起那一身的傲氣,但與生俱來的氣質不是輕易能夠收斂的起的。
阿斯利安呆了一會兒,忽然笑了起來。
這是他的男人,他一個人的。

休狄進門一轉頭就望見戀人笑吟吟的面容。
他隨即快速思索了一圈自己最近有沒有惹他不悅的舉動,因為以他的經驗看來阿斯利安露出這種笑容恐怕是有人要倒楣了,他自己就是最好的例子。雖然花了好一段時間才明白,不過阿斯利安就是那種心中越有事笑容就會越燦爛的類型。
他到後來也沒想起些什麼,只能輕應了一聲走到阿斯利安坐在電腦椅上阿斯利安的身邊。
他還未站定頸上就感到一下強硬的拉力,視線下落,在他愣神的期間阿斯利安用力拉下休狄的領帶使他整個人彎下身子兩人四目相對,一呼吸就能感受對方的氣息。

「歡迎回來。」
阿斯利安微笑著說道,隨即以昂著頭的姿勢將自己的唇印上對方的。
不知道阿斯利安又從哪兒學來的舉動,銀髮的男人輕哼一聲,手指碰了碰對方的長髮,將瑣碎雜事都拋到腦後,專注的投入親吻當中。
休狄那一天終究也沒想起去提那名妖師的事情,或許在淺意識中他認為關於守世界的事情會使戀人勾起一些不太美好的回憶,後來阿斯利安發現褚冥漾的存在又是有點時間以後的事情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