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看了一下上一次更新的時間,感覺到了深深的罪惡感.......
*問授權的同學等等,窩先問問合本另一個作者~等他上線.........












歲月如歌。千冬歲。
先是從編輯與作者的聯繫開始,接著巧合得知彼此的居住地址,驚訝的發現兩人居所隔不到一條街的距離,爾後約吃飯、約出門談論稿子內容就成為了家常便飯。
從網路上第一聲招呼開始,夏碎發現越來越無法抗拒和千冬歲在一起所收穫的喜悅與對這人的佔有慾。
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呢?
兩人熟識之後夏碎就從沒一天間斷過與對方的聯繫,Skype、噗浪、手機,從一個名字、一張相似的面容,慢慢的認識這個貌似冷漠的青年,他的那些小動作和習慣昭顯著他和自己除了面容,全身上下從裡到外沒有第二處相似的事實。
當連冰炎都查覺到他的不對勁時,夏碎不由得質疑起自己的動機,如今他的所作所為已經遠遠超過自己原先的預期。

千冬歲已經不記得當初是怎麼就讓這個男人入侵他的生活。
藥師寺夏碎是個稱職的編輯──太稱職了,打從兩人自見面會後第二次見面,他和夏碎見面的機會大幅升高,更可怕的是有好長一段時間千冬歲完全沒感到任何異樣,不知不覺中他已經習慣在需要出遠門時有個人打電話叫他起床、吃飯時陪他聊天聊稿子、暴躁時聽他抱怨倒垃圾、睡前在Skyp上跟他道一聲晚安。
等到猛然驚覺時藥師寺夏碎這個男人已經無所不在。
這已經超越了一名編輯的職責,甚至超越了一個普通朋友關心的程度,以千冬歲的敏感他很輕易得出一個結論,他甚至還敲了夏碎負責的另一個作者冰炎去補足他的猜測,這個猜測使他好一陣子都對夏碎敬而遠之,不冷不熱。

藥師寺夏碎事實上是一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似乎一切對於一個男人讚美的形容詞都能放到這個人的身上,但不知為何千冬歲總覺得夏碎對著其他人微笑時,眼中的笑意並不如他對著自己時,千冬歲並不覺得虛偽,只能說他在對待不同人的時候扮演的是他最應該扮演的那個角色。
而當男人看著自己時,那才是他真正的模樣。
當千冬歲第一次得出這個結論時,心裡感到一陣難以形容的恐慌。

彼時正好是同人誌販售會過後又一次的作者見面會,千冬歲嚴詞拒絕了夏碎的接送,但當千冬歲獨自到達目的地時看見等在門口的夏碎,他卻莫名感到一陣心虛。
他恐慌的不是夏碎對他有超越友誼的心思,而是害怕自己無法回應這個人、使他失望。



他理解等待一個人的感覺,也明白一次又一次失敗與期望落空的絕望,所以當初見到那人時,他沒有太多了考慮就將訊息告訴了冰炎的殿下。
而後褚冥漾成為阿斯利安負責的其中一名作者,他也是知道的,雖然阿斯利安偶爾也會提起那個孩子,休狄也並沒有特別放在心上。
但有一次他打開阿斯利安電腦的螢幕打算用網路看公會的網站時,無意間點到阿斯利安沒有退出的即時系統看見了他和盡落華光的對話。

一向對感情遲鈍到不行的,當初還和阿斯利安糾纏了好長一段時間才確認自己感情的休狄,不知為何就從標示著盡落華光的字裡行間看出了那麼一點不對勁。

那一刻的感受休狄不願意再去回想,隨即而來的,還有更多其他的想法。
那日他沉思著度過了一整個下午,在阿斯利安面前沒讓他感到任何不對勁,但心裡在處理這件事情上,他絕對不亞於對任務的認真。
他仍然記得當年阿斯利安有多偏袒那名妖師少年,就算此時有人告訴他不需要多此一舉也無法消弭他心中的不悅。

最後他休狄打開自己八百年不開的即時通訊軟體,給冰炎傳去了一個訊息。
再來,就只能等了。



作者見面會那天夏碎和千冬歲產生了一點分歧,千冬歲拒絕他的接送,他只能自己先到場地,待千冬歲抵達兩人在一起進去。
兩人一入座就碰見了冰炎和另一個出版社的作者盡落華光。似乎原本就相識的落華與千冬歲你一言我一語很快熟悉了起來,夏碎和冰炎面面相覷,不知怎麼的就是插不進兩人的話題。
他對千冬歲有異圖,冰炎是知道的,而冰炎會喜歡褚冥漾卻讓夏碎有些訝異,因為兩人的交集僅僅是上一場同人誌販售會的見面,沒想到短短時間冰炎就陷了進去。
雖然自己也沒什麼資格說他。夏碎望向年紀相仿的兩人,他承認看見這兩人聊得火熱朝天的模樣有些吃味,但再怎麼樣他也不會將落華作為情敵的人選,更何況看見冰炎瞧那孩子的眼神,他不認為友人會甘心只作個默默守候的好朋友。
夏碎對自己的友人挑了挑眉,又往大編輯阿斯利安的方向看了看。
冰炎如他所料的陰沉了臉色。
另一個臉色不好的人是阿斯利安身邊的休狄,夏碎和這人沒什麼交情,只知道他們兩人已經在一起很多年,想來兩人之間的感情是他們這幾人之中最堅定的,但這並不妨礙休狄對落華敵視的態度,這令阿斯利安一度感到有些莫名其妙,卻沒有對此多作關注。

出版社的作者見面會一向很能炒熱氣氛,大家也都是熟人了也不存在尷尬和害羞,但千冬歲對夏碎不冷不熱的態度始終讓他提不太起勁兒,一整個晚上都維持著得體的微笑時不時瞥向千冬歲和落華所在的位置,兩人年齡相仿,平時在網上也多多少少有些許接觸,而落華單純的外表很容易使人放下戒心,夏碎也沒讓自己對小青年產生惡感,僅僅是對千冬歲看都不看他一眼的態度有些微的焦躁。

夏碎不知道那人有沒有查覺到他的目光,但當散場時千冬歲並沒有拒絕夏碎載他回去的提議,兩人難得在獨處時維持了很一段時間的沉默,夏碎閉了必眼專注在開車上,心裡卻萬般思緒流轉著。
對千冬歲逃避的心態夏碎也不是不明白,當初明白自己的想法時他也清楚千冬歲會有如此的反應,但看見對方今天注視他的眼神,夏碎卻有些無法忍耐。
他喜歡千冬歲。
這種喜歡太純粹,他卻不得不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使對方習慣自己的存在、近而去思索兩人在一起的可能,他一開始所接觸到的千冬歲太獨立、也太耀眼,雖只是一個小小的新人作者,但他對文字的執著和專注並不亞於任何一個人;他看過千冬歲翻譯的文章與小說,也曾參加過他即時翻譯的演講與講座,那是千冬歲偶爾不帶著眼鏡出門的日子,他對自己的工作及興趣充滿熱忱,,總能夠輕易吸引眾人的目光。
千冬歲從來都不知道,自己專注在工作時的模樣有多令他著迷。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欸?
  • 這篇跟上一篇一樣啊
  • 啊啊啊啊我貼錯了XDDDDDDDDDDDDDDDDDDD
    謝謝提醒我改好了XDDDDDDDDDDDDD

    鶇燁 於 2014/05/26 10:17 回覆

  • 瀾
  • 哎 好可愛啊(各種意味)
  • 謝謝ODO(?

    鶇燁 於 2014/06/04 11:45 回覆

  • wlionvdes
  • 對不起親愛的鶇鶇兒我看見了>口<!!!
    授權神馬的我覺得沒有問題喔QQ/

    P.s.這裡是阿晨,註冊了痞客邦卻沒用(你#
  • 竟然有看到這裡的XDDDD
    >33<

    鶇燁 於 2014/08/03 20:0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