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痞克又改版了,差點找不到地方進後台(翻肚










這段路途用不到一個小時,兩人卻都感到相當漫長,待到目的地千冬歲下了車,夏碎原先想等他上了樓再將車開回車庫,千冬歲卻默默的走到了他身前。
夏碎愣了一下,夜風刺骨,對方卻佇立在原處,他不明所以嘗試著說了一句明天見,千冬歲卻還沉默著不發一語。

面前人一半的臉被黑框眼鏡遮住,另一半埋在圍巾當中,夏碎看不清對方的臉,摸不著他的情緒,但隨著沉默的時間拉長,他似乎能夠聽見自己心跳的聲音,夏碎開始忍不住期盼著對方開口,他有把握,千冬歲這段沉默絕不會是拒絕他的開場白。
他很想碰碰他的臉,他的髮,很想告訴他自己的心意,但夏碎只能等,兩人像一對木樁戳在路邊,目光閃爍地相互凝視。

千冬歲目光炯炯地直視著眼前的人。
「你到底想做什麼?」
「什麼想做什麼?」
等待了許久一開口就憋出了那麼一句,夏碎忍不住笑了。
千冬歲瞪了他一眼,抬頭望著面前手插在口袋,一臉的溫和笑意的男人,這人骨子裡絕不是外人眼中那樣溫文爾雅的紳士,至少自兩人熟悉起來後在他面前夏碎便不再隱藏自己的情緒,千冬歲只想將他臉上那個虛偽的、礙眼的面容給撕下來。

夏碎在他面前一向如此,頂著和他相似的臉蛋,千冬歲看著他時卻一點都沒有照鏡子的感受。他們是截然不同的兩個人,只是正好頂了相同的一張臉,好死不死的相遇了。

藥師寺夏碎是個什麼樣的人?
千冬歲發現他似乎難以回答這個問題,他可以說出他喜歡的十種食物,喜歡的十本小說,習慣的音樂類型,最高紀錄曾經熬夜一個禮拜,喝咖啡喜歡苦一點,但是比起咖啡其實更樂意喝茶。
但是除了這些小細節以外的一切,夏碎卻從未與他提過。
方才看見他和冰炎默契又熟稔的模樣,他竟然會有一瞬間的怒意與不自在。
回想起兩人相遇至今的所有過程,千冬歲不得不承認自己是被拐了。

作者見面會的初遇是一切的開始,千冬歲現在已經明白夏碎恐怕是在那時就已經注意到自己,無論什麼原因,隔天他就成了夏碎負責的作者,住在同一條街也許是唯一的巧合,但從網上的聯繫進展到每天有意無意的關心,最後到了自己離不開他的地步,這是個高明的追求,如果夏碎的目的就是如此的話,事實上他已經達到了。
跟夏碎在一起,看著他彷彿為他量身訂做設下一個又一個的陷阱,如今即便千冬歲明白了前因後果他卻不覺得噁心,換成隨便任何一個人他絕對會讓那人死的不能再死;更可怕的是,他習慣了夏碎帶給他的一切,卻毫不自知。

在那霎那間,千冬歲想了很多,他相信自己的目光也說明了許多,但那個人,那個令他各方面都困擾無比的男人只是靜靜站在那,坦然的等待千冬歲想明白。

他承認他動心了,但現在他只要一見到這個男人就來氣,說不清是覺得喜歡上他吃虧了,還是因為這人算是自己的初戀,卻是以這樣的方式逼的認清自己的心意,令一向強勢的千冬歲彆扭又不甘。

「你不覺得你很奇怪嗎?」千冬歲被氣笑了。

夏碎先是笑出了聲,接著道,「為了你,奇怪這麼幾次有何不可?」
他眼中的笑包含了幾乎能溺死他的溫柔,千冬歲實在拿他毫無辦法,轉身甩上了公寓的大門。



休狄打從找回了阿斯利安之後,每當阿斯利安需要出門,他就會像背後靈一樣默不作聲跟隨著他無論去哪裡,連人多吵雜的同人誌販售會都無法制止他的伴隨,久而久之大家也都習慣了阿斯利安身邊有個像保鑣的黑面神,任誰都無法從他得到好臉色。
但這一次的作者見面會有人發現到休狄曾經短暫消失了一段時間,不由得嘖嘖稱奇,阿斯利安也覺得對方有些不太對勁,但事實上他從來沒有限制過休狄的自由,即時好奇一時之間也沒想到去問。

但一回到家打開電腦他就知道休狄跑去幹了什麼了。
「你……」
他先是一陣啞然,接著哭笑不得望向做在沙發上假裝沒在注意自己,一臉鎮定的休狄。
用阿斯利安的噗浪發了一張照片,老實說連阿斯利安自己都不記得那張照片是什麼時候拍的,那是一張兩個人十指交扣的照片,兩人的手上都帶著戒指。阿斯利安打開河道的時候那則噗已經被轉得亂七八糟了,他趕緊將照片刪了。

看著休狄撇過頭的模樣,阿斯利安只感到哭笑不得。
「你這是在做什麼啊?」
那雙平時像鷹一樣銳利的眼睛閃躲著他的目光,阿斯利安嘆了口氣,看這樣他是不可能從休狄口中問出什麼來,當他還呆呆的望著電腦螢幕時,休狄突然起身走到他身邊抓住他低頭便主動觸上了阿斯利安的唇。

阿斯利安被他的手錮著,睜大眼睛一時之間忘記作出反應。休狄難得強硬、甚至是有些粗暴的吻他,在他的認知中休狄是個古板到無藥可救的男人,在他們在一起的時候鮮少作出諸如此類較為主動的行為,今天先是擅自上傳了照片接著又是如此,令阿斯利安大開眼界得同時隱約明白他失常的理由。
落華那小心思沒有隱藏得很好,夏碎、冰炎和休狄能看懂,他也能,但阿斯利安相信有冰炎在這點莫名冒芽的感情很快會被撲滅,沒想到第一個不安心竟然是身邊朝夕相處的休狄。
他沒有給休狄安全感嗎?
阿斯利安有些莫名,或許是當年的不告而別帶給休狄深刻的印象,他也無法在短時間內證明些什麼給他看。
阿斯利安嘆了一口氣,將自己送到了休狄溫暖的懷中。
這樣的話,也只能平常對他更好一點吧?

總會有時間會讓他明白,他阿斯利安認定了就不會再逃避,只要他休狄能不後悔,他就不會棄他而去。
阿斯利安什麼都沒說,只是親了親戀人的唇角,像宣誓一般。
他們還有很多時間,對吧?



他是個編輯。這或許不是一般人眼中很有前途的工作,但夏碎對自己的工作很滿意,在遇到千冬歲後他更是無比慶幸自己是個編輯。如果他不是編輯,就不會有機會遇見他的千冬歲,也不可能會那麼快就打入他的生活範圍。

「你這是怎麼了?」
千冬歲詫異的望著夏碎將一箱書般到樓下來,堆積到推車上不知要搬到哪裡去。
那天過後兩人好幾天沒有見面,一來是千冬歲不知該用怎樣的態度去面對夏碎,雖然網路上仍有聯繫,對於對方見面的邀請都是一律拒絕,對方也沒有死纏爛打,看來是夏碎這邊也有原因,看這架勢是要將這些書都寄出去,難道,他要搬家了?
千冬歲心中一沉,在不久之前他還希望夏碎能離他遠一點,但真的面對對方有可能遠離他的視線,他卻立刻感到不太舒服。

「只是把一些書寄回老家,得換房子,目前看中的空間都不夠放。」夏碎回頭見到是他笑了笑,「房東的兒子提早畢業從國外留學回來,他要清出房子給他兒子住。」
「所以,我無家可歸了。」
「……」
不知為何,千冬歲愣是從他的笑容中讀出了勢在必得。他們默默相望了一會兒,兩人都是聰明人,又朝夕相處了一段時間,輕易得讀出了對方的想法。
到目前為止,千冬歲承認自己的確喜歡上了這個男人,卻在此時恨不得將「流氓」兩個字貼到男人的腦袋上,他瞇著眼瞪了夏碎一眼便轉頭就走。
夏碎保持著原來的姿勢與笑容,眼看著千冬歲就要從自己的視線之中離去,對方卻在走了幾公尺後驀地停下腳步,原地用力跺了跺腳。

當他心愛的青年重新衝回面前時帶著一臉恨不得把自己切腹的表情踹了他一腳。
「你要住就只能住客房!知道嗎!」

很多事情有了開頭之後就會變得順理成章,夏碎搬著他的電腦但行李搬進客房後,兩人之間和過去似乎沒什麼不同,早晨的鬧鐘、稿件的討論、工作來回的接送,恢復了千冬歲鬧彆扭時的狀況,但同住在一個屋簷下的壞處就是若想逃避對方,就會有被破門而入的風險。
千冬歲後知後覺在一周之後才開始懂得後悔,但人是他自己邀請的,再把人趕出去不是他的作風,可怕的是這個男人的氣息正在逐漸侵略他的空間,一點一滴入侵他的生命,他不僅無法抗拒,也不想抗拒。
當某一天夏碎第一次傾下身子貼上他柔軟的唇時是那麼的理所當然,千冬歲猛然驚覺自己當喜悅大過於被偷襲的怒氣時,他總算是認了。
從小到大從來都是他算計別人的份,這一次,是他栽了。
「……」
「如何?」
手指輕撫千冬歲眼角的紅暈,夏碎微笑著親吻他的眼睛,眼底的笑意一直延伸到整張英俊的面龐,笑得像個孩子一般,將最心愛的寶貝抱在了懷中。
「……滾!」
夏碎抱著不斷掙扎的他滾到沙發上,將矮了一個頭惱羞成怒的黑髮青年壓到了身下。

能和你相遇,真的是太好了。
或許是在第一眼就認定了你,又或許是經過了漫長得時光終於將你抱緊在了懷中,貼近在最靠近心臟的位置,這時候任何阻礙都無法將我們分開。

無論需要多長的時間,無論走過了多少的歲月,有些人天生注定就是要走在一起,並且會一直用相同的步伐往未來邁進。







[全文完]


比較簡單的故事(?
冰漾的故事請找阿晨冰漓晨漪的部分啦XD 有找到他的新家再補上來!ODO
慫恿別人出本結果自己賠進去什麼的......我才不會承認呢ODO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羽化山嵐
  • 請問這本還有在賣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