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前幾天因為亂加好友的事情太怒導致我忘記要貼第一章這件事了........不然以這章的份量可以分幾天貼。
場次前(不就明天)的試閱就到這裡了,剩下的場次後才會繼續慢慢貼~
特典番外的部分只有夏千的會網路公開,冰漾的只有購書的天使們才會有密碼><!感謝大家。






第一章





他看見表哥眼中溫暖的笑意,對方伸手摸了摸他的腦袋。
這好像是在夢裡,因為他已經不知道多少年沒有這麼放鬆的感覺了。
無論過了多少年在然面前他永遠都是孩子,然也一直包容著他,唯一一次的嚴厲,是在學長沉睡之後徹底掐滅了他前往時間之流與冥府交際處的可能性。
他沒有為此責怪過對方,然卻因此愧疚了許久。

這一幕他已經記不起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他像個孩子似的趴在然的膝蓋上,落在髮上的力道溫柔得讓他昏昏欲睡。周圍的背景像是在本家,熟悉卻又陌生,然溫柔的聲音像是催眠曲,耳邊的聲音又近又遠,逐漸模糊。
身後敞開的拉門吹進春日的暖風,感受到手指撫過他耳際的搔癢感,他聽見然的低語像細小的風鑽進了他的耳中,似乎帶著若有似無的力量。
「如果能夠選擇,我也希望你是個沒有任何能力的普通人,一輩子幸福平安,不要遇見那個人,不要因為他而受到如此傷痛。」
「如果一開始,不要讓你們相遇就好了……」

那是他在他的第一次人生中幾乎已經被他遺忘的,一段記憶。







鞦韆、屍體、和黑色的血液。
褚冥漾一張開雙眼,曾經被埋藏在記憶深處的畫面驟然出現在眼前,沒有給他太多反應的時間,抬眼便見一身黑衣的攻擊者站在樹上,一個人從他鬆開的手中滑落下來。
倒在地上的男人身軀映入他的眼中。
他沒有多餘的心力去考慮為什麼自己會出現在這個地方,也沒有意識到自己如今的狀態,只感覺耳邊嗡嗡作響,樹上那個渾身上下包裹得緊緊的人並沒有離去,反倒是淡淡地望著他,似乎在判斷他有沒有威脅性,伏在樹幹上的大蜘蛛的八個眼睛都注視著他的方向,給人一種隱約的壓力。
眼前的真實和過往的記憶拉扯著他的意識,褚冥漾重心不穩地踉蹌了半步,殺意和血液的氣味從皮膚滲透進體內,一種說不出顫慄從腳底開始往上延伸。
……很難受。
褚冥漾明白過來自己的處境,重柳族沒有像記憶中那樣很快消失在眼前,而是從樹上跳了下來,挪動自己的身體,這個時候一個圓形的物體卻觸碰到了他的腳邊。
他低下頭,看見了那個物體,瞳孔瞬間放大。

他的身體自己動了起來,無法控制地發出了尖銳的聲響。
接下來發生的事情他就沒辦法記得清楚了。

眼前的視野變成鮮紅,甜膩的味道衝上了口鼻,兩種截然不同的力量撕扯著他的四肢,想要沖開他的身軀;心跳的聲響震耳欲聾,太陽穴上的青筋一突一突疼痛到無法忍耐,他承受不住的抱住頭蜷縮成一團。
在極度的痛楚下昏過去之前,他在無法控制的顫抖之中死死瞪著自己沾了血跡的雙手,還有這一副弱小到毫無自保能力的身軀。
他只真正意識到一件事情。
他回到了過去,回到了幾十年前,四歲那年親眼見到舅舅被殺的那一日。

三天後,褚冥漾在醫療班熟悉的氣味中清醒了過來。
雖然他非常想要在甦醒後的第一時間搞清楚現在的年份和時間,但現實是一個虛弱到連手指頭都抬不起的四歲小孩只有被藍袍擺弄的份,褚冥漾拼命用眼神示意也沒能讓照顧他的鳳凰族理解哪怕是一個字,做完了該做的檢查,母愛爆棚的藍袍姐姐摸了摸他的腦袋把他塞回被窩裡讓他好好睡覺。
接下來幾天的治療並沒有讓這個身體緩和過來。
全身無力──不只是力量釋放後的空虛,從他裝睡偷聽到的談話判斷,他的感受是力量爆走後的脫力,他剛在本家院子裡恢復意識時就有一些無法控制力量的跡象,接著又驟然看見了無法接受的場景,幼小的軀殼阻攔不住,讓他的靈魂的力量一齊爆發了出來。
他心裡有些底,知道他的情況並不好,但實在沒心思考慮這些。

褚冥漾有些茫然。
夜深人靜時躺在單獨觀察的病房之中,他好幾次將那雙小小的手湊在眼前看了又看,努力挖掘著自己腦中的記憶想回憶起回到過去前那段時間發生過任何的細節,仍舊沒有絲毫頭緒。
他曾經記得楔說過妖師的力量僅限於改變未來,已經發生的事情沒有辦法改變軌跡,當時楔說得非常篤定,在場的夏碎學長也默認了,那麼發生在他身上的又是怎麼一回事?
回溯時間、改變過去。
他想讓學長醒過來,卻沒想過用這樣的方法,因為守世界只要是個人都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也是他從未有過的念頭。

這些日子他見到年輕了許多的老媽,和一些過去本家及分支的妖師血緣者,面對談話時面色肅穆,在他面前卻又一臉擔憂的親人,重生的事情怎麼都說不出口。
曾經身為袍級的敏感讓他下意識地不讓任何人知曉這件事情,他早已不是剛入學院的褚冥漾,除了自保外他還必須為妖師一族的安全做考量。
雖說每個人都告訴他妖師能力能改變的只有未來,但他最後所施展的咒來自於本家的古籍,即使他不認為是妖師能力實現了他「回到最初」的願望,其他人卻不一定相信。
追著他跑的重柳族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妖師造成嚴重的時空變動、必須剷除。
褚冥漾一直對此不以為然,沒料到對方的話會成為現實。

半躺在病床上,他低頭檢視著現在的身體,三四歲已經是開始記事的年紀,不知為何本家的人沒有像上次那般直接抹滅掉他的記憶。他現在比他剛來到這裡時還要更虛弱一些,低燒和暈眩感伴隨著他好幾天,醫療班只能緩解他的症狀,卻無法根治。
回想起那天昏迷前最後感受到的力量,褚冥漾知道恐怕是身體承受不了靈魂帶過來的力量,發生了反噬。他不是鳳凰族對這方面沒有喵喵他們清楚,但也知道在他現在這個年紀的反噬一個不小心就會讓孩童丟了性命,現在他沒有斷手斷腳殘廢癱瘓算是運氣不錯,會對以後產生什麼樣的後遺症一切都還未定論。

他瞪著天花板發呆,他只是很單純地想要學長醒來,一夜之間卻必須從頭來過。
並且在一切開始之前,他就已經改變了時間的軌跡。
從入學前的火車站開始,他的人生似乎就和學長緊緊纏繞在一起,一直到他離去,他的衰運體質似乎傳染到的身邊的人,無論他怎麼想要保護他們、避免他們受到傷害,最總是無能為力。
那麼,這輩子就不要和他相遇吧。
他翻了個身,將臉埋進枕頭。
如果有緣分,同為袍級或許能做個點頭之交,若能保他一世平安,他寧願做他身邊普通的路人甲。
他曾經在那人身邊度過了生命中最快樂的時光,只不過那樣的回憶從此之後就只有他記得了。

半個月治療的時間簡直枯燥到褚冥漾幾乎抓狂,醫療班母愛爆棚的藍袍倒是喜歡逗弄他,有時候是糖果,有時候是玩具,就連老媽也拿來了他小時候玩過的玩具車放在他的床頭。
不過他不是真正的四歲小孩啊!
他實在不知道被稱讚乖巧可愛的時候該擺出什麼樣的表情!
救命,他有點崩潰。

醫療班不愧是醫療班,這些日子治療的結果已經讓他穩定了下來,這輩子他是注定無法和前生一樣活蹦亂跳,若是還小時好好調養,也不至於長大後纏綿病榻。他不是沒有注意到族人皺著眉的表情,但褚冥漾自己已經覺得心滿意足了。
就當是他撿到一次生命需要償付的代價吧。

「漾漾。」
這天褚冥漾無聊到想在床上打滾,雙眼無神瞪著病床四周漂浮著的藥水泡泡時突然有人走了進來。
他一轉過頭,正好和推開房門的白陵然對上視線。
這時候的白陵然只有七八歲,卻是一副少年老成的模樣,他的小臉繃著緊緊的,看見小表弟看向他才稍微柔軟了下來。
褚冥漾一時怔愣,開口時,已經能夠壓抑心底的激動輕聲回應白陵然的呼喚。

「然。」
軟糯的幼童嗓音在白陵然耳中聽著,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
他跑到床邊握住褚冥漾的手,對方一張小臉蒼白虛弱,可憐兮兮縮在病床上的樣子令他止不住地皺眉。

眾人都沒有料到褚冥漾繼承的凡斯能力比想像中還來得強悍,保險起見他和冥玥這半個月也做了一番檢查,兩人身上都沒有褚冥漾力量躁動暴走的跡象。
他不是一般的七歲孩童,已經能夠參與眾人的討論並提出自己的意見,這些日子不是族人看他年紀小不願讓他前來,而是他作為新上任的妖師首領一直在和本家的血緣者商討和公會協調的事宜。
過去一直是公會庇護著妖師一族,長久以來讓妖師血緣者能夠安穩地隱世,族人也一直很好地約束著不興風作浪,兩邊相安無事,直到繼承凡斯能力的三人和冰牙三王子的孩子出現在這個時代,妖師一族同時出現兩名妖師能力者,而繼承凡斯能力的褚冥漾力量強大到產生了反噬,公會的目光一下子聚集了過來。
白陵然還未走出失去父親的傷痛,便不得不開始考慮如何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他們選擇將褚冥漾送到醫療班便是代表沒想要瞞著公會這件事情,無論公會高層和公會會長知道消息後如何做想,妖師一族勢必得為自己做出決定。
妖師一族遲早得入世,問題是,什麼時候,用什麼樣的方法。

白鈴慈沒有任何能力,褚冥玥姊弟的父親更是原世界的普通人類。
他和父親一直都希望本家的事情讓本家的人來處理,應該負擔的、承受的,讓有能力的人來處理就行了,但現在漾漾必須長期接受醫療班的治療療程,這表示褚冥漾已經沒有辦法和守世界脫離關係。出乎眾人意料之外強大的能力已經讓一些種族感受到了異動,妖師一族沒有辦法再藏下去了。

「你還好嗎?很快,我和阿姨就能帶你回家了。」
白陵然凝視著他唯一的弟弟目光柔和。
他一出生就擁有凡斯的記憶,本就不比尋常孩童,他在漾漾這個年紀的時候就知道自己的責任與義務,非常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
父親過世後,他幾乎沒有一點喘息的時間,唯一的表弟還躺在醫療班,整個白陵家的人都等著他做出決定。
他無比清晰地認知到,他必須要撐起妖師一族。
漾漾只有四歲,小小一個團床上,雙眼烏溜溜的,聽治療師說這些日子他一直都非常乖巧,不哭不鬧,看著非常讓人心疼。
他心中的念頭更加堅定。
他想要好好保護他的家人。

褚冥漾現在就已經能在這個小少年身上看到未來妖師首領的模樣,冷靜、沉穩並且可靠。他放下心中的擔憂,不會有人比然做得更好了,自己只要不給他製造麻煩就是在幫他了。
白陵然非常有哥哥的樣子,認真地詢問了他這些日子的吃食和作息,褚冥漾提出要求後答應他會帶一些書來讓他打發時間,沒有和他提到太多家裡的事情。
褚冥漾很快出現疲態,兩個小少年沒有說太久的話,藍袍就來趕人了。

離開前,白陵然用那雙褐色的眼睛望著他沉默了半晌。
「漾漾,我會保護你的。」
他目光認真,「你和小玥,我會保護你們的。」
所以你只要高高興興的就夠了。
他鄭重的神色震了褚冥漾一下,他知道這不是孩童的童言童語,而是對他的承諾。
褚冥漾突然覺得雙眼有些酸澀。
「我也是。」

雖然他對未來還是一片茫然,但這一次,他不會再讓重視的人因為他而受到傷害。







重來一次的童年過得平穩而安靜。
有曾經衰到路過籃球架都會被砸中的經歷,褚冥漾覺得自己真的是非常知足了。
他在事情發生後一個月才被接回本家,開始長達數年的治療過程,他沒有回原世界上課,而是在家自學和去其他學院的國小部旁聽,直到十三歲才進入七陵學院就讀。
因為身體的緣故平時很難出門一趟,他有非常大量的時間去研究當年的咒是哪裡出了差錯,但他整整將本家上下都翻遍,還是沒有找到當初的古籍。
那東西就這樣憑空消失了。

這些年的日子就是本家和醫療班來回奔波,和然學習控制力量的方法,老媽和冥玥常常能來本家看他。
有時候他也會想上一輩子的事情會不會只是他的一個長久而幸福的夢,那個夢裡有一個對他很重要的人。
他總是會想起Atlantis的大家,也明白這一次他恐怕是不會用與上一次相同的方式和朋友們相識了,
即使再次相遇也不會如以往那樣親密,雖然遺憾,卻是最保險的作法,對那個人也是一樣的,回想起過去學長每一次出事,都是與自己相關。
要他裝作陌生人的樣子去和他們重新認識,褚冥漾自認是辦不到的,所以當然讓他進入七陵學院時他沒有經過太多的考慮便答應了。
他實在無法接受在Atlantis那麼靠近他的地方,卻無法和他說一句話,遠離了他,才是對彼此最好的選擇。

他改變的不只是自己的人生。
多少也是因為他的緣故,妖師一族比前生還要更早地進入世界種族的目光中,然不喜歡向他提太多相關的事情,這麼一點消息還是他硬起頭皮向冥玥軟磨硬泡問出來的。
想起最初連五色雞頭都對妖師這個名詞諱莫如深,他不知道兩次的情況哪一種更好一點。對外妖師一族是在公會的監督之中,但事實上公會對妖師一族幾乎沒有太多的限制與要求,公開了妖師一族的存在後,便一直為妖師洗白。至少這些年除了最初的一段時間比較難熬,然的妖師首領一直做得很輕鬆,輕鬆到若不是褚冥漾嚴詞拒絕,他幾乎想要安排他所有的飲食起居,把無微不至四個字做到極限。
一些熟識一點的朋友甚至會拿他來打趣,然簡直是把表弟當女兒在養。

七陵被稱作自然的學院,風氣比Atlantis和平很多,即使知道他妖師的身分,也沒有人會拿這件事情找他的麻煩。想起最初穿著七陵學院的制服還有些彆扭,而如今這已是他在七陵國中部第三個年頭了,再過三個月,他就要升上高中部。
距離與眾人初遇的時間越近,他內心的不安感就越重,他沒辦法解釋這種無來由的感受是怎麼一回事,持續了幾天精神一直都不太好,沒隔幾日白陵然就從高中部找了過來。

褚冥漾無奈地看他。
「身體感覺還好嗎?」
白陵然關心地詢問道,早在褚冥漾入學時他就已經升上高中部,卻還是樂此不疲的兩邊跑,七陵的宿舍與Atlantis不同,七陵學院沒有袍級,所以宿舍是以年級來分,規定也沒那麼嚴格,這導致白陵然一直不甘心地想要慫恿他搬到自己的宿舍去。
雖然他很享受被關心的感覺,但身為一個即將滿十六歲的(偽)少年,有時候還是覺得有這樣的哥哥,特別煩……
「要不然你住到我這裡來吧?我能夠就近照顧你……」
「然,我都已經在宿舍住了三年了,你怎麼還不死心啊……」褚冥漾嘆氣,「我的身體沒有那麼糟,你太緊張我了。」

這可是大實話,不是拿來安撫表哥的。
那年的反噬傷了他的底子,讓他多年下來小病不斷,大病卻是沒有的,醫療班難以挽回反噬的傷害,控制的手段卻很了得,何況他的病是琳婗西娜雅經手的,要是這樣再不能好的話也太不科學了。
他到現在都沒有出過大問題不就是一種證明嗎?
虛弱的身體算不了什麼,他一向認為身體上的病痛不過是將以前因為衰運而受傷的份換了一種方式表現罷了,跑醫療班比跑醫院幸福多了,不用排病床也不會接收到醫護人員「他又來的」的詭異眼神。

或許是這次從小一起長大的緣故,他和白陵然比起前生親密太多了,自己又是白陵然眼皮子底下長大的,緊張他也是理所當然。在外人眼中無論年紀再怎麼小,白陵然都是妖師一族的首領,他也不知不覺就會把自己擺上了長輩的位置,

他又聽著自家表哥絮絮叨叨了好一會兒,直到對方下一堂課真的要來不及了才慢吞吞地準備離去,離開前的詢問卻讓褚冥漾心下一跳。

「漾漾,你有興趣參加下學期的競技大賽嗎?」







送走然之後,褚冥漾沒有馬上回宿舍,而是接了同學一通電話,隨口聊了幾句打算會合後一起去下午課堂的教室,往七陵的校門走去。
他心裡有事,走路沒看路,到達目的地時迷迷糊糊抬起頭眼睛就被什麼東西閃了一下。
待他看清面前的景象後,他的腦中瞬間一片空白。
來不及做出任何轉身逃逸以外的動作,一個物體重重地從後方撲上他的背,衝力讓他往前衝了好幾步,弱雞般的身體差點重心不穩面朝下跌倒,不過比起撲地的危險,更令他驚恐的是背上的那個人。

只聽一個歡快的嗓音在耳邊響起:
「好久不見啊小朋友,想我們了嗎?」








[TBC.]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輕嵐
  • 請問特典是要加購還是隨書附贈呢?昨天去攤上只顧著買正刊,好像也沒看到特典OAO
  • 特典是夾在書裏面的小小卡,上面會有特典的網址和密碼!如果沒有在裡面找到的話,可能是現場太亂漏掉了,請用寄信&或是其他方式照本子的實體給我看,我會補給你的!不好意思><!
    email:elainecurris@gmail.com

    鶇燁 於 2014/08/10 22:40 回覆

  • 赤璃
  • 是扇董事啊快逃!!!!!!!
  • 快逃XDDDDDDDDDDDDDDD

    鶇燁 於 2014/08/10 22:45 回覆

  • 悄悄話
  • lonelystar81
  • 請問CWTK15 有韶光賣嗎?如有,又在那兒?
  • 不好意思喔這裡沒有參加台北CWT以外的場次>"<
    之後會委託寄售店通販,有餘本的話也會在之後台北CWT的場次販售!

    鶇燁 於 2014/08/14 21:04 回覆

  • Nagi
  • 上禮拜在CWT上買了韶光的實體書,結果一直到昨天才看完~~
    然後又被虐哭了。・゚・(つд`゚)・゚・(但還是沒有黑暗之中那麼難過就是了XD)

    那我可以把心得打在這裡嗎(*゚∀゚*)(你已經打了)


    因為通常都會覺得妖師的力量強到會改變很多事,但倒是沒有思考過如果回到過去改變歷史會怎麼樣呢,我覺得這次的故事是個很特別的開場w
    漾漾太喜歡學長又把自己逼得太緊了,看得我心揪揪得痛啊嗚(??

    然後白陵然依然是個弟控的節奏XDDD((每次想到黑暗之中的那句「然,戀弟是病,得治啊」就會笑出來XDD

    是說開頭那隻山主的後續好像沒有寫出來呢?好在意牠後來會怎麼樣喔(`3´)
    到底啟動回到過去的力量跟山主有沒有關係呢,是不是他回應漾漾的心願呢,我好喜歡有鱗片的神獸什麼的呀嗚(`3´)((←沒頭沒尾的感想啊喂

    以上!謝謝鶇燁さん又寫出這麼棒的冰漾.゚ヽ(*´∀`)ノ゚
    (是說好想要黑暗之中的實體書啊啊--(つд`゚))
  • 喔喔喔喔感謝心得ヽ(●´∀`●)ノ!!!
    其實這次寫的時候比較注重劇情,感情的地方反而比較少,沒想到還是有人跟我說虐XDDDDDDD 脆弱的小心臟٩(๑•̀ω•́๑)۶
    其實回到過去可以有很多種,這只是其中一種設定XD 當然也可以虐到無以復加(請不要

    山主的確是回應了漾漾的心願,但是關於他的後續與種族我就沒有多加敘述&設定,因為這是無論如何漾漾和其他人都不會知道的部分,他是漾漾會回到過去最後一個因素,更多的就不重要了~

    感謝閱讀與喜歡✧*。٩(ˊᗜˋ*)و✧*。!
    黑暗之中的話二刷都賣完了只能看緣分啦(?

    鶇燁 於 2014/08/20 22:57 回覆

  • 悄悄話
  • 寶寶
  • 那是我打去問的
    不然網路訂單本來沒有的😭
【 X 關閉 】

【PIXNET 痞客邦】國外旅遊調查
您是我們挑選到的讀者!

填完問卷將有機會獲得心動好禮哦(注意:關閉此視窗將不再出現)

立即填寫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