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第二章



褚冥漾面上努力維持著平靜,心中已是驚滔駭浪。
這是他在七陵學院度過的第三個年頭。

或許是對Atlantis有著雛鳥情節,又剛被白陵然提醒了競技賽的消息,在電話中聽聞Atlantis學院的董事有事來到七陵,他忍不住想偷看一眼。哪怕是最不熟悉的鏡也好,看見故人總會讓他欣喜不已。
但當真的見到了董事,熟稔的動作和口吻令他忍不住臉色一白。

無殿,是游離在時間之外的殿所。
當初學長來到這個時間便是經由無殿,至少無殿的三人是不會被時間所影響,獨立於時間之外,有他們就必定會有第四人,
這和褚冥漾原先所認為的事實大相逕庭。

他竟然沒有想到這件事情!
原以為只要自己不說,重生這件事情便無人知曉,褚冥漾此時才發覺得自己太過天真,只感覺一時之間天旋地轉,背上原本還能承受的重量變為千斤一般沉重,不像是太過震驚引起的不適,而像是某種外力造成的壓力。
他的身體無法控制地軟倒,扇手中的扇子卻在這個時候重重一下擊中他的腦袋。

本來就維持得很艱辛,被扇一個施力他乾脆直接面朝下倒下了。
「哎呀呀,還是一樣虛弱啊,小朋友你還好嗎?」
「……」
快下來!
沒看到你下面的人快被壓死了了嗎!

扇離開他的背上後,褚冥漾一時沒緩過來只能趴在地上喘氣,一抬起腦袋便看見少女模樣的無殿之主搖著扇子笑瞇瞇地看著他,被她那麼一擊後方才一瞬間的不適倒是消散了不少。
藍色的長髮在面前晃來晃去,那麼方才閃到他的,恐怕就是傘董事了……
不是心中所想的那人,褚冥漾有些微的失落,旁邊的人見他分神,開始用扇子戳他,「還不叫人?」
「……扇董事?」
褚冥漾有些心虛,扇歪著腦袋看他,露出一個他再熟悉的不過的笑。
「為什麼那麼震驚的模樣?我以為,你自己明白發生了什麼事?」

十幾分鐘後,幾人轉移到校內一個隱蔽的涼亭中,扇吃著七陵招待客人的點心吃得很歡,褚冥漾卻坐立難安。
對他來說他回到過去已經過了好些年,但對董事他們來說,或許是才沒過多久的事情。他從沒真正想過重生這件事情被發現時該如何是好,

「你不用露出這種表情,我們不是來責備你的。」
扇董事用很可觀的速度解決掉桌上的點心,才開口說道,她保持著懶洋洋的的姿態和語速,突然就開了口。

「在久遠的時代除了能夠心之所想,化為現實的妖師擁有改變未來的能力,確實是有不同世界的其他種族擁有改變時間與歷史的方法,並且被有心人傳承了下來,流落到了這裡。除了時之族,大約也沒有其他人在乎這種事情了,因為啟動的條件太過嚴苛,幾乎等同於毫無意義。不過那都是好久好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些種族不屬於這裡,不屬於時間,卻有些殘缺的東西被留了下來。」
「只能說運氣好被你碰上了,又正好符合條件,不是你,也會是其他人,所以不用放在心上,沒有在回來的第一時刻被時間抹殺便是無礙,你安安心心地活下來吧,總會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運氣好嗎?
褚冥漾止不住地苦笑,這算是什麼樣的運氣?
他寧可不要這樣的運氣,他只想要學長醒來罷了。

傘董事靠在旁邊沒有參與他們的談話,存在感卻大得不得了,看著他褚冥漾總是有種冰炎在身邊瞪著的感覺,連背脊都挺直了起來,整個人都是僵硬的。

扇有些玩味地端詳著褚冥漾,這孩子和過去沒有任何改變,可以說是始終如一,個性善良又毫無貪念,真正能夠影響到他事情不多,那個臭小子便是其中之最。雖然臭小子也很優秀,但是現在怎麼看都覺得捨不得讓小朋友被搶走啊……

無殿不能干涉現世事務,但一些擦邊的事情他們幹得可不少,何況只是幾句話的事情,她還是樂於幫助小朋友的。
某些方面妖師的確擁有干涉時間的能力,傳到了這一代血統經過稀釋,核心的能力已經流失得差不多了,被亞那保存下來的那份最強妖師的力量卻意外讓這份能力傳承到了褚冥漾身上。
這種恐怖的力量就是為何直到如今妖師一族仍然被重柳族追殺的原因,不過重柳族早已沒落,失去了守護時間的能力,這一次時間的回溯並沒有讓重柳族中任何一人察覺。

「不用擔心,時間之流會自行修復時空的錯誤,現在沒你什麼事,你只要在該出手的時候負起責任就行了。」
雖然不明白她的意思,褚冥漾還是認真答應了。
「我會的。」
「真乖。」
扇迅雷不及掩耳地出手,褚冥漾閃避不及臉頰被捏個正著,頓時一臉苦樣。
扇看著就想逗弄他,「對了小傢伙也來七陵了,想不想見見他?」

「不用了謝謝。」
對於扇的強迫推銷褚冥漾下意識地拒絕,對學長他避都來不及了,怎麼可能跟著董事去見他?
分明是知道自己內心的想法故意捉弄他的。

何況七陵的情況他了解得很,雖然大家在外都是一副高冷的模樣,對於八卦可是一點都不含糊,冰炎的殿下要是駕臨此地,不需半刻就會傳進他耳裡,哪裡還需要扇董事在這裡給他「驚喜」?
……雖然他已經盡力解釋過,不過因為從一入學以來他就特別關注對方的消息,不知不覺就傳成了莫名其妙的版本,導致認識他的同學幾乎都知道他特別「崇拜」那位殿下,甚至就連然也是那麼認為,方才詢問他競技賽的事時竟然還冒出了一句「你不是很想見見冰炎殿下嗎」,他什麼時候說過這種話!

這些誤會暫且不提,和董事們說了一會兒話,他心中糾結在一塊兒的情緒總算是放了下來,連他這些日子的患得患失都消失得無影無蹤,更重要的是,他們的存在終於能證明他的過往不只是一個夢境,一個幻覺,他的堅持都是有意義的。

「褚冥漾。」
冷淡的一聲呼喚讓他又繃直了背脊,悚然一驚,才發現是一直沒有言語的傘開了口。
扇吃吃笑著的聲音中傘的目光淡淡掃了過來,褚冥漾戰戰兢兢地望著他,傻傻地不知該作何反應。

「所有的存在都不會是毫無意義的──你總有一天必須要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價。而很多的必然不是能夠輕易改變的。希望你能善用自己的力量,不要被輕易蒙蔽。」
聽出傘董事不是在威脅他,褚冥漾很快放鬆了下來。
「我明白。」
他早就有那個覺悟,不過是等待它的到來罷了。
絕沒有天下掉下來的禮物,他比誰都清楚所謂等價交換的定律,只希望那些代價,是他付得起的。

臨走前扇送了他一個飛吻,傘則是塞了一個東西到他手裡,讓他收好。

褚冥漾獨自站在人去樓空的涼亭內,一時半晌沒有動作。
夜露深重,談話的時間不知不覺花費了好幾個小時,七陵的結界不像Atlantis的那麼萬能,他已經可以想像明早起來自己狂打噴嚏的模樣了。

攤開手,他深深凝視著傘董事塞到掌心的事物。
是老頭公,以及,
──曾經數十年伴隨在他身邊,無比熟悉的王族兵器。

「米納斯……」
他溫柔地摩娑著手中熟悉重量和溫度,心中滿滿的,喜悅的情緒幾乎將他膨脹,當年他的幻武兵器是剛入學冰炎所贈,他曾經以為再來一次的生命會與他最好的夥伴錯過。

扇和傘的話在腦海中重複了好些時間,雖然不是毫無頭緒,卻也不是通通明白。
重生回過去不是他刻意為之,曾經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遠遠避開重視的友人,就能避免曾經的事情發生。
兩人的話中卻告訴他不是如此。

而他改變的歷史,會對這個世界產生什麼變化嗎?
褚冥漾細細思索,卻越想越不明白。
他一直都像一個外來者,即使曾經實力達到足以挑戰黑袍的程度,他還是對這個世界有諸多不解,上一次他十六歲才知曉自己的身分,這一次他被然保護得太好,導致很多一般人知道的常識直到現在都不太明白。
千冬歲、喵喵、萊恩、夏碎學長、阿利學長……守世界的每個人都被當成戰士一樣養大,而他,是真正溫室裡的花朵,本以為已經走出了庇護之所,但他所以為的世界只不過是更大的溫室。
想到Atlantis的眾人,他的眼神黯了黯。
若是妖師的身分與力量帶給他們終究是災難與麻煩,他終究還是會避開他們的,想到兩位董事話中的訊息,褚冥漾第一個念頭覺得競技賽是一次機會。哪怕只是遠遠看著,他也想確認他們過得好不好。
還有那個人……

回想起扇提起他時一瞬間漏了半拍的心跳,褚冥漾低頭撫了撫自己的胸口,面上的笑容有些苦澀。
「爭氣點啊。」

……他已經開始期待,接下來見面的機會。
大競技賽啊。







「喲呼小傢伙,玩得開心嗎──」
「你到底是有什麼毛病啊!」
瞪著還有著一段距離像顆砲彈一樣衝了過來的扇,冰炎忍無可忍地低吼道。
他莫名其妙被叫來這裡,說有事讓他辦,結果像個白癡一樣等到現在,整個人都在暴怒的邊緣。

「去見了好久不見的小朋友,真可惜你沒有看到他,他現在看起來比以前虛弱多了,我見猶憐的感覺看了真讓人心疼──」
少年忍著聽了一陣,結果也沒能從她一大堆了廢話裡聽出重點。
「懶得理你。」
冰炎只當扇在胡言亂語,扇心中暗自可惜著沒真的讓兩人見面,沒看到好戲嘴上還不停逗弄繃著一張臉的銀髮少年。
冰炎閉了閉眼,按捺下當場幹掉對方的衝動,轉身跟在傘身後準備傳送回學院。

在踏進七陵校門口的傳送陣時,冰炎忍不住回頭遠遠望了一眼夜晚中七陵學院的主樓。說不清自己的舉動為何,只當是被扇煩得昏了頭,一下將那種感受拋諸腦後,很快便消失在光芒之中。

此時距離大競技賽,剩下整整三個月。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璃月
  • 拜托快更吧~~
  • 夜羽
  • 大大 求更新阿~~~~~~~~~
    不要停在這裡~~~~~((崩潰((拖走
  • 對不起這幾個月家裡有點狀況所以忽略了更新的部分XD 這幾天會放上來,謝謝!

    鶇燁 於 2014/11/21 22:22 回覆

  • 羽漾
  • 哇嗚~好好看喔喔喔喔!
    超想買回去收藏的!
    大大還有本嗎?><
  • 有的,通販的部分月見草還在處理,之後會上架;場購部分12月的CWT也還有販售,感謝!

    鶇燁 於 2014/11/21 22:2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