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那個,我剛剛沒有聽清楚,可以請學長再說一次嗎?」
褚冥漾僵著一張臉,瞪著眼前傳話的學長,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幾個月前見過兩位董事後,他的眼皮便開始時不時地跳,他沒放在心上只當是等待競技賽的到來睡不好的後遺症,結果現在證明了他的直覺還是準的。
褚冥漾覺得自己大約是沒睡好,才會聽見如此荒謬的消息。
那名學長有些粗神經,一點都沒注意到他的表情有什麼不對。
「恭喜啊學弟,你被Atlantis的董事挑中去Atlantis學院當交換學生了!」
他一點都不想知道這莫名其妙的交換生是什麼情況,也一點興趣都沒有。
而且他十分、千分、萬分地確定前世完全沒有什麼「交換生」,現在被搞出來這麼個活動,這如果不是扇董事為了好玩搞出來的東西他死都不相信!
證據就是那麼多人,偏偏他就是那個雀屏中選的「幸運兒」。

扇董事明明知道他的想法,卻硬是要用這種方法將他扔回Atlantis去,褚冥漾是一點都不明白她在想些什麼了。
過去雖然扇董事常常惡作劇和舉辦一些奇怪的活動,但像這樣不顧他的意願直接幫他決定這種事情,可還是第一次。
總覺得眼前一片黑暗。

好不容易過上普通學生的生活,他又要回到那個熟悉但是危機四伏的校園嗎?
說危機四伏一點都不過分,比起隨便經過一個噴泉都會被人魚雕像拖過去咬的Atlantis,七陵和平又善良的校園簡直讓他感動得想哭,難道是因為沒有痛哭流涕以示感謝一次,所以現在報應來了嗎?
「這不是很好嗎,這樣你就可以天天看見冰炎殿下。」
你一點都不懂啊學長,你可以滾蛋了嗎。

八月底開學,他還沒好好適應新的班級,就要開始忙著準備出賽的事宜了。
褚冥漾隱約覺得自己大概也沒有適應的必要了,如果扇董事是想要用這種方法將他留在Atlantis,那麼一年的期限一點意義都沒有,他恐怕是不會再回到七陵上課了。
一想到這點,他心裡又有些捨不得,用公會的標準來看七陵的課程比較偏門,大多都與自然法術相關,有時候按照老師的話感受著感受著……他就睡著了。但是這裡的課程很少打打殺殺,上課也不用追教室,整個校園乍看之下非常正常,對心臟也比較好,總的來說,他覺得七陵學院很適合養老,有些捨不得離開。

褚冥漾是白陵然推薦,作為候補選手參賽的,相比起上一次混水摸魚從打雜變成正式選手的過程,這次他是正正經經地通過了隊伍測驗拿到資格,除了然以外的兩名選手都是然的熟人,看褚冥漾年紀小,能力達標,又將要前往Atlantis交換便欣然同意然的提議,也坦然跟他說過也許沒有上場的機會,他這個候補選手真的就只是裝飾用的。
回想起記憶中看過的幾場七陵的比賽,褚冥漾總覺得自己就算能夠出賽,也只是拉低了七陵隊伍的平均值啊。
七陵只有一個隊伍,便是褚冥漾記憶中以韋天為首的那一隊,那時候他們是沒有候補選手的,不過既然上次沒有候補選手還能走到最後的關卡,褚冥漾肯定自己就是個打醬油的,就當作交換生做準備。
在最後決賽之前他跟著七陵學院的隊伍跑了幾個學校,作為旁觀者看了幾場比賽下來更確信沒有自己的事情了。
……果然還是拉低了平均值嗎。
幾場比賽下來七陵學院順利晉級,其中完全沒碰到過Atlantis的隊伍。

大競技賽真正開始後,原先還有些近鄉情怯的情緒因為交換生的消息放出來後天天被人調侃來調侃去,褚冥漾已經有點麻木了。什麼都不想管了。
決賽快點開始吧他真是受夠這些人了。
他是對學長的消息稍微關注了那麼一點,但是那又如何?他可是史上最年輕的黑袍,實力強悍又血統尊貴,稍微好奇一點很正常吧?這麼多人一個一個貌似恨不得把我們兩人湊做堆的是什麼情況?
他原本還很認真的想要擔憂一下鬼族和之後有可能會發生的一系列事故,被這些同學一搗亂,連好好思考都辦不到了。
破罐子破摔吧,至少他有心理準備,不至於到時候被殺個措手不及。褚冥漾有些崩潰地想。
他唯一有些在意的是,既然他現在在七陵,無袍級又長久不參賽的七陵學院為何會選擇在舉辦在Atlantis的這屆參賽?

即便心裡充滿了對未來的不安,出發到Atlantis學院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他感覺然一開始就是想當成郊遊一樣把他一道拎去參觀校園,參加比賽只是順帶,誰知他一下子成為交換生,比賽過後小表弟就要被留在Atlantis學院,不跟他們回七陵了。
雖說董事在決定前已經事先告知了身為妖師首領的他,經過多方考量後他也答應了,但一想到他小小的軟軟的從來沒出過遠門乖巧又懂事的漾漾就要被送到Atlantis學院念書了,白陵然的心情就好不起來,要不是抵達校門報到的時候他們幾人全身都穿著祭服,全身被包得嚴嚴實實,恐怕會被接待的賽塔他們認為Atlantis有誰欠了他的錢。
走到賽塔和夏卡斯面前的時候,他其實是有些緊張的。
雖然見到面了也沒有任何意義,褚冥漾還是感覺心臟在胸口亂蹦亂跳的,惹得白陵然頻頻回頭查看他的狀況,讓他尷尬地對對方搖搖手。
沒看錯的話賽塔似乎在他們離開前看了他一眼,眼睛彎了起來,對著他的方向微微點頭。
是他的錯覺吧?

褚冥漾像個小尾巴跟著七陵的隊伍走進校園,他現在的感受就像回娘家一般,算算時間兩輩子的時間加起來他已經有將近二十年沒有回Atlantis學院了,之前沒有什麼感覺,踏進校園時才覺得心裡很是懷念。
待過將近十年的學校感情不深是不可能的,更何況他和那個人的回憶幾乎都是在學院中,在最熟悉的黑館中。
只不過如今只有他一個人記得了。

Atlantis學院給每個抵達的學院分派了引路人,七陵的是一名有些眼熟的白袍,引路人熱情洋溢的給他介紹學院中沿路的地標與建築物,他身後韋天和另一名大學部的學長低聲討論著,白陵然聽了一陣,後來似乎注意到他在神遊天外,落到他身邊低聲詢問。
「漾漾,你還好嗎?」
「沒事的。」褚冥漾不厭其煩地回答,不知為何來到Atlantis後然變得更緊張他了,平均十分鐘問他一次同樣的問題。
他見白陵然皺著眉,心裡有疑惑。
「如果……」他的表哥遲疑了半晌開口,「如果你真的不願意當交換生,我會幫你和董事說的。」
白陵然頓了頓,有些後悔最後答應了扇董事的慫恿,他自己也清楚這些年來他是對漾漾太過保護了,讓他換個遠離他的環境或許能夠讓他成長起來。
漾漾遲早都必須獨當一面,現在只不過是將那個過程提前罷了。
他這個弟弟從小就懂事得過分,對他和冥玥幾乎是言聽計從,從來沒有違背過他們的意思,包括選擇在七陵讀書的這件事情。或許他自認隱藏得很好,但白陵然還是能夠看得出來他對Atlantis的渴望,所以他答應了董事讓漾漾交換到Atlantis的要求,如今看他糾結的表情,他卻又有些不太確定。
「然,沒有關係,我可以的。」
褚冥漾看著他,也將白陵然心裡的想法猜了七八分,只覺得心裡暖呼呼的。
看見偉大的妖師首領難得優柔寡斷的模樣,他徹底將心中亂七八糟的情緒丟在一邊。
「如果我真的不想來的話我一開始就會拒絕的──所以沒關係,你不用擔心。」
他只是需要一點適應的時間,在真正面對那些過往無比熟悉的友人之前。

引路人將他們帶到參賽隊伍的宿舍樓下,每一個學院都會在這裡住到比賽結束,褚冥漾看了看這個陌生的小院子,乍看之下還挺正常的。
「請問哪一位是褚冥漾同學?」
「我是。」褚冥漾開口回應,有些莫名。
引路的學生點了點頭,「是這樣的,由於褚同學是下一學期貴學院指定的交換學生,為了讓褚同學盡快熟悉校園,融入Atlantis,學院指派了一名高中部二年級的學生來擔任引導的工作,褚同學的宿舍也比照學院的學生辦理,稍等便會有引導人來為您帶路。」
聽到「引導」這兩個字,他忽然有種不祥的預感。

「Atlantis的隊伍來了。」這時韋天突然開口。
老實說再見到真人之前他還是覺得扇董事不會這樣對他的──自己實在是太天真了。
大概是悠閒的時光太久,都幾乎忘記了過去被捉弄的悲慘時光。

褚冥漾覺得自己馬上轉過了頭,眼中的景象卻是慢了下來,那人的一舉一動在他
眼中都變得無比緩慢。他遠遠看著那人領頭走來,如鷹般銳利的目光沉澱著這世間最好看的紅色,陽光下精緻的面容俊逸非凡卻又冷淡如冰,挺拔的身影強悍而可靠。
一如往昔的卓然出眾。
褚冥漾躲在然身後,怔怔注視著這個熟悉的人,喉中梗著石頭似的,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他看見那個他在這個世界上最熟悉的人、他曾經的學長抬起頭,不經意地與他四目相對。

陌生的目光之中,他已經開始懷念起那些從未改變的一切。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