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作為候補選手,又是隊伍中年紀最小的成員,包括然在內七陵隊伍中的三名學長對他很是寬容,基本不管他平時做什麼,只要比賽的時候記得來報到就行了,開幕式的時候他跟著三人走過了場,除此之外就沒有需要用得到他的地方了。
他就是個打醬油的。
另一方面是因為他使用的攻擊手段,無論是妖師能力,還是剛從傘董事手中拿回來沒多久的米納斯都太過特殊與顯著,若是貿然出手會成為鎖定的目標,然不願意他太早成為關注的焦點。
不過把大競技賽當成帶小孩出遊的旅行這樣好嗎!這讓他感覺自己實在沒用到不行!

開幕後隨之而來是為期五天的對戰,第一場競技賽組對組決戰賽,每組都只有一次機會,勝者與勝者再決戰,直到最後一組勝利者出來,總共有十一場。
當初他雖然參與過大競技賽,那時他卻是剛進入守世界的菜鳥,會上場也是因為出了意外臨危受命,要不是一路上有人保駕護航怎麼能走到最後?
這一次他跟在然身邊長大,又讀了三年的七陵,總算能夠不需要講解也能看懂兩方的術法與手段,參賽的隊伍有一半都是袍級,即便無法上場也是很好的學習機會。
接下來第一階段的比賽褚冥漾通常不是跟特地來觀看比賽的七陵學生在一起,就是被喵喵拉著和千冬歲他們培養感情,一直到看到第二天看到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和Atlantis第二代表隊才終於驚覺自己忘了什麼事情。
明風學院!
褚冥漾差點從看台跳了起來,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會忘記這種事情,他閉上眼按著胸口冷靜了一會兒,深深吸了一口氣,開始在場上尋找滕覺的身影。
所有一切的起點就是在競技大賽,從抵達Atlantis前就被襲擊的明風學院開始,
一想到這點,也是因為他才會讓伊多在湖之鎮重傷。
一想到這點他有些臉色發白,因為一直沒有見到過默罕笛兒,就把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他有些焦急地往喚醒了米納斯的水舞台上望了望,目光對上明風學院第一代表隊時卻愣住了。

「咦?」
褚冥漾揉了揉眼睛,場上上場的不是默罕笛兒和滕覺這個黑紫袍組合,分明是兩名女性紫袍!
他的記憶力或許沒像冰炎和千冬歲過目不忘,那兩個人卻是不可能會錯認的。開幕式時他跟著然他們穿了一身的祭服,整個人都有點昏昏沉沉的也沒去注意到別隊的選手,因此一點都沒發現這次明風學院換人了。
「既然早就知道會出問題,怎麼可能不提早做一點預防措施?」
褚冥漾這場比賽為了找個好觀看的角度隨便找了個位置就坐下了,現在四周都是Atlantis學院的學生,他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懵了,一回頭吃驚地叫了出來,「扇董……噗!」
他在「事」這個字還沒說出口就遭受到了摺扇重擊,褚冥漾摀著腦袋眼中噙著生理性的淚水,沒顧得上跟扇抱怨她的粗暴可能會把他打笨,壓低嗓音回頭,「學院這次有預防措施?」上次賽後上報了不是還是說無法處理?
「放心吧,上一次是沒想到會有人擁有這樣的能力才讓鬼王貴族那麼輕鬆地摸進學校,這次的針對他防禦結界可是你家學長親自把關的,要是這樣都讓他溜進來的話他也不用混了,直接回爐重造算了。」

也就是說,這次不會碰到安地爾那個變態了?
想起上一次競技賽時他對學長造成過的傷害,褚冥漾就覺得大大鬆了一口氣。
看著投射螢幕上威風凜凜、活蹦亂跳的銀髮黑袍,想起他對自己不苟言笑的模樣,他的心情又低落了下去。
他發現自己似乎有些太貪心了,能回到過去、看到平安無事的學長已經是主神的恩賜,明明害怕太多親近會給他帶來厄運,卻忍不住想要靠近他的衝動。冰炎對他的態度很正常,他本來就不是容易和人親近的個性,這樣想又覺得好受了些。

「怎麼,跟小傢伙吵架了?」
扇看見垂著頭的妖師少年微微一僵,不懷好意地笑了起來。
褚冥漾有些無奈地看了她一眼「沒什麼,我們只是……」不太熟而已。
「你太天真了,我告訴你,這臭小子從小到大一點都沒有改變,除了他那個師父和誰都不親,你想要他對你刮目相看就是該對他強硬──」
「……不,還是算了吧……」我還想活久一點。
對學長強硬,應該是活膩的人才會這麼想不開吧。
「怎麼這樣,真是越大越不可愛了。」
真是抱歉我越長越不可愛了啊。
褚冥漾不知道第幾次無奈地嘆了一口氣,重新將注意力放回即將開始的比賽,播報員飛到了高空中。
「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以黑袍、冰炎殿下與紫袍搭檔藥師寺夏碎,雙人上場!」

「冰炎,你在看什麼?」
水舞台上,夏碎發現搭檔似乎有些心不在焉,順著他的目光往Atlantis的看台望去也沒看出什麼特別之處。
但他就覺得自家搭檔今天周圍的空氣比平時還要冷,那雙獸眼像是要燃燒了起來。在這樣灼熱的情緒之中他竟然還是面無表情的,不禁讓夏碎有些擔憂他的異狀。
「沒什麼。」
而銀髮的黑袍只是瞇了瞇眼,面對競技賽的舞台轉身喚出了烽云凋戈。







我怎麼覺得學長好像往這裡瞪了我一眼……
褚冥漾看比賽看得有些膽戰心驚。
大概是錯覺吧。
沒有假扮成滕覺的安地爾搗亂,學長的隊伍順利贏得了勝利,不過學長好像……略暴力了點,代替默罕笛兒與滕覺的是對紫袍姊妹,都是大美女,冰炎即使對著兩個女孩子下手仍舊是非常狠,雖然沒有出現斷手斷腳的血腥場面,但兩人最後是被抬著下場的,暴力的程度令人不忍直視。

這場比賽之後冰炎似乎在將他放置了好幾天後終於想起了自己的引導人身分,隔日的早晨就把他截在黑館樓下,不知道是受了什麼刺激對他相當緊迫盯人,沒有比賽的時候像個背後靈一樣跟著,有比賽的時候索性把他扔在Atlantis隊伍的休息室裡。
他越來越不理解他在想什麼了。冰炎的舉動就好像沒有他看著褚冥漾就會自己跑去做什麼危險的事情似的,把他牢牢地看著,這導致了平時黏著他的喵喵也拖著千冬歲和萊恩跑來湊熱鬧,褚冥漾還沒開始正式開始上課,關於他和冰炎的一些八卦就已經默默開始在學院內部流傳。這些他自己不知道,千冬歲等人卻是清楚得很,這幾日常常湊在一起竊竊私語,看在褚冥漾眼裡是一頭霧水。

接下來兩場Atlantis學院第二代表隊分別是和亞里斯學院和七陵學院比賽,對上七陵學院時不知為何對方直接棄權了,所以兩場都拿到了勝利。
雖然不清楚七陵這次棄權的理由,褚冥漾也沒笨到主動去詢問,他相信無論他們做什麼都是有自己的道理,他不用非得每件事情都搞得一清二楚。
妖師本家內部的事情也是如此,相比起冥玥,然一直希望他能夠活得單純一些,即使他的舉動惹來一些閒言閒語,也依然不為所動。
明明是重活一次的人,他不僅沒有幫上然任何的忙,甚至還給他帶來不小的麻煩,褚冥漾心裡是歉疚的,因此只要不是牽涉到原則性的問題,他基本都是完全順著白陵然的意思去行事,不曾忤逆過他的意見。
他也只能用這樣的方式去讓他少費一點心力。

第一階段和第二階段比賽中間有一段休息的時間,雷多和五色雞頭他們嚷嚷著沒打過癮,趁著中間的時間來了場友誼賽;冰炎懶得理他們,在場外和夏碎伊多有一搭沒一搭地聊天,於是只剩下西瑞和雷多打,沒過多久雅多也被拖了下去。
他看著在舞台內衝來衝去的雅多雷多,這一次沒有參與到左商店街的騷動,褚冥漾失去了最初與三人相識的契機,雖然三多與Atlantis隊伍得關係不錯,對他倒是平淡很多,僅只是點頭之交的程度,不由自主的摸了摸右手小指,褚冥漾心裡還是有些惋惜的。

他此刻身上穿著Atlantis學院的藍白制服,趴在競技場觀眾席上有些昏昏欲睡。之前他粗心大意沒有注意到自己穿著七陵的制服和千冬歲他們走在一起有多引人注目,然提醒他換上Atlantis學院的制服才稍微好一些,但只要跟冰炎走在一起,仍然能夠感受到四面八方而來的視線。
褚冥漾坐在冰炎旁邊看似專心實則發呆,沒有留意到冰炎雖然和眾人談話,心神卻一直放在他身上,時不時蹙著眉生怕他掉下去似的。褚冥漾一向缺了一根神經的模樣,身邊其他的人倒是將這些看在眼底。他旁邊的喵喵一直望著他,過了一會兒忽然發出一陣笑聲。
…………
你是有什麼事嗎?

褚冥漾莫名地望她,還未說些什麼這個時候冰炎和夏碎正好有個臨時的任務先行離開,喵喵就坐到了他的身邊,臉上的表情在少年的眼中怎麼樣都寫著不懷好意。
「學長對漾漾很感興趣喔?」
果然第一句就毫無邏輯,縱然好友多年非常理解對方時常跳脫了思維,褚冥漾還是有些跟不太上她的節奏,只能茫然地看她。確認那對搭檔已經確實離開,他才斟酌了一會兒開口。
「……我覺得他只是看我不太順眼。」
不順眼算客氣了,這些日子跟在冰炎的身邊,他就沒有一天心情愉快的,每次對上視線時不知為何都是不太高興的表情。

從此可見褚冥漾在這方面即使經過了兩輩子神經還是挺大條的。
「哥說過他從來沒有見過冰炎學長像這樣那麼關注一個人,你是第一個。」
見褚冥漾沒有什麼自覺,坐在另一邊的千冬歲順著少女接著道,這倒不是他信口開河,在妖師少年出現之前因為夏碎的緣故千冬歲幾人和冰炎也算是頗為熟悉,冰炎對褚冥漾的關注的確是前所未見的,至於是哪方面的關注被他們選擇性忽略了。
在褚冥漾還是一臉空白的時候,喵喵再接再厲,「我從第一天看到漾漾的時候,就覺得你和學長特別相配!」
這個時候褚冥漾才驚覺好友的思維在他沒注意到的時候已經一路奔馳到十匹馬都拉不回來,根據他的經驗恐怕這樣下去倒楣的就是自己了。
你什麼時候改行做紅娘了!?
而且這種莫名其妙的認知是哪裡來得?
我怎麼不記得之前你有這種奇怪的興趣!

因為太過震驚褚冥漾一口氣接不上來於是激烈地咳了起來,他伸出一隻手想阻止對方的天馬行空,直接被少女抓住了雙手。
「就這麼決定了!喵喵和千冬歲會負責撮合漾漾和學長的!」
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褚冥漾猛地扭頭求助地看向千冬歲,只見對方推了推眼鏡,聳了聳肩。
這是撒手不管的意思了。
「喂……」
喵喵已經興高采烈抓住旁邊靜靜微笑著的庚開始說起她的計畫來,褚冥漾除了目瞪口呆實在沒辦法有更多的反應了。

值得慶幸的是,第三階段的比賽開始後他們就要前往比賽的地點,到時候喵喵是不會和他們一起的,只能期望結束比賽後她自己把這件事情忘得一乾二淨吧……
褚冥漾只能暫時這樣欺騙自己,自我安慰。
只要熬過這段時間就好了,嗯。
雖然最近他和冰炎的關係不像一開始那麼尷尬,每當自己與他單獨相處時卻有些坐立難安。
一切都要從前天晚上兩人和其餘人分別後一同回到黑館說起,冰炎回房前的一句話嚇的他魂飛魄散。
「聽七陵學院的學生說,你暗戀我?」
「……絕對沒有這回事!」
雖然第一時間否認了,但因為回答得太快反而有欲蓋彌彰的嫌疑,並且開口的同時他就感受到自己無法控制的臉紅了。
那瞬間冰炎面無表情挑起眉的模樣簡直令他恨不得當場鑽進門板裡。
要不是最後冰炎僅僅是淡淡丟下一句「早點睡」就進了房間,他還不知道自己會說出什麼丟臉的話做出丟臉的舉動。
他不知道冰炎聽見這個消息時只感覺心臟重重一跳,心中莫名升起了無法言喻的愉悅。出口逗弄少年只是他心血來潮,少年的反應卻比想像中還要有意思。
腦中滑過了「可愛」的念頭,冰炎搖搖頭,將少年通紅的臉龐搖出腦海。

躺在床上,褚冥漾洩氣地用雙手摀住自己的臉。
過去那麼多年和冰炎在一起時他都沒想過這回事,回來之後反倒是心裡滋長了不該有的念頭。等到驚覺時已經一發不可收拾了。
原先他打算把這個秘密藏在心裡一輩子的,因為即便告白了,他也不會得到任何回應,學長即使暴力、脾氣差又毒舌,仍舊是他心中無法企及的存在,打從第一次見面,他就知道自己是沒有辦法站在這樣優秀的人身邊,之後發生的一連串事故更是證明了這點。
他是妖師,而妖師屬於黑暗。
他是夜空中那顆最亮的星光,即使墜落了,也不可能屬於他。

只要他能夠好好活在這個世界上,一切都無所謂。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