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第八章



對其他人來說,修補空間裂縫的整個過程持續的時間很長,但對褚冥漾來說,好像並沒有過多久。眼看著那個黑色的空間一點一點被修補起來,他全身都像是從水裡撈起來一樣,大汗淋漓,到最後他幾乎是憑著本能在動作才能支撐住。
當褚冥漾開始收尾的時候,有幾個學院感覺到這個地方力量波動的隊伍就已經趕到了,四周有袍級或無袍級緊盯著中心的褚冥漾,當光芒完全消失時,眾目睽睽之下,只見陣法中心一身白衣的褚冥漾整個人軟倒在地。
「褚!」
「漾漾!」
近一些的冰炎連褚冥漾的衣角都沒摸著,突然從移送陣出現的七陵一行人動作要更快一些,白陵然搶先一步將表弟攬進了懷裡,一點都沒分給一旁的冰炎。
「把他交給我們吧。」
七陵的韋天的語氣淡淡,卻不容質疑,「然會立即將他交予醫療班,必定會給予他最好的治療;至於其他位置的裂縫將由七陵學院幫忙完成封印,還請各位協助我們。」
他似乎感受到了身旁黑袍殿下躁動不安的情緒,頓了頓後接著開口,「不用擔心,他只不過是耗費太多精神力,超過他的身體能夠負荷的程度,好好休養一陣子就沒事了。那麼,冰炎殿下。」
話未說完,白陵然和褚冥漾已經消失在移送陣的光芒中。七陵學院另一名選手走到一邊從其他學院抓壯丁,為接下來的封印做準備,隊長韋天則等著冰炎的回應。
冰炎知道在場有能力作為陣眼的選手除了剩餘兩名七陵的選手,那就只剩下他了。白陵然會那麼毫不猶豫帶著褚冥漾先行離開,就是知道還有他能夠頂上,不會讓眾人出現人手不足的處境。
冰炎瞪著自己的手,緊握成拳。
在場的學生陸陸續續開始了行動,他抬起頭直視韋天平靜得面容,冷冷地開口。
「請。」







從華麗複雜的陣法開始旋轉起,一直到最終脫力昏迷期間,有些東西順著古老力量的流動傳進了他的腦中,他突然明白了很多過去並不明白的事情。譬如說他是怎麼回到過去、為何他再也無法找到那本古籍、又是為何靠近雙瀑森林中的空間裂縫就會感到不適。
過了許久,在深淵一般的夢境中,有個人一襲華服,緩緩向他走了過來。
那是個相當好看的青年,綢緞般的烏黑長髮流洩而下,繡著金色圖騰的黑袍子下罩著精緻的服裝,與上一次見到他時不太一樣,渾身上下充滿華貴與細緻。
青年仍然像當初見面時臉上什麼表情都沒有,晶瑩剔透的紫色眼睛望著他。
『妖師的褚冥漾。』
青年沒有開口,但對方清冷的嗓音在褚冥漾腦中響了起來,『準備好為你的過失付出代價了嗎?』

『我們和無殿一樣不能隨意影響時間的流動。』
黑色青年身後的背景逐漸明亮、清晰,那是褚冥漾前身曾經到過的殿所,不過以他現在的程度,看到更多不一樣的東西。
他知道那是力量根本上的不同,他與過去的褚冥漾以不可同日而語。
『時間的影響比你想像中的還要巨大,即使只是一小部分都會造成可怕的後果,我們無法介入,只能引導。』
黑山君淡淡說著他之前似乎告訴過他的話,『時間交際之處不是冥府也不是其他地方,你用什麼方法干涉了時間我們不會管,但是將時間之流攪得一團混亂、就要負起責任。』
褚冥漾想他說的應該是那些與其他空間裂縫不同的、改變時間造成的裂縫。
他很想說些什麼,但是在時間交際處主人控制的夢境之中他只有安靜聽著的分,夢境的結尾,黑山君說道:『等到你的軀體承受得住時間之流時,來見我們吧。』
青年朝他扔了一個白色的物體過來,當那個物體砸中他的一瞬間,褚冥漾乍然驚醒。

在本家熟悉的臥室中甦醒時,他看見一個許久未見的人背對著坐在他的床邊。
「白川主。」
「哎。」
那人正是司陽者‧白川主。白色短髮的青年顯得有點高興的模樣,轉過身來看他。
這次沒有變成動物了嗎?
褚冥漾從床上坐起身的時正好瞄到他的腳上銬著看起來就很沉重的鐐銬,長長的鎖鏈延伸到某一個地方就消失了。
不知道鎖鏈的另一端是不是在黑山君手上。
……所以這次是真的被抓回去了嗎?

白川主笑嘻嘻的表情一見到他在看黑色的鐐銬,立刻變成苦哈哈的抱怨。
「都是你害的……你一回到當初的時間點,我就被小黑捉回去了,這還是我第一次出來放風。」
「……抱歉。」褚冥漾尷尬的說。
那些關於時間的記憶被接收後,他才知道當初自己隨便的嘗試帶給他們多大的麻煩,身為當事人的白川主擺了擺手,倒是不太在意的模樣。
「這不算什麼,總歸是過去留下來的東西,不是你也會是別人,真要說的話還必須慶幸是你而不是別的什麼隨便的其他人。雖然無關對錯,但是做了的事情就必須承擔後續的責任,你既啟動了這個東西,就要協助我們處理和封印。這會是很龐大的工程,你做好準備了嗎?」
「我明白。無論要做什麼,我都會去完成的。」
這就是「代價」。
他想他大概終其一生都必須彌補這一切,不管歷史的走向是不是如他所願,他再也不會有第二次的機會。

「但是你的這副軀體實在是太虛弱了,如果要你立即上工恐怕會過勞死吧。」
白川主感嘆了一句,伸出一手指頭往對方的額頭將少年戳回床鋪上,褚冥漾倒在枕頭上頭暈眼花,接著倏地抬頭看他。

「所有的一切回歸原點,時間交際處不會為沒有做過的事情收取代價。」
白川主朝他擠了擠眼,「我想,你應該已經走了其他辦法修復天使的靈魂,把本該屬於你的東西拿回去吧。
「不過現在要靠你自己的力量唱完整首精靈百句歌可能需要一點時間,你還是好好休養吧,小黑在監工上頭可是很嚴格的,你就等著被他盡情使喚吧。」
言畢看起來才是已經被盡情使喚的人起身似乎就要離開,褚冥漾想都沒想就拉住了他的袖子。褚冥漾也被自己嚇了一跳,但還是倔強地開了口。
「我……能問一件事情嗎。」
「世上的每一件事情都有其遵循的規律,沒有所謂真正的必然,那名精靈的道路只屬於他自己,只有他自己可以決定,不是你我做些什麼、或是三言兩語給予一些承諾就能改變的。」
白川主很明顯完全知道他在想些什麼,拍拍他的手像是在安慰。
「你好好想想什麼該做,什麼不該做吧,再多說就要被小黑罵了。我也該離開了。」

白陵然在表弟的臥房門外等了一會兒,感受到房內那股力量離去,才輕敲房門進入房內。
他看見本該剛剛從數周的昏迷中甦醒過來,虛弱無比的褚冥漾以無比清明的目光回望著他。
「然,我知道我該怎麼做了。」
白陵然沒有疑惑於他沒頭沒腦的話語,只是靜靜看了他一會兒。
而後,他笑了出來。
「你想要怎麼做?」

「我想,先去見見會長。」







競技大賽最終是七陵學院拔得頭籌。
儘管外界和學院裡的討論沸沸揚揚,冰炎是沒有一點心思在那些事情上頭,自從褚冥漾在雙瀑森林被帶走後,他就再也沒能得到對方的消息。
倒是千冬歲與米可蕥他們早已知曉被帶回去後身體並無大礙,只是需要時間好好休養,冰炎知道之後也明白自己是被白陵然針對了,對方故意對他隱瞞褚冥漾的消息,卻沒有做到全面,顯然是想讓冰炎知道他的態度。
冰炎沒有特別將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也懶得與他計較,對方看他不順眼是他的事,只要褚冥漾確實平安無事,其他一切彎彎繞繞都無所謂,白陵然在外風評不錯,他也相信褚冥漾這個表哥是有分寸的人,一點莫名的敵意對他一點妨礙都沒有,他只介意少年的身體狀況和回學院的時刻。
除此之外真正困擾他的還是在雙瀑森林幻境中見到的那些場面。
他甚至難得去向師父開口詢問,當聽見了一向對他知無不言的師父模稜兩可的回答時,冰炎就知道自己的猜測八九不離十。
這使他心情更加地差勁。
夏碎知道近日搭檔情緒不好,多少也能猜到一點他心裡頭的事,他很清楚自家搭檔的脾氣,沒有多說些什麼。

直到有一日兩人結束任務回到學院,他感覺到黑袍搭檔的欲言又止,才將他帶到了紫館。
冰炎的問題在他意料之中,也是意料之外。
「夏碎,你覺得褚,」冰炎斟酌著用詞,「是什麼樣的人?」
他注視著面前在人前總是顯得溫和可親的紫袍搭檔。他只是想確認一些事情,生性謹慎,冰炎不願妄下定論,又有些迷茫於自己心中的感受。
他需要一些更直接的證據,證明他對他的感情不是一時神經失常或是曖昧的錯覺。
「我明白你的意思。」
紫袍的搭檔微微一笑,「我從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就感覺特別親近。」
夏碎捧著熱茶,微微瞇著紫色的眼睛,回想起初次見面時,少年那雙明亮的黑眸。
「……彷彿已經認識了一輩子一樣。」
話未說完,夏碎謹慎地頓了頓,「如果這是你想要的答案的話,這事你別告訴千冬歲,我怕他胡思亂想。」
他其實知道繼承了神諭天賦的弟弟心中的感應恐怕是比他更為強烈,不然也不會與這個似乎隱瞞甚多的妖師少年親近,不過這並不會妨礙他為此吃醋。
冰炎毫不客氣地白了他一眼,不疾不徐開口。
「不需要我告訴他,他已經聽到了。」
夏碎一驚,轉過身便看見站在他房間門口,臉黑的像黑炭似的千冬歲。
不管這對兄弟要怎麼解決問題,冰炎迅速地離開紫館,心下已有了打算。



其他人是直到兩個月後才收到褚冥漾回到黑館的消息。
那天夏碎正好有事要詢問冰炎,千冬歲就和他一同來到了黑館,當兩人抵達三樓冰炎的房間時,驚訝地發現平時一向嚴謹的冰炎竟然敞開著房門,更令兄弟倆意外的是,沒料到房內會是這麼一個場景。
夏碎一眼就見到乾淨到貧瘠的房內除了自家搭檔和褚冥漾,還有一個戴著面具的紫袍,正在對兩人說些什麼。
見到有訪客站在門口,那名紫袍沒有過多停留,「……那麼,我想,這裡先告辭了。」擦肩而過時紫袍對門口的兩人點了點頭,很快便離開了。

夏碎環視了室內,冰炎的神色只說得上不太愉悅,但好久不見的妖師少年的臉色可以說是慘白了。
千冬歲沒有多說什麼,他對友人的健康狀況更在乎一點,室內的氣氛要下冰雹還是下雪他一點都不在乎,「漾漾?」
「這是怎麼了?」夏碎望了望搭檔的方向。
冰炎抱著胸,語氣平平。他這個表現也是相當反常了,板著一張臉大概是想生氣又覺得不想跟自己過不去,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出什麼表情。
「你要自己跟他們說嗎?」他對房內另一個少年說道。
隨著冰炎的話,褚冥漾的身體震了一下,千冬歲不禁又往學長的方向望了一眼,眼中帶著無聲的責備。
黑袍的精靈殿下只當成沒看見,面無表情。

而坐在沙發上的妖師少年緩緩地開口了。
「來自公會高層的命令:公會接受舉發,黑袍的冰炎形跡可疑,有勾結鬼族、背叛公會的嫌疑,在巡司查清真相前,黑袍的冰炎必須接受一名白袍級全天候的監視,直到高層的再次命令。」方才的紫袍是向學長通知的人,他只不過是重複一遍,就覺得喉嚨中卡了蒼蠅似的。
正好在半個月前,為了行動上的方便,褚冥漾去見公會會長前順便去考了白袍。
話一說完,室內所有人都沉默了。
褚冥漾沒有看向房內任何一個人,只感到芒刺在背。冰炎用一種很奇異的目光盯著他不放,而另外兩個人,他根本不敢想像他們的表情。就算沒有直言,從公會命令中的蛛絲馬跡很容易就猜得出所謂的「舉發」來自於誰。。

褚冥漾真是後悔死了。
如果知道會長會用這種方式來「幫」他,那他還不如當初就跟學長全盤托出……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接近學長出事的時間,他只是有些沉不住氣了。
鬼王塚的經歷他不想再有一次。包括學院戰時公會總部和醫療班總部受到襲擊,當時鬼族能打得公會措手不及就是因為公會沒有防備到這些,這些日子即便表面上風平浪靜,褚冥漾總覺得充滿了暴風雨前的寧靜,公會陸陸續續有接到鬼族活躍的消息,安地爾在森林說的那些話讓他心中不安。
這一次他不可能再笨到無意識間復活鬼王,那麼安地爾首先得復活耶呂惡鬼王,才會考慮接下來的事情,如果他能夠預防學長和對方的一切接觸,或許他就不會有危險?
所有人都知道黑袍的冰炎殿下是個任務狂,想讓他避開鬼族簡直是天方夜譚,所以他直接去找了公會會長,本來的目的沒達成,一下子沒注意,就被對方給陰了。
那個掌握著公會最高權力的男人的惡趣味和記憶中一模一樣。
全天候的監視,這不就跟「你自己想辦法解決」沒有任何差別嗎……
端正地坐在沙發上,他只覺得身體無比沉重。

褚冥漾垂下眼簾穩住自己的心神,回想著回到Atlantis學院前他先去拜訪伊多時,他對自己所說的話。
伊多似乎並不意外他的到來,身為水鏡的持有者,褚冥漾不知道他看見了多少,又了解了多少,在休養時他聽聞亞里斯學院離開雙瀑森林前的確遭到了鬼族的襲擊,不過那之中並沒有高階鬼族的參與,最後三人全身而退。見到面後看見水之妖精氣色良好,他才終於放下心來。

溫柔的水之妖精像過去一樣摸摸他的頭,眼中帶著憂慮。
『漾漾……成就出那個未來包含了太多因素,你已經做得非常好了,你要知道,你已經改變了歷史,冰炎的殿下非常強悍,我想你該做的是相信他。』
他那時候是怎麼說的?
他搖了搖頭,『……我只恨自己沒有早點想到那些事情,從頭掐滅一切能夠傷害到他的隱患。』
『對我來說不會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了……就算要我背叛這個世界,我也要保證他安全無虞。』

「……咳咳!」
褚冥漾猛然被聲響震得回過了,怔愣地抬眸。千冬歲沒有另外兩人那麼沉得住氣,在一片寂靜中大聲清了清喉嚨。
見所有人都將目光投到了自己身上,千冬歲也不露怯,直接走到了褚冥漾身邊。
褚冥漾只覺得黑髮的友人那雙眼睛像是看透了他,他一下子在那樣的目光下無所遁形。
千冬歲嘖了一聲,「也就只有你才會覺得我們會生氣。」
「你並非是需要我們保護的弱者,但是你根本不必獨自承受一切,我希望你下次做出任何決定前,能夠記住、你不是獨自一個人。」
說完他毫不猶豫地轉身離開,完全不理會傻眼的好友,夏碎的表情一如以往的溫柔,他笑了笑,「千冬歲想說的就是我想說的,你別把自己逼得太緊,我們相信你。」
語畢他拍了拍冰炎的肩膀,便跟著弟弟離開黑館。
室內安靜了下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8) 人氣()


留言列表 (8)

發表留言
  • 夢魅夜
  • 喔喔喔喔更新了
  • 空空
  • 哇 更新了我好感動!!
  • 青
  • 耶~期待了好久,謝謝^^,很好看喔~你的文筆真好!
  • 李芊葳
  • 好棒的故事!!
  • 謝謝!

    鶇燁 於 2015/05/04 20:27 回覆

  • 迎舒
  • 呃,韶光會出二刷嗎?想要買
  • 目前已二刷,近期會在五月底ICE場販售,之後餘本會另行公告,謝謝

    鶇燁 於 2015/05/04 20:26 回覆

  • 李芊葳
  • 同問
    Cwt39去不了啊QWQ
  • 天青
  • 好期待這篇冰漾的結局喔~
    大大加油^^
  • 謝謝~這幾個月工作太忙,會把他貼完的Q_Q

    鶇燁 於 2015/05/04 20:22 回覆

  • 灰恢
  • 什麼時候才要更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