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幫金魚腦點根蠟................






第九章



在遠方的公會總部,被褚冥漾在心中狠狠詛咒的男人打開了手中水晶的影像,空曠的室內立即被投影的景象占滿,在場的兩人都能見到水晶耶呂惡鬼王目前封印的每一寸細節,以及近幾日來周遭騷擾的鬼族,都被一一的紀錄了下來。
「西之丘,鬼王塚。」
他身旁是親自將水晶送來的妖師一族的首領白陵然,白陵然待他記錄,平靜的開口,「那裏就是鬼族的目標。」
那名銀紋白衣的男人、褚冥漾口中的會長點了點頭。
「西之丘已經不安全了。事實上在褚冥漾來找我之前,無殿三主就曾利用其他管道對我示警,也已經讓情報班連帶封印一起轉移耶呂惡鬼王的屍體,但多年來西之丘參雜了太多氣息,一時之間無法迅速的轉移,但鬼族似乎等不及了。」

「這裡還只是開始而已,除了鬼王塚,總部和醫療班我也會加派人手,絕對不能讓安地爾復活鬼王,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為所欲為。」
男人的聲音很輕,面上閃過一絲凌厲。
「妖師一族不會直接參與這場戰爭,但我會請螢之森的精靈及妖師一族的血緣者協助封印各處的空間裂縫。」
白陵然用一種例行公事的語氣說道,接著他側了側頭,還是遲疑道,「漾漾把所有事情都告訴你了?」
「是的。」
男人走到房中唯一的一張書桌前將水晶扔到了上面,長條狀的紀錄水晶咕嚕嚕的轉了一圈,自己滾到了書桌的邊緣和其他東西排在一起,「事實上我認為他若是告訴你可能還要適合一些,他猜到我可能保留了上一段時間的記憶,卻沒有注意到你的異狀。那個孩子一點都沒有改變,還是太天真了。
「不過如果擁有這樣力量的不是褚冥漾,或許公會或許會必須消除那個人也說不定。」眼看白陵然瞪了過來,男人擺了擺手,「開個玩笑。」

「這種事情,我早就察覺了。我只怕他太過鑽牛角尖,所以才不想對他多說太多。」白陵然冷聲道。
他沒有告訴任何人的是,他從漾漾很小的時候就開始懷疑這件事情。
褚冥漾雖然有意隱瞞,他的個性卻無法在這種事情上做到面面俱到,白陵然多年與他朝夕相處,輕易的就能試探出來。
但他選擇保持沉默,而不是像冰炎的殿下那般直接戳破了那層保護。

當年第一個妄圖利用這份古老力量改變過去的人,不是褚冥漾。
而是是凡斯。
凡斯所在的年代在千年之前,許多神界流傳下來的典籍和語言還未失傳,在凡斯生命的最後一段時間裡,他曾想靠著這個挽回過去所造成的傷害,只不過在完成所有陣法的要求前就已身死。
他的祝福留在時間交際處,屍身被亞那埋進了湖之鎮底下,力量被分成三份,千年後傳承到了他們三人身上。褚冥漾繼承了他的能力,為了喚醒三王子的孩子浸淫在古籍多年翻出了那個早該遺失的法陣,又在因緣際會下獲得了古老種族的幫助,才能完成這個史無前例的術法。
從根本上來說,褚冥漾不是那個最應該負起責任的人,但他已經是唯一剩下有能力能夠修補一切損傷的存在。
「我的想法從最初到現在仍舊沒有任何改變,如果可以的話,我希望漾漾永遠在原世界做一個無憂無慮的普通人,不要讓他接觸到這些事物。」
沒有人能真正做到純淨無垢,但是他的弟弟是他的世界裡最乾淨的事物,沒有任何人能夠代替。

想到給冰炎殿下送去的禮物,白陵然笑的很愉悅。他或許該慶幸公會會長不是一個死板嚴肅的傢伙。
他明明值得更好的,卻那麼死心眼的吊在了這棵樹上,他砍也不是,燒也不是,說他護短也好,自私也罷,他只想讓自己的親人活的快樂一點。

「我不在乎他隱瞞了什麼,對我來說他做過什麼也都不重要。只要他還是漾漾,這就夠了。」







沒料到學長他們的反應會是如此,褚冥漾抱著抱枕,坐在在客廳發呆。冰炎從臥室出來的時候便看見他一身居家服蜷縮在沙發上,半闔著雙眼一副昏昏欲睡的模樣。
他想起送走夏碎兄弟後,少年似乎就沒有從沙發上離開過。他在臥室裡處理一些解讀艱澀文字的任務文件,不知不覺一整個下午就過去了,沒想到他出來時褚明漾還是神遊天外的模樣。
雖然一開始對他的自作主張氣的不清,千冬歲的話倒是提醒了他一些事情。
少年過往的那些經歷,他無從得知也無法感同身受,唯一被留下來的就只有對少年的情感,並且隨著接觸逐漸深刻。他想將他瘦弱的背脊擁入懷中,想親吻那張毫無血色的唇,不是因為那些縹緲的情緒,而是真正對眼前人動了心。

少年聽見響動從沙發上起身,呆愣愣的目光讓冰炎覺得心裡難受。
他沒有那段記憶,無法確知褚冥漾曾經經歷了些什麼,所以也無從去安撫對方。他將所有的事情藏在心裡,不讓任何人知曉,害怕與恐慌都無處發洩,眼看著就要瀕臨極限。
起初他還不明白為何少年會在這個時間點如此緊張,畢竟冰炎在雙瀑森林窺探到的景象該是好幾年之後的事情。
直到他想到去詢問了賽塔才恍然大悟。擁有久遠生命的白精靈並不全然被抹去過往的記憶,只不過是換成夢境的形式呈現,賽塔告訴他的事情,讓他更無法放下少年。
在安地爾面前凌厲堅決的少年,此時臉上盡是怯懦。
「做什麼?」見他半晌沒有言語,冰炎問。
「你不生氣?」褚冥漾忐忑不安望著他,「我以為你會發火。畢竟……」
冰炎實在是不該對這樣的他說些什麼,煩躁的撥了撥長髮,「我明白你有自己的顧慮,我也不問為何你會這麼做,這次就先放過你。」
冰炎伸出手輕巴了一下他的腦袋,一臉無可奈何的模樣。
褚冥漾面對冰炎前所未見的溫和,要是過去的他一定會想著學長是哪裡壞掉了,但此時他不知為何想起了,前生一張一直到重生前都被他好好保存著的照片,那是他們很早之前去逛了原世界的夜市,對方在夜空中的煙火下露出了毫無防備的溫暖笑容,那個畫面,直到今日,都還深深的被他記在心裡。
想起了這個人為他做過的一切,他的溫柔一直都存在,無論過去或未來。
褚冥漾睜大眼睛,冰炎不知道他在想些什麼,少年的眼淚就掉了下來。
「哭什麼。」
冰炎緊繃著臉,說沒嚇到是假的,他只能直接拿袖子去抹他的眼淚。
「我……」

這時同時響起的簡訊提示音打斷了他的話。
兩人先是一愣,而後對看了一眼。褚冥漾的手機正巧抓在手上,而冰炎的那隻則是放在書桌上,褚冥漾習慣性地低頭瞥了一眼簡訊內容,第一時間的反應非常大,幾乎把手機摔到了地上,慌張的情緒溢於言表。
冰炎迅速拿起手機,簡訊上是鬼王塚被鬼族入侵的消息,說明了一些袍級的調動和支援的地點。他的臉色趨於凝重,幾乎不做他想,轉身就想回房拿黑袍。
只不過腳下才走了幾步就被少年扯住了襯衫的衣袖,他低下頭,看見了對方眼中的懇求。
「不要去。」
腦中的念頭如電光石閃,他立即想起了賽塔告訴他的那些事情,終於明白了為何會在這個時候冒出一個什麼全天候監視的公會命令,看來是白陵然和公會達成了協議,讓少年待在他的身邊,但能不能留下他卻沒那麼簡單。
冰炎靜靜的凝視著他,「你什麼都知道,對吧?」
少年發紅的眼角令他心中一頓,卻還是將話說了下去,「既然你都明白,那麼你就知道我不可能會為此退卻,無論是什麼理由。」
「我辦不到。」少年回望著紅寶石般的眼眸,咬咬牙,狀似無意的捏緊了掌心。
「如果你真的了解我,就不會干涉我的行動。」
話一說完冰炎沒有給對方反應過來的時間,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將褚冥漾壓倒。他撲向少年的同時雙手壓制住了他的拳頭,熟練地往關節處一捏,褚冥漾的拳頭就鬆了開來,只見他的掌心發出一聲破裂的聲響,一個小小的陣法被破壞掉了。
「想偷襲我?」冰炎沉沉的一聲,「你不用如此,我不會有事的。」
兩人此時的距離極近,銀中帶紅的髮絲垂落在身上,褚冥漾眼看意圖被識破,方才嚥下的眼淚再度洶湧而出,一下子哽咽的說不出話。
他事實上也不明白自己在哭些什麼,心裡甚至還覺得有些丟臉,但他就像要將當年哭不出來的眼淚通通一次發洩出來似的,很快便哭的喘氣,想說什麼也通通拋在腦後。
他覺得委屈又難過,幾乎是將壓抑了一輩子的眼淚全數貢獻給了
冰炎忍了又忍,這一次再也無法抑止自己的衝動,將他緊緊擁進了懷中,從額邊開始,細細的吻他,吻去他的眼淚。
少年的身軀緊繃著卻毫不抗拒,他纖瘦的身子被冰炎箍在懷中

「──無論你害怕什麼,這一次都不會發生。我不會,再丟下你一個人。」
冰炎宣示一般在他耳邊輕聲,接著先是吻去了他的眼淚,而後重重吻上他的唇。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Yumi
  • 更新了!!!!!!!!!!!!!!!!!!!
    大大我等了你好久好久好久啊
    感謝餵食!!!!!!!!!
  • 藍藍
  • 感謝大大能讓我在有生之年還能看到這篇更新 (膜拜
  • 訪客

  • 第九章!!!!
    期待後續!!!!!
  • owo
  • ouo哭哭
    謝謝更新
  • 蝦米醬
  • 噢噢噢噢,更新了!
  • 李芊葳
  • 好棒!
  • 大大說好的更新呢
  • 求更求更~
    大大催文會不會快點放上來~
    (閃亮亮大眼發射)
    好想看後續 好期待結局!
    拜託更新啾咪啾咪 (虔誠膜拜
  • 天青
  • 期待期待期待~
  • 潛水黨逼不得已被炸出來了
  • 大大不要再流浪了快回來更新吧
    (抱大腿)
    您家裡還有一堆小讀者等著您投餵啊 就連我這資深潛水的都被逼急起來揮旗催更了大大您不能對我們始終亂棄啊啊啊
    大大~~~(鬼哭狼嚎ing
  • Mandy Liu
  • 很好看~大大加油,我會一直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