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email聯繫:elainecurris@gmail.com
*CWT43首販
*不會公開全文
*不會加印
*放棄劇情的肉本



【試閱】


他不信命中注定,也不信一見鍾情。

──冰炎第一次見到褚冥漾是在半年前。
活到這個年紀,他對所謂契合度100%「命定之人」的說法不以為然。他父母的結合有如童話一般,至今仍是眾人津津樂道的愛情故事,但身為兩人的愛情結晶,冰炎本人卻是對此嗤之以鼻。
他是幾百年難得一見的高級能力者,優秀的基因決定他凌駕於眾人之上的強悍,以及冷漠。
那一日他不過是普通的去進行檢查,誰知他才剛推開提爾診間的門便見到一個黑色的物體像顆小砲彈似的直衝而來,隨之響起的是提爾淒厲的喊叫與其他藍袍的驚叫聲。
「冰炎───!手下留情──!」
「吵死了!」
冰炎沒有依循本能打飛直面而來的威脅,反倒是一腳踢飛了提爾。
其他藍袍沒空理會摀著臉蹲在地上的提爾,戰戰兢兢的向他圍靠過來。冰炎低頭一看撲到懷中後便一動不動的柔軟物體,原來不是砲彈,而是一隻黑色的小豹子。
「這是什麼東西?」
以體型看來還只是個小傢伙。正四肢並用攀在冰炎手臂上,被他殺氣騰騰的氣勢所震懾,正瑟瑟發抖著,卻又一副不肯動彈的模樣。
幾名負責小豹子的藍袍不敢離冰炎太近,更不敢伸手碰觸冰炎,隔著一段距離眼巴巴的盯小豹子瞧,冰炎疑惑的挑起眉,沒有第一時間扒開小毛團,兩邊一時之間僵持不下。

夏碎抽了抽嘴角,樂的在一旁看戲。
冰炎白了他一眼,伸手撥了撥毛團子,小傢伙手短腳短站不穩手腳被他撥了開來,翻過了身露出柔軟的腹部,有些惶恐小聲嗚嗚著。
還是個幼崽。但是他卻沒看見家長?
「這是誰家的孩子?」
雖說提爾是那副模樣,但的確是醫療班中數一數二的人物,能夠讓提爾在總部親自檢查的不會是普通人家的孩子,夏碎有些好奇,冰炎沒有太多的興趣,見小豹子鬆開了四肢,藍袍原本都鼓起了勇氣要將他接了過去,冰炎卻在一霎那反射性反手將小傢伙護回懷中。
冰炎頓了一頓。
「呃......冰炎閣下?」
「閉嘴。」
青年低沉的嗓音隱約帶著威脅,藍袍的手僵在空中,欲哭無淚。
如果只是個普通的孩子,讓冰炎閣下抱一抱也無妨,但是他不是啊!

冰炎不會讀心,察覺不了藍袍心中的吶喊也不會多加理會,他再一次仔細端詳懷中的小傢伙。
他腦中閃過非常荒謬的念頭。
懷中的生物非常小,他幾乎能夠一手撈住,如果進門的剎那他本能的將他打飛,恐怕會弄碎這一身脆弱的骨頭。
毛皮的觸感非常柔軟,小豹子小小晃了一下尾巴尖。
無論是多強悍、多暴躁的能力者,對於幼崽的維護卻都是一樣的,這是他們的本能。
但冰炎卻察覺到了那麼一丁點微妙的不同,與其說是動搖,不如說真正勾起了他的興趣。
就像落進湖中的一滴水。
無論多小,都能夠掀起波紋。

接著就在眾人驚悚的目光,冰炎也不知怎麼地,毫無預警伸手撩起了懷中小豹的尾巴,往兩腿間望了一眼。



...

那天最終是以小黑豹炸毛奮起,悲憤的用稚嫩的小爪子劃傷冰炎為結束。
從此在藍袍眼中整個人的形象都不一樣了的冰炎乾脆地放開對幼崽的掌握,眼睜睜放藍袍與提爾像逃命一樣帶著小豹子離開。
那天過後他得到了一個名字:褚冥漾。
小毛團羞憤之下造成的爪痕在他強大的癒合能力下沒多久便消失的無影無蹤,冰炎卻時不時碰一碰那個位置,彷彿在碰觸那隻懵懂的小傢伙,柔軟的絨毛靠在他身邊。
冰炎說不出自己心中的感受,夾雜著喜悅與躁動的情緒,像那隻小爪子一下一下撩撥他的心臟。
很快就會再相遇。
就如那天他一打開門,對方直衝而來的那一瞬間。


而如今,當日的小豹子化為眼前乾淨的少年。
赭紅清冷的眸子注視著對方,冰炎徹底放棄隱藏自己的氣息,正大光明地在褚冥漾面前。

......有鑑於兩人的初相見都給予了對方衝擊性的印象,褚冥漾「啊」了一聲,明顯還沒忘記那不堪回首的一天──身為被騷擾的對象,某隻年幼無知、涉世未深的小黑豹,對這名擁有怪異髮色的青年只能有一個反應。
「你是那天那個流氓!」


......冰炎按住自己的手,心中告訴自己,媳婦只有一個,剁掉就沒有了。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訪客
  • 剁掉就沒有了XDDDDDDD
    好可愛,好期待啊
  • 路人甲
  • 居然還有餘本♥
    好想要xDDD
  • 芳芳
  • 你好大大還有餘本嗎?想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