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安地爾的出現沒有讓凡斯的生活帶來什麼改變。
對方並沒有做出太出格的行為,凡斯和冰炎也不能拿他如何,只能任由他時不時突然從哪裡冒出來在面前晃來晃去,等到凡斯發現的時候安地爾已經不知何時已經成為了學院的講師。
凡斯對此無言以對。

直到有一天褚冥漾在某個課堂上出了一點意外。
「你們告訴我這是『一點小意外』?」
沐浴在凡斯充滿殺氣的冰冷目光中,闖禍的學生們邊發抖邊求饒。
凡斯在學院內教授的是較為清閒的理論課程,但由於他其中一個身分是藥劑師,有時會被學院其他教授找去幫忙一些相關事務,他這次被被叫來保健室幫忙處理課堂意外,沒想到出事的竟然是褚冥漾。
「我對你們的抱歉一點興趣都沒有,我現在只想知道事情發生的前因後果。」
他將目光投向一旁病床上,只有三、四歲模樣的褚冥漾,凡斯臉色鐵青。
據說是藥水實踐課上的意外──學生們到最後也沒能弄清楚到底是哪些藥水的混合造成了爆炸,據這些學生所言似乎完全只是一場意外,意外正巧波及到坐在隔壁桌的褚冥漾。

凡斯問到最後也有些不耐,把學生全部趕走後才看見一旁不知為何會出現在這裡的安地爾正蹲下身和小孩對視。
小孩睜著大眼睛邊咬著大拇指邊歪著頭瞧他,目前還是很乖巧的狀態,還沒有開始哭鬧。

「……我應該說過,離他遠一點。」
見凡斯眼神不善,安地爾一臉無辜笑著撇清關係。
「他可不是在我課堂上出事的,別這樣看著我。我只是正巧路過,把他送過來而已。」
誰說不在你課堂上出事就和你沒有關係?
凡斯嚥下閃過腦海的前一句話,「如果你很閒,就滾過來幫忙。」他還必須分析藥水混合起來的成分,推測是什麼樣的原因造成褚冥漾的縮小,並且配出解藥。
他很清楚安地爾的實力,沒有理由他在這裡煩惱這傢伙還在在一旁袖手旁觀。
自從褚冥漾的事情後他對安地爾一向不太友善,表現出了十足冷淡與嫌棄,也不知道安地爾在想些什麼,無論被趕走多少次仍然在他附近晃來晃去。
第一次聽見學生間流傳他們兩人之間的流言蜚語時凡斯連想殺了他的心都有了。
他覺得有些不認識這個人,但畢竟兩人之間有著數十年的空白,只要對方不做出太出格的事情,至少還有自己能夠牢牢看住他。

褚冥漾的監護人冰炎則是在見到縮小的他時受到了一萬點重擊,冰炎那個瞬間的表情有趣到凡斯甚至想用水晶錄下來寄給亞那欣賞……可惜動作不夠快。
褚冥漾當年遇見冰炎時也已有六七歲,早已是懂事的年紀,聽說也一直乖巧的要命,即使是把他帶到十六歲的冰炎也從沒見過這個年紀的他,但還有比這更重要的事情,冰炎很快便回過神來。
「他這種狀態會維持多久?對身體有影響嗎?有沒有辦法恢復原狀?」
一見到凡斯冰炎忍不住數個問題便拋了過來。
「我剛剛幫他檢查過了,大致上對身體沒有什麼危害,但是要恢復原狀有點麻煩,可能必須回北方大陸一趟。」
凡斯乾脆整理一份清單遞給了冰炎,「前面列出來的幾項都沒有問題,但是最後這些東西,南方並沒有出產,必須回北方才有辦法弄到。」
凡斯抬眼望向冰炎。
「你有多久沒回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