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之中第三次在醫療班醒來,褚冥漾已經麻木到完全不想說些什麼了。

越見抓著一個抑制器就往他的手上扣,「這個你先頂著用,你等等去做一下測試,到時候再去登記申請合適的等級。」

抑制器顧名思義是一種能夠幫助建立精神屏障,關閉一切對外精神感知的隨身儀器,它的存在能削減哨兵過於敏感的五感、並且讓嚮導成為普通人,是一般低階哨兵與嚮導從不離身的東西。

以褚冥漾為例,他只有在洗澡時才會脫下抑制器。他之前一直覺得哪裡怪怪的,原來是失效的抑制器被取了下來。

 

褚冥漾抬眼望了一圈四周。除了學長,其他人都還在。

「夏碎學長?」

「褚。」夏碎微微一笑,朝他點點頭。「現在感覺好一點了嗎?」

「……學長呢?我怎麼了?」

「事情有點複雜,我還是從頭講起吧。」夏碎嘆了一口氣。

怎麼感覺是個很長的故事。

「你應該知道冰炎是個哨兵吧。」

「我知道。」

目前在役的黑袍中有四分之三以上都是哨兵,冰炎殿下也不例外。

這是相當正常的現象,哨兵,尤其是經歷過二次覺醒的強大哨兵的單兵作戰能力是普通人遠遠無法觸及的程度。

而冰炎在黑袍之中是相當特殊的存在。作為最年輕取得黑袍資格的他還尚未經過二次覺醒就已經到達一般普通哨兵二次覺醒的階級,強悍程度可見一斑,但隨之而來的問題就是抑制器的汰換率。

「冰炎從半年前舊的抑制器就對他起不了太大效果了。」夏碎道,「但是S級專用的抑制器還沒申請下來,所以這半年來他很少出任務。」誰知道還是出了事情。

其實也不是特別複雜的事情,前陣子他和冰炎兩人到公會辦事時正好撞見一對袍級在大廳起了爭執。

原先這種事情也和他們沒關係,兩人也沒有多管閒事的意思,誰知那兩人吵著吵著便打了起來,波及到了路過群眾。

兩名袍級中其中一名是藍袍,他在扭打的過程朝對方撒了一堆不明粉末,那時人多又是密閉空間,冰炎很不幸的中了招。

「那不是醫療班研發的激素,只是那個藍袍做著玩的東西。」夏碎苦笑,「能夠大幅提高哨兵的能力,隨之而來的副作用多的驚人,那東西對哨兵身上的效果是不可逆的,那天之後冰炎的狀況就很不穩定。」

據說那兩個自己打架還波及旁人的袍級最後被修理得很慘。

「所以……」

褚冥漾有不祥的預感。

「現在學長到底是什麼情況?」

夏碎卻沒直接回答他的問題,「今天這樣的情況,其實之前他就已經在黑館發作過一次了,就在一個禮拜前。你沒感覺到自己身上的變化嗎?」

「如果他有感覺,就不會今天才出現在這裡了。」越見冷冷道。他仍然對少年常識的缺乏耿耿於懷。

「啊、這件事情。」提爾突然舉手發言,「因為那時候還不清楚是那兩個笨蛋打架引起的,所以我拜託安因對外保密這件事情,亞那時突然精神力爆發,破壞了小朋友的抑制器,因為沒有造成衝擊所以小朋友不記得是正常的。」

在他又一次昏過去的時候醫療班重新對他和冰炎做了一次檢測。發現他的二次覺醒似乎和冰炎有牽絲萬縷的關係,最開始的接觸就是在一個禮拜前的黑館。

至於這中間的解釋提爾和越見兩人解釋了一堆,褚冥漾則是很坦然:他聽不懂。

他只聽懂了幾個關鍵的詞。

就這麼一點字還令他懷疑起自己的耳朵。

 

褚冥漾有些困難的聽著聽著,心中不祥的預感卻越來越重。

最後夏碎將這種預感變成了現實。

「你是說現在,」褚冥漾有些艱難的開口,「我和學長已經建立了精神連結?」

他只等到在場袍級短暫的一陣沉默。

褚冥漾不由得抿了抿唇──恐怕對方就是在那個時候趁機動作的。

「只是暫時的。嚮導沒有做出回應,哨兵只能在精神世界的表面留下記號──」越見飛快說道。

「對不起,這是我的失誤。」

夏碎的失誤就是將情況不穩定的冰炎帶到褚冥漾身邊。他不知道他那時剛清醒,並沒有配戴抑制器,只是因為在場的兩名藍袍都是能夠建立精神屏障的嚮導,褚冥漾本身又缺乏經驗才一開始沒有發覺,讓冰炎輕易的對他進行了暫時的精神連結。

越見顯然對自己讓這件事情在眼皮子下發生感到極其不滿。

「這事情我要負一部分的責任,我早該把抑制器給褚同學戴上的。」

「不……」

「閉嘴。」

看來藍袍現在的心情相當的差。

 

越見煩躁道,「來自專業人士的建議,如果可以的話,先暫時不要切斷你和冰炎殿下的精神連結,畢竟兩方的精神世界目前都相當脆弱,誰也不知道擅自動作會不會造成精神崩潰。」

「當然,在穩定下來後一切都以你的意願為準。你是嚮導,現在你最大。」

頭一次聽見這種言論,褚冥漾無語的看著他。

「我是認真的。不要小看哨兵對嚮導的佔有慾和保護慾,哨嚮之間其實嚮導才是佔據主導的一方,如果你不願意哨兵是不會有辦法強制嚮導完全的精神結合的。」

「冰炎殿下目前有狂躁化的傾向,他之前從未和嚮導建立過精神連結,他現在認定你是他的嚮導,所以才會以肉體接觸的方式,單方面對你進行精神連結,他之後會有什麼舉動都不要太意外,我們判斷應該是不明粉末的副作用──我要殺了那個白癡藍袍。」越見陰森森道。

「副作用?」

「不清楚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你的嚮導素對他有刺激性,至於是哪方面的刺激……總之,在確定關係前,建議你不要取下抑制器,你們的相容度很高,又是他身邊最親近的嚮導,他對你的態度可能會有一些變化。」

確定什麼關係?

高相容度,他和學長?

褚冥漾覺得世界都玄幻了。

他從今天昏倒之後彷彿就踏入另一個世界,信息量太大,他還無法反應過來就被塞了一大堆消息,從清醒至今他甚至沒有機會去對眾目睽睽下那個吻做出反應。

相較起莫名其妙被進行了精神連結,初吻被學長奪走似乎是再微不足道的小事。

「……在那些粉末的檢測報告出來前醫療班會慢慢給他進行治療,」夏碎最後道,「在冰炎恢復之前都拜託你了,褚。」

 

「在所有事情結束之後,要不要繼續和他保留精神連結,都取決於你。」

 

輔長對此則抱持樂觀看法。

──反正只是暫時的精神連結,你就當作和他在談戀愛就好啦!

要是有那麼簡單就好了。

創作者介紹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