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WT49前約放3~4小節當試閱

*TAG:快穿(但只有兩個世界)、傻白甜

*想到再補充,完稿前內容都還會再修正

 

 

1-1.

 

他抵達這個世界時正值隆冬。極目盡是銀白一片,接連下了好幾天的雪,好不容易才迎來晴天。

這些日子他藉口出門旅遊切斷了所有聯繫,獨自跑到沒人認識他的地方像個普通的觀光客走了一遍旅遊行程,冷靜冷靜腦袋。

 

這一天他選擇沿著一處人煙稀少的結冰湖畔行走,湖邊的林木蔓延到遠處的山上,再往上望去,是微妙的融入在景色中的浮空列車,因為是周遭的小鎮是觀光勝地,漆上了特殊漆料而呈現半透明的車道與車站設計成蜘蛛網狀的模樣,和四周的景色在空中交織成一幅特殊的景象。

褚冥漾抬起頭,仍然會有一種身處夢中的茫然感受。

 

雖然美麗,卻極其陌生。

卻是一個與他的世界相去甚遠的所在。

現在回想起來褚冥漾忍不住一再反省自己的天真,只要是扇董事參與進來的事情,果然不該想得太簡單和和平……明明說好只是「幫他尋找某個重要物體散落的碎片」,但當他和顯然極其不情願的學長一碰到殘餘碎片的那一刻他就失去了意識,再一次醒來不在原來的地方時,還天真地以為又是一次惡作劇……

手腕上的振動拉回了他的意識。

不,姑且也算是一種惡作劇吧,畢竟除了「蒐集碎片」外他從沒得到任何規則和情報,就像是準備出發去打魔王的勇者沒有任何任務指示一樣。

 

因為對寒冷及對當地天氣的認知不足,褚冥漾全身包裹的像顆圓滾滾的布團,他停下腳步,深吸一口氣拉開了袖口,露出了震動中的通訊儀。

他有些笨拙的操作手上的儀器,從螢幕上拉開了通訊介面。

『漾漾?』

褚冥漾盯著在手腕上驀然在前方半空中拉出的投影,心中忍不住為這個世界的科技感到驚嘆。幸虧一個人默默惡補了幾天,又偷偷見過旁人操作過幾次,做足了心理建設才沒讓臉上露出驚訝,他繃著一張臉對通訊另一端的人打招呼。

那赫然是一張褚冥漾守世界中再熟悉不過的面孔──他的妖師表哥白陵然。而此時此刻,則是這個世界這個身體,「褚冥漾」的親生兄長。

每每想到此處除了新奇,還有一種說不出的怪異。

通訊的另一端傳來熟悉的嗓音,『你什麼時候會回來?』

「今天就會啟程了。」換了個世界仍然是個在校生,甚至還被降級了的少年軟軟回道,「我會直接回學校報到,不用擔心。」

『那就好,一個人注意安全。』

「我會的。」

兩人又聊了幾句,對方不放心地叮嚀了諸多事宜後才掛斷通訊。

褚冥漾不由自主嘆了口氣。這個世界和他的世界的差異太大,藉口旅遊避開原身熟識的親朋好友惡補了一周的基本常識,希望能夠勉強不漏餡。

 

他從再度醒來的那一刻起,就已經不在原本屬於他的世界了。

大概是扇董事的惡趣味,他並沒有獲得任何提示就被迫穿越到了不知名的世界,好歹看過一些網路上的快穿小說,他還算鎮定。

不就是穿越嘛,只不過少了系統幫忙罷了。

但也就是說少了系統的幫助,他得完全自力更生想辦法解決所有事情,到底不是剛入守世界什麼都不懂的新生了,接連換了兩三個世界,在此之前褚冥漾還算適應良好。

他從頭到尾只有一個任務──在不同世界蒐集碎片,以目前經驗看來,一個世界只會有一個碎片,在獲得碎片的瞬間,他就會被脫離這個世界。

具體怎麼操作的原諒他學藝不精,目前還沒弄清楚方法。

若是學長在這裏的話……或許能做得更好吧。

停下發散著思維,在沿岸森林中隨意亂走的腳步,褚冥漾獨自佇立在雪地裡忍不住有些低落。

他最後一次見到冰炎是在碰觸碎片失去意識前,直到現在他都不知道學長是不是和他一樣穿越了?還是留在守世界?前幾年那一番折騰使他對於學長的安全有著超乎尋常的重視,雖然當初很快便恢復狀態強悍堪比外星人的他家學長似乎並不需要這種擔心。

事到如今唯有盡快完成任務,或許能盡快見到學長吧……

 

──然而一切在他轉換到這個世界之後開始有些改變。

他不再和前幾個世界一樣,是和世界毫無關係的路人,只需要專心尋找碎片的蹤跡。前幾個世界甚至和褚冥漾原先的世界沒有太大的差異,他只需要跟隨著碎片的強悍能量就能輕鬆找到目標,唯一的煩惱是怎麼拿到碎片寄宿的物件。

 

但當他在這個世界清醒的那一刻就察覺出不對勁。

那是截然不同的感受──當他驚恐地發覺他所在的並不是自己的身體時。

簡單來說,他穿越到了這個世界的「褚冥漾」身上──這個世界的「褚冥漾」有朋友,有親人,有屬於這個世界的記憶,導致對周遭環境一知半解的他只能倉促狼狽的在高一開學一個月前藉口旅行實際上則是趁著這段時間惡補三觀和常識。幸虧反應及時,他後來才發覺比起這裡,他前幾個世界經歷的困難就像是小學生的程度,自從來到這個地方後他簡直天天被刷新世界觀。

這是一個擁有著超前科技的世界,無論是完全取代手機和電腦功能的隨身通訊儀,還是已經飛出宇宙,在不同星球間快速移動的懸浮船,都是前所未聞的技術。

但與此格格不入、也最令他感到玄幻的,還是當他親眼看到一個人在他眼前活生生變成一頭雄鹿,兇猛地用鹿角將與他起爭執的對手頂飛的那一刻。

如果可以的話,他想回到扇董事笑咪咪地對他說「我有個任務想委託小朋友~」的那個瞬間,就算得得罪董事他也一定會抓著學長,能跑多遠是多遠──!!!

想起害的他落到如今有家歸不了的扇董事,褚冥漾忍不住磨了磨牙,一個不留神,一個只有他膝蓋那麼高的物體碰地撞上了他的小腿。

 

「……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