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內需知*
不要加我痞客好友

拖延症後期
有事請直接私噗噗浪:lzumicurris
只有噗浪和Line比較好找人

 

 

1-4.

 

如果只是一隻普通的小孩或普通的幼豹,他或許能夠更單純的愛護對方,而不是對小傢伙的來歷煩惱不已。

 

因為小傢伙持續維持著獸型狀態拒絕與他交流的緣故,褚冥漾也是從一臉微妙的國中部老師那得知了對方的班級後才知道小豹子是國中部國一的學生。

但這樣的情報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每當褚冥漾試圖帶著他靠近國中部,或是留露出試圖將他送往其他人手上照顧的意圖時,本來慵懶的小豹子一不留神就會從他懷裡滑溜地逃脫,立馬消失的無影無蹤。

若是時間不太晚,只要離開那個區域,過一陣子他還會重新出現在褚冥漾面前。

 

當持續一個禮拜都從不知名的角落接住冒出來跳進他的懷裡的雪白小豹子,他無奈又是寵溺的嘆了口氣。

「你為什麼想跟著我?」褚冥漾煩惱的點著小豹的腦袋,「你家裡的人不會擔心嗎?」

幾天相處下來他總算掌握了「如何安穩抱著一隻貓科動物不被抓傷」的技巧,熟練的抱起柔軟的身體放到枕頭邊。由於對方的消極抵抗,他默認了對方黏著他的舉動,甚至還會在沒課的時候將他帶到宿舍睡午覺。

褚冥漾實在沒有太多照顧小孩的經驗,但是小孩子多睡一點總沒錯……?幾天觀察下來小傢伙似乎也把自己照顧的挺好了,至少他從來不需要幫他找東西吃,一見面就只是黏著他不放,也從未變回人類小孩的模樣。

「我身上有什麼你感興趣的東西嗎?」

抓著前爪和小動物四目相對,小豹子盯著他看了一會兒就瞥開腦袋,似乎有些無聊的打了個呵欠。

褚冥漾哭笑不得。

「別不理我啊……」

他無論是對動物還是對小孩都是一知半解,臨時抱佛腳借了圖書館的育兒書也完全沒有答案,無法解釋小豹子的行為。

褚冥漾煩惱的望著舒舒服服把他當靠墊的孩子,小心翼翼用手指梳理著他的背毛。

他的背脊上有一道非常不起眼的紅色紋路,像是被劈開來的艷紅色花紋,如果不是和他近距離接觸,非常難以辨識;這樣的搭配令他想起了學長──銀白色的長髮,額前一搓紅色的……

「……」褚冥漾一邊想著,停下了手上的動作。「……不會吧?」

……是不是有點太像學長了?

感覺到手下小傢伙不悅的低哼,褚冥漾連忙撈起小崽子看了又看,最後對方忍無可忍的給了他一爪子才消停。

「不,或許是我想太多了……」

雖然有些鴕鳥地逃避現實,但褚冥漾心裡還是催眠自己。

只是,巧合吧。

 

小豹子緊靠著他,看似瞇著眼歇息實際上卻關注著身旁人的動靜。直到少年的碎碎念逐漸消失在漸漸平穩的呼吸,小豹子耳朵動了動,只見少年已經不知不覺進入夢鄉。

小豹子思索了下對方的課表,還是決定無視對方下午還有課這個事實,還順帶將少年丟在一旁的手機關了機。

 

他想和這個人再待久一點。

這是一個柔軟的人。連頭髮都顯得有些柔軟,小豹子輕柔的舔了舔他的面頰,在黑髮少年的身邊趴下。

小豹一瞬不瞬注視著他,像是在守護他的安眠。

 

從第一眼相遇他就有一種奇異的感覺。

雖然和他起先親近他的原因無關,但隨著累積相處下來,他可以確定這個人身上,有著和他相同的能量。

來自同一個地方。

 

在雪地裡的相遇,純粹是個意外。

他很早以前就已經拒絕了所有人的幫助,一直都是單獨一個人,對所有的厭惡視若無睹。

他遇過太多對他熱情以對,一見到他的毛色就臉色丕變的人,索性習慣以獸身在外行走,幼崽的形象也能帶給那些因為歧見試圖傷害他的人一點理智。

或許他們真的是帶來災厄的一族,但那和他都沒有什麼關係,他只是需要平安的長大,更多未來的事情不是他能夠考慮的。

 

只有這個人對他的出現抱持著微笑和善意,那一瞬間治療他的光芒像是照亮了長年以來他心底頭陰暗的部分,所以當再次相遇時,他決定遵循自己內心的願望,緊緊黏著少年不放。

他瞇起眼睛,沒有人知道當他在學院裡再次見到這個少年的瞬間有多麼的驚喜……

就像是獲得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寶物。

 

 

他對惡意有著超乎尋常的敏感度。

即便是在陌生的世界中,人的惡意也應當是有跡可循的,但當他帶著小豹子的時候,總有惡意如影隨形,出現的毫無規律,也毫無道理。

他實在不明白,怎麼會有那麼多人對個孩子抱有如此大的敵意?

當好幾周的時間過去,和小傢伙的相處時間逐漸增長,他終於忍不住在只有兩個人的時候對千冬歲問出了口。

──他一直有一種千冬歲明瞭一切的錯覺。或許是他對擁有同樣面容的友人太過信任,直覺讓褚冥漾同樣信任這個認識不到半年的「千冬歲」。

黑髮的友人停下了手上的動作,用一種很難以形容的表情注視著他,像是第一次認識他似的。

「……在幾十年前,有過一場戰爭。」最後他開口道,同時垂下目光回到手上的作業。

在那幾秒的注視之中褚冥漾膽戰心驚。他不知道如果對方問出口,他會不會忍不住對他道出實話,所以即便發覺千冬歲的表情怪異也只能努力當作沒發現。

「那本來只能算是不大不小的衝突……但他的家族出了一個叛徒,將衝突演變成戰爭,並且持續了十幾年的時間。戰爭結束之後,那個家族成為了戰爭的罪人,即使那個家族所有的成年人都在死在戰爭之中,還是很多人覺得剩下來的那個孩子是有罪的。」

褚冥漾一愣。

他從未想過會是這樣子的理由。

他同時想了起來,他的……「褚冥漾」的父母雙亡,就是在戰爭中失去性命,才會和兄長相依為命。

他生長在和平年代,即便經歷過和鬼族的戰鬥,仍然覺得戰爭離他很遠,無法想像那種心情。

但,將前人的過錯加諸在一個無辜的孩子身上,令他難以接受。

「就是因為這個緣故?」

「沒錯。」千冬歲點點頭,「理由都是很簡單的。」

「辱不及父母,罪不致妻兒,但確實很多人覺得他的家族需要為這場戰爭負責,但十幾年過去,他們家族的人大部分都死在戰爭中了,他是唯一一個存活下來並長大的孩子。」

他記得沒錯的話唯一留下的孩子今年也不過十二三歲左右,無論如何都和當年的戰爭毫無關係,更何況他們一族只剩下他了。

但很多時候人的惡意是不需要理由的,沒有任何能夠依靠的人,想起自己特地去打聽的消息,千冬歲蠻佩服這個孩子的能耐。

只要是消息比較靈通的大都聽過那隻豹子的傳聞,他可不是一般人想像中光被欺負的小可憐,表面上被疏離、排擠、欺負,都只是對方不願意和其他孩子計較罷了。

也只有他這個朋友對此一無所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鶇燁 的頭像
鶇燁

Tear of flower

鶇燁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訪客
  • 好看!大大加油,期待您下次更文!
  • 感謝>< 最近會貼完他.....

    鶇燁 於 2018/11/29 14:36 回覆

  • Chi Yu Lai
  • 大大加油,文章很好看,期待下次更新ˊˇˋ
  • 謝謝!!最近最近><

    鶇燁 於 2018/11/29 14:36 回覆

  • landwishyin
  • 可以請問大大在CWT50會出現嗎?
    是兩天都會出現還是只有一天呢?
    還有還有
    千夜一夜會販售嗎?##
    (來自太晚看到消息沒買到千夜一夜的人的可憐詢問QAQ((??
  • 你好!CWT50兩天都會出現在O65,目前千夜一夜還有餘本!
    感謝你~

    鶇燁 於 2018/11/29 14:39 回覆